再生勇士11 第二十一章 冥月

“等一下。”城中传来一个声音,却是冥后玻尔赛富涅。
玻尔赛富涅看上去显得忧心忡忡,甚至有点憔悴。
“我的母亲德墨忒尔失踪了,我怀疑她被谁带来了冥界,但冥王不准我去寻找她,还关了我禁闭。”玻尔赛富涅伤心地道。
“德墨忒尔?她也失踪了?”我张大嘴巴。

“啥,五万?你们不练级打宝了?”我张大嘴巴。
“等级和装备挣来干吗的,还不是为了上战场?而且雷堂有很多人原本是昆河国转过来的,有些人甚至还保留着昆河国籍,这场仗我们必须参与。”唐门坚定地道。
好吧,我还能说什么呢?
雷堂,也就是唐门他们部队上的军人,虽然分布各国,但原本就是一体的,之前因为自由国资源暴涨,昆河国的雷堂玩家才临时过来,但昆河国终究是他们的故土。而且军人们到游戏里来是为了训练队伍,有机会打仗,怎么能放过?
紧跟着,血狼又报告了几批人的离境,包括泰坦武蒙、玉门浪子等。
“这眼瞅着过十万人了……”我嘀咕道。
虽然不知道这十万人的战力如何,但自由国玩家在高资源富BOSS的滋润下,两个月来疯狂变强啊。
还有好多玩家没上线,好多玩家有任务在身,好多玩家没准备好……
乱了乱了,这是要喧宾夺主的节奏,虎王和他的兄弟们不会怪我吧?
“与天,我们刚刚发现一个秘密,想找你证实一下。”紫风铃和跳跳舞杀杀人出现在我面前。
“什么秘密?”我好奇地看着他们。
“找个清静地方,你听我多念诵几次《生命女神之歌》吧。”紫风铃兴奋地道。
于是来到城主府的练功房,紫风铃开始念诵。
上次听这首史诗时,人多环境杂,我并没有特别感觉到什么,但在这安静的室内,才第一遍,我就有反应了。
“好像是……生命力!”我惊讶地睁开眼睛道。
“别急,多听几遍。”跳跳舞杀杀人微笑道。
一直听了十遍,我作出了确切的判断:“只需要念诵100次,就能恢复一次终极技能的生命力!”
“果然是《生命女神之歌》啊。”跳跳舞杀杀人点头。
紫风铃“啊”了一声:“不过系统限制,我一天最多只能念诵100次呢,而且我感觉念的次数多了,会有一些疲倦。”
我笑道:“生命力不是白白产生的,除了史诗本身提供的能量,也可能要抽取念诵者的生命力。”
紫风铃喜道:“我不会终极技能,我的生命力放在那里也没用,平时我就提供给与天哥哥和跳舞吧。”
“你还是要注意,生命力消耗太多,不知道会不会对身体有影响。”跳跳舞杀杀人现在心痛起女朋友来了。
“我哪有那么娇贵,再说反正我都要练习‘吟诵术’呢。”紫风铃噘嘴道。
我想了想道:“没事的时候还是少用吧,留到关键时刻,对了,我现在确实急需恢复生命力,你给我念几十次吧。”
紫风铃便一口气又念了60次,才被跳跳舞杀杀人连拉带劝止住了。但看上去紫风铃的消耗并不过分,估计每天把系统限制的100次念完,也只消耗她五分之三的生命力。
这小两口离开后,我琢磨了一下,还是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决定去冥界。
一天不亲眼看到现在的老族长,我一天放不下心来。
有了一次终极技能傍身,可以动身了。

不知道冥神的状况,为求安全,我这一次把地狱传送门开到了冥王城的旁边。
“你就是与天争锋?”天空中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看去,银辉般的月色洒在我脸上,令我眼前一阵朦胧。
“冥界啥时候出现月亮的?”我惊讶地道。
“我,冥月——赫卡忒,同时也是夜晚、鬼魂和魔法女神!”那“月亮”冷冷地道。
“知道了,冥月殿下。”我认真地拱了拱手。
传说月亮下山或者月蚀之时,月亮是去了冥界,称为“冥月”。
圣洁的月神,怎么好跑到冥界地盘去呢?于是神话中就多了一位幽暗的冥月女神。
天空中那高冷而孤傲的少女,在古希腊神话中属于后起之神,但绝对不表示她弱小。
以前的《奥林匹斯》游戏中,这位赫卡忒被放在最新的资料片中,但资料片还未正式发布,我就在《魔界》游戏中出事了,所以不知道后来的事。
“前几次来,我怎么没见到你?”我还是有些好奇。
我能感觉到,这位冥月少女,神力不亚于睡神、梦神,本应该是哈迪斯的得力助手才对。
“我前不久才出生,刚被宙斯调到冥界来。”赫卡忒冷冷地道。
我“哦”了一声,看来宙斯也注意到哈迪斯在冥界有机会,所以想办法加强他这个哥哥的实力。
“冥王好像不在城里?”我看看冥王城。
“冥王和部下诸神四出征伐,只有我坐镇冥王城,并守护冥后。”赫卡忒道。
“征伐?”我心中顿时有所猜测,“冥神现在?”
赫卡忒深深看了我一眼,鄙夷地道:“据说就是你把冥神打成重伤的,你倒问我,现在冥王和路西法都在全力扩张,冥神不敢迎战,地盘已经越来越小。”
我“哈”了一声,想不到地狱火山起的作用这么大,这岂不是解决了我的大问题?
“那请问一下,大垣城现在是谁的地盘?”我只关心这个。
“已被冥王殿下占领。”赫卡忒简洁地道,看得出她有点不耐烦了。
“好吧,告辞。”我也没心思跟这冷美人多聊天。
“等一下。”城中传来一个声音,却是冥后玻尔赛富涅。
玻尔赛富涅看上去显得忧心忡忡,甚至有点憔悴。
“我的母亲德墨忒尔失踪了,我怀疑她被谁带来了冥界,但冥王不准我去寻找她,还关了我禁闭。”玻尔赛富涅伤心地道。
“德墨忒尔?她也失踪了?”我张大嘴巴。
为什么说“也”?
无限世界的生命女神消失了,史诗说她到冥界寻找什么。
《法老》世界荷鲁斯的父母失踪了,而他母亲是生育之神伊西斯,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埃及神话的生命女神。
而德墨忒尔,在希腊神话中,可以称她为农业女神、丰饶女神、婚姻保护神,但也有人称其为“生命女神”!
这么多生命女神一起消失,而且可能都到了冥界?
“与天阁下,希望您在做自己事情之余,帮我寻找一下我母亲的下落。”玻尔赛富涅开始流泪了。
“行吧,但是我不能保证什么。”我说了这话后,匆忙离去。
一路奔行,仿佛想逃避什么,又像是打算忘记刚才的念头。
生命女神,牵扯到海蓝的母亲!
这种事,还是掺和得越少越好!
终于来到大垣城,远远地,我就看到了大垣城主——老族长。
越飞越近,我的心越跳越厉害,甚至有点想流泪的感觉。
“与天,你来了?”老族长站在城头,看着我慢慢降落,微笑道。
“是,你……还好吧?”我字斟句酌问道。
“呵呵,上次送了你一程,冥神发怒,撤了我城主之位,把我关在地牢中。不过冥王哈迪斯攻下城池后,将我放出来,恢复原职了。”老族长脸上表情很淡然,似乎这一切都不算什么大事。
我认真地看着老族长的眼睛。
“认识这么久了,一直没问你的名字。”我缓缓地道。
“是吗……其实就叫我老族长,或者大垣城主,不是很好么?”老族长意味深长地道。
我的心,慢慢沉了下去。如果现实中戴着游戏设备的老族长恢复了意识,那他应该回答我:“姓马。”
作为艾玛族族长,也应该是有名字的啊?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与天你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看望我吧?”老族长含笑问道。
我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掩饰道:“看到你还好,我就放心了,另外就是想在冥界找几个……嗯,人吧。”
“说说看。”老族长道。
“以前幽城的建筑师盖农。”我选择了唯一不会震到他的回答,嗯,也是为了保护他不被海蓝灭口。
“这个人啊,我以前倒是听幽城的人说起过,他们也猜测他到了冥界,但是冥界的各座城市,都没有他的踪影,大家认为他应该是被冥神留在了身边。”老族长道。
这样的答案没有出乎我的预料,盖农是幽城陷落的罪人,他如果真到了冥界,一定会隐藏起来,而且他毕竟是技术人才,冥神应该不会放走他。
“我想去东方寻找,现在冥王的地盘扩张到哪了?”我决定循着尤丽的感应去找。
据老族长介绍,目前冥界西南、南部和中部的大半已经被哈迪斯控制,西部、西北、北部、东北是路西法的领地,冥神则名义上保留着东方和东南,以及中部的一小半。
事实上,冥神的领地里,分布着很多独立的中小势力,以冥神现在的状况,根本顾不上收服他们,所以冥神势力,可以说已经很弱了。
我想了想,还是先走一段看看。
一路上收服新的冥界奴隶,主要是我等级最近升得太快,原有的大部分奴隶都跟不上了。
原本九重狱的九大冥王还算有些作用,但各场战斗中,要么被彻底杀死,要么神智恢复后叛逃,现在一个都不剩了。
现在“超级控制术”又有提升,加上各种装备和特殊物品,我能收服到130级的低阶BOSS,或者140以下的普通冥界生物。
目前的奴隶名额涨到了三十六,这批新奴隶的到来,令我战力又大大提升了。当然,在神级的战斗中,这些也就是炮灰而已。
大致到了冥界南部,确认这里没有危险后,我决定先回到阳界,等明天继续探索。
传送阵前,又是人山人海,而这一次,领头的是鱼姬。
“鱼姬你这是要去哪,该不会……”我吃惊地看着她。
“去昆河国,帮助那里的NPC,同时宣扬枪神的荣光!”鱼姬举枪激昂地道。
她身后那密密麻麻的枪阵,传来山呼海啸:“枪神无敌!”
我无语,也无力阻挡,只能眼睁睁看着数万大军,包括玩家和NPC,一团一团地消失在传送阵中。

我退出游戏,陪明心吃过饭,聊聊天,一块玩玩小清新游戏《自然世界》,换换心情。
到隔壁串了一下门,看着床上的马远怀,想想游戏中的老族长。
“看来,海蓝并没给他开启特殊账户,或者说他不想再扮演NPC,而是选择做一个新人?”我安慰着自己。
不过,我始终无法让自己不去想最大的那个可能:老族长不像我一样,能被游戏设备唤醒意识。
毕竟,我与老族长变成植物人的原因并不相同。
虽然有各种想法,但我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再出现在友谊城时,总感觉街道冷清了许多。
好吧,那么多人自愿跑到昆河国做义军了,城里能不空吗?
我到尤丽的酒馆,跟她说了一下冥界的情况。
地狱传送门每天只能开一次,今天去不成,我就在酒馆开了一个房间,消化一下最近的收获。
梳理技能,清点物品,思考今后的战术……
最后,就是继续研究源程序了。
现在我的研究条件可不得了,喝盗泉之水得到的“盗版术”,就是专门干这个的。圣魔王给的造物之杖,结合我的《创世之书》,相互参照,分析起终结者的编程技巧,进展更是飞速提升。
一柄灰色的匕首,渐渐在我手上成形。
“武器,属性未知。”物品说明,就是如此的简单抽象。
我用匕首朝桌子划了一下,系统提示桌子耐久度下降,这说明匕首还是有伤害值的。
我到论坛上搜索了一下《终极世界》中的装备,很快就找到了。
我制作出来的匕首,与终极世界的新人匕首基本上是相同的。
“山寨出《终极世界》的东西,不知道能有什么作用?”我自嘲地笑了笑。
不管怎么说,我总算在另一套编程体系上,入门了。
如果有朝一日面对终极世界的强敌,我或许能凭借对其程序的了解,而增加一分优势吧,而且,如果只研究无限世界的编程体系,那很难突破这世界的规则。
只有突破规则,才能创造出真正强大的东西来。
入门容易,想再深入一层,往往就要多花费十倍的时间。
所以我又转而研究终极堕天使之翼。
这对翅膀虽然与丘丘合为一体了,但反而令我的研究更方便。
因为我以前镜像过丘丘多次,对其原本的程序很熟悉,排除那些程序,剩下新增的,就是堕天使之翼的程序了。
由于贝黑摩斯“帮忙”解封,在翅膀与丘丘融合的时候,系统又帮着破解了一些,所以大半源程序已经对我敞开。
再对照几块霜之哀伤碎片来分析,更多路西法的编程技巧慢慢呈现。
因此几小时后,我成功制作出了一柄闪着幽蓝光芒的匕首。
“冰匕,玉器……”第一次制作就达到玉器,看来我对路西法的研究成果可喜啊。
兴致勃勃,正要再深入研究,门被敲响了。
想不到新的一天已经来临,尤丽来提醒我了。
跟宋云保证了尤丽的安全后,我打开地狱传送门,带她进入冥界。
“感受一下吧。”我对尤丽道。
尤丽闭上眼睛,入神了很久,她的身体忽然颤抖起来。
“这一次,我能确定,那是父亲的气息了,而且,他离我更近了!”尤丽眼中闪着泪花,然后指向东方。
“还要往东啊……”我赶紧让尤丽上车,然后让小龙全速奔行。
尽管小龙不惜生命力,连续使用“破碎虚空”,越过大片冥土,但我带到冥界的人,毕竟只能待十分钟,尤丽很快就只能返回阳界。
我继续东行,这一次,一直到了哈迪斯地盘的最东边才停下。
再往前,就是冥神的势力了。在我附近,有一支哈迪斯势力的军队,但他们推进的速度,实在慢得让人心焦。
回到友谊城,得到一个新消息:皮尔改之等联军撤离圣魔国了。
“地狱火山”真是一个恐怖又好用的技能,真想找圣魔王联手,再去伤冥神几次。不过,想想现在冥界三足鼎立的局势也不错,免得路西法抽出空来找我这个仇人。
再说,我跟圣魔王才是真正的宿仇,怎么还老想着找他帮忙呢?
继续研究源程序,不过做学问都是越到高处越难,我的进展变慢了许多。
第二天再带尤丽到冥界,她确定离父亲又近了一些,但她的手指,还是朝向了东方。
“必须进入冥神领地了。”送走尤丽后,我叹了口气。
虽然有隐身头盔,但就像小偷进了别人的家,藏得再好也是危险啊。
最关键的是,我不可能每走一段路就找尤丽下来感应她父亲,所以想找到盖农,我必须向冥界的NPC们打听,谁知道哪一个NPC就认出我,报告冥神去了。
不过,再大的危险,我还是要去。不是说我现在多么不怕死,多么高尚,多么仗义,确实是实力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嘛。
能够击杀170级的顶级半神,或者160级的正牌天神,这样的一个高手,哪里去不得?
一路上见到不少NPC鬼魂,也有玩家,但我没有轻易现身。
之前在论坛上也搜过玩家关于冥界的各种帖子,还找风云佣兵团帮我打听过,但都没有任何关于盖农的消息。
当然,我也顺便搜过生命女神的帖子,但都没有线索。
所以我并不指望冥界的玩家能提供情报。
因为盖农属于上一款游戏的NPC,只有最老的一批鬼魂才有可能听说过他。
终于在一座古井前,看到一个衣着超级复古的老人,我忙上前打听。
“幽城的建筑师……”老人仿佛在回味着过去,“好多年没听人提起过幽城了。”
我大喜:“那你知道?”
“我听说过幽城,不过它与我家乡‘崖城’隔得太远了,年轻人,你打听幽城怎么会到这里来?应该去大垣城才是。”老人眯着眼睛笑了。
哎,果然线索是很难找的。
想想也对,冥神把盖农从西北转移到东南边,难道还广而告之么?
不过,从各方面消息来看,冥神真正的老巢应该是在冥界中部。
而以前冥神是呆在西北部的死亡之牢下面。
为什么尤丽会感觉父亲在冥界东南部呢?
莫非冥神在东南部还有什么秘密?
“老人家,可知附近有什么神灵的传说吗?”我换个问题。
“人老了,记忆不太好了,能帮我找十颗鬼子狸的头颅回来吗?”老人有气无力地道。
有任务做就好,我出去十来分钟,完成了任务。
老人捧起一颗头颅深深吸了口气,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十几年前,东南边出现过一片灰色的雾气……”老人慢慢地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11 第二十一章 冥月

评论 2

  1. comment你把回复
  2. commentqq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