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11 第十七章 生命之歌

女祭司又“哎”了一声:“其实任务原本不算很难,但谁能想到,你刚接任务不久,生命女神就消失了,关于她的史诗被秘密销毁,神庙名存实亡,我这忠实的信徒,也失去了职位。”
我们惊讶对望,生命女神消失了?
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如此重大的消息,游戏中怎么没有通告?

“天哪,竟然三张都是原本!”紫风铃惊呼起来。
之前收集到的《生命女神之歌》残卷文字,大多是我们从各种祭坛、装备上抄画下来的,而羊皮卷上的原本极难获得,每次得到原本的任务过程都可以写本书了。
小智激动地检视时,跳跳舞杀杀人不由得问:“与天兄你从哪里得到的?我们可是想尽一切办法打听都没线索啊。”
“从贼神仓库找到的,我想这世上若找不到的东西,有一大半都在他仓库里窝着吧,呵呵。”我笑道。
不是夸张,因为正常的任务物品,都是一环扣一环,总有线索可寻。但只要贼神出手,线索就断了,因为没人知道东西怎么丢的,凡人也不知道贼神在哪。
“这三张的文字,跟之前的21张,完全不同,这次真的,齐了!”小智大叫。
紫风铃拍手跳跃,然后赶紧去国家银行把其他21张取出来,她可是付了一大笔保管费,务求绝对安全的。
“系统提示我,《生命女神之歌》集齐了,可以交任务了!”紫风铃眼泪“哗哗”地流淌。
“大伙儿一起去交任务,看能奖励什么!”我们一起喊道。
当初给紫风铃发布任务的女祭司,据她说是一位“漂亮姐姐”,不过隔了这么久,已经变成一位“准奶奶”了,而且她的住处也从文化都市万象城搬到了马兹领地一处小镇上,过着退休的生活。
“哎,傻孩子,当初你如果放弃那任务,回来换一个,只怕‘吟诵术’早就升级了吧。”女祭司一边叹气一边揉眼睛。
紫风铃连忙道:“姐……阿姨不怪您,是您说这任务做成的话,奖励格外丰厚的嘛,是我贪心了,而且我本来就有点倔……”
女祭司又“哎”了一声:“其实任务原本不算很难,但谁能想到,你刚接任务不久,生命女神就消失了,关于她的史诗被秘密销毁,神庙名存实亡,我这忠实的信徒,也失去了职位。”
我们惊讶对望,生命女神消失了?
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如此重大的消息,游戏中怎么没有通告?
“其实我能隐约感觉到她的存在,但又似乎是错觉,我怀疑她去了……”女祭司的身体忽然颤抖起来。
“我不能再想,也不能再说下去了,我已经没办法提供奖励,在史诗中寻找答案吧!”女祭司转身逃进房间,闭门再也不出来了。
“怪不得,收集其他史诗的任务都很快就能完成,这个任务却这么难,接了《生命女神之歌》任务的玩家,除了风铃外,还没听说谁收齐一半以上的。”希娅喃喃道。
我点头道:“而且我们还是从各种物品上‘扒’下来的,原本少之又少,可能都是祭司们冒死保存下来的残卷。”
“生命女神出了什么事,消失也就算了,为什么史诗会被销毁?”紫风铃睁大眼睛问道。
“把最后三张残卷翻译出来,或许能找到答案,我想贼神会收藏它们,也一定是有原因的。”小智肯定地道。
我也一下子来了兴趣,原本只是抱着顺手帮紫风铃的心态,现在却发现,似乎有一桩关于神灵的秘辛等着我。
而且,生命女神至少也是上位神吧,会不会是主神级的?
就算她的神位不高,但海蓝的编程核心就是“生命”啊,这么重要的一个职能,岂会交给普通神灵?
“小智,抓紧翻译吧,这工作很重要!我等着你的结果!”我正色道。
小智连忙点头,去找他父亲帮忙了。
照以往的经验,一张残卷就要翻译几小时,我们互相望着,却有点无心聊天的感觉。
太期待残卷中的秘密,或者说我们太八卦了。
“对了,与天大哥,我和希娅的国家,昨天光复了。”班卓忽然提出一个话题。
“光复?”我很惭愧,对他们俩的国家发生了什么事,一无所知。
“哦,之前想到你忙,所以没给你发信。半个月前,圣魔王攻陷了我们的国都,杀了国王,我们和很多玩家都参加了王子组织的复国军,但一直打不赢。还好皮尔国参战,同时玛尔斯他们也在攻打圣魔王的后方,才令圣魔王撤军的。”班卓解说道。
“打得这么热闹了?那战况现在如何?”我皱眉道。
“五个玩家国度,加上几个复仇的NPC国家,联合攻打圣魔国,估计圣魔王这次死定了。”班卓道。
跳跳舞杀杀人看了我一眼,道:“与天兄好像跟圣魔王是盟友。”
我摸摸头道:“只是名义上的……”
但心里还是一阵阵堵得慌。
圣魔王可恶该死,但轮不到别人来教训,而且五打一算什么英雄?
要去帮他么?
帮了他这一次,下一次呢?
上一次是一对三,这次至少是一对八、对九。
他还会惹更多的祸,因为他老婆的生命力……
“噢,我怎么忘了,不好意思大家,我有事离开一下!”说完,我已经消失在传送阵中。
虽然圣魔国现在处于全国戒严状态,对外国人封锁了传送阵,但并不包括作为盟友的自由国公民,所以我直接传到了圣魔国都城。
发了个消息给圣魔王,问明位置,便再传了过去。
这是圣魔国边境的一座关卡,圣魔王就站在城墙上。
“虽然我知道你喜欢杀人,也很享受救朋友的快感,但我还真没算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我还没到危急的时刻呢。”圣魔王嘴角带着邪恶的笑。
“我救朋友不是为了什么快感,你这种智能是不会懂的,而且你也不是我朋友,我来只是做一笔交易。”我冷冷道。
“趁火打劫?你一向不是这种人呢。”圣魔王挑起眉头道。
“等等,我闻到了……”圣魔王眼睛忽然睁大,然后看到我缓缓摸出的生命药水。
“给你10瓶生命药水,换你放弃攻打那些NPC国家。”我盯着圣魔王道。
“10瓶?不,我要20瓶!”圣魔王握紧拳头,用力过猛,让他的双肩颤抖得厉害。
我摇摇头道:“你要救你妻子,嗯,海丽娜对吧,两三瓶应该就够了吧?这药水比各国王室里的要强很多。”
一瓶药水里的生命力,差不多都相当于圣级NPC的全部生命力了,那个海丽娜王后该不会达到半神以上了吧?
圣魔王摇头道:“如果只是补充她损耗的生命力,我之前抢来的已经够了,但我是要让她重回青春!而且,她服用了太多灵药,对这类药水已经有很强免疫,总之,20瓶!”
我皱起眉头,圣魔王说的应该是真话,以前他为了保住妻子的青春,已经给她服了很多灵药,因为游戏时间的一年,对NPC来说是十年。
而现在的海丽娜完全是个老人,不再是保持,而是要逆转回年轻时的模样,确实需要付出极高昂的代价。
“逆转生命……”我想说太浪费,太不现实,但嘴张了张,还是又闭上了。
为了爱人,圣魔王才不会管什么浪费吧,尤其是他有这个资本浪费。
我能说,圣魔王的爱,比人类还要坚贞,更加疯狂么?
其实想想,这不表示他就丧失了作为智能程序的理性。
只是因为,他还没有真正失去过,所以不懂得放弃。
像我们人类,几十年时间,不知会失去多少心爱之物,包括宠物、朋友,乃至亲人。
无论你怎样不舍,怎样挽救,最终也只能承认失败。
所以我们早就学会了“昨日之日不可留”、“逝者如斯夫”、“放下”……
“20瓶!”圣魔王再次喝道。
一根手杖砸到我胸口,掉落在地。
“造物之杖?”我默默捡起,没有露出多少惊讶表情。
就算圣魔王把他的暗黑魔神套装扔给我,我都不会奇怪。
“你还没答应我,不再进攻那些NPC国家。”我缓缓地道。
“不进攻了,你这些药水,能够为我争取足够的时间,破解‘生命’程序!”圣魔王自信地道。
我有些惊讶,又有些释然。
圣魔王对编程的认识,可比我脑内的杂牌智能强多了,而且海蓝对他并不像对终结者那样限制,所以他应该已经掌握了很多程序核心。
终结者的造物之杖,估计也被他分析得差不多了。
“就这么走了?不跟我一起杀敌?还记得上次有多爽吗?”圣魔王在我身后叫道。
我的心动了几下,还是走向了传送阵。
与圣魔王联手,发动地狱火山,灭20万大军!
杀敌没给我带来快感,但我必须承认,太有成就感了。
那种成就感,是每一个男人,或者每一个人都要用力去抵御的诱惑。
如果面对攻打我自由国的侵略者,或者是一群无恶不作的强盗,我绝不会有丝毫犹豫。
但圣魔王先挑起战争,本身就是不义的,我怎能助纣为虐?
“等你被人打到王宫前再说吧。”我还是回了他一句。
在回友谊城之前,我到各个国家转了一圈,把各种杀死贼神的任务奖励领走,又狠狠地发了一笔。

或许是已经有很多次经验了,小智父子的翻译工作比我想象的快很多。
我们面前就是3张翻译好的《生命女神之歌》的残卷,而且小智还将24张残卷按文字顺序排出来。看得出来,先了解到内容的他,显得很兴奋,眼镜背后一直在闪光。
“紫风铃用‘吟诵术’读出来吧,估计会有特别效果哦。”我提议。
“好!”紫风铃已经迫不及待了,跳过去开始吟诵。
“生命女神啊,唯有你绝世的风采,才能吸引创世神的目光,你们的结合,让魔法大陆生机勃发……”
第一张残卷上的文字就让我眼珠都要弹出来了。
创世神?结合?魔法大陆?什么情况?
这张残卷就是贼神的收藏之一,果然料够猛啊。
紧跟着,第二张残卷的内容,更是让所有人都傻了。
“生命女神啊,是你哺育了星辰一般发光的主神海蓝……”
“淡定淡定!”我极力安抚着众人,虽然我已经无法淡定了。
魔法大陆的创世神,我已经猜到是海蓝的生父了。
那么与创世神结合,哺育了海蓝的,当然就是……海蓝她妈了!
生命女神,竟然是这样一个伟大的存在?
可是,她为什么会消失?海蓝那小姑娘,不要娘了?
难道是杀亲证道,让自己不受一切人类情感的干扰?
如果是那样,就太可怕了!
其他人不知道更深的内情,只是兴奋地讨论着看到的那点文字,只有我心乱如麻。
接下来21段,都是之前收集到的,对于生命女神的各种赞颂,以及一些事迹。
而最后一段,又是源自贼神的残卷。
“生命女神啊,你为什么要舍弃人间,去往那幽暗的冥界,寻找……”
紫风铃的吟诵声戛然而止,最后的省略号,是因为后面并没有文字。
“怎么不写完啊,这最关键的一句话!她要寻找什么呀?”希娅捧着双手,眉头皱起。
“这史诗的作者,恐怕不敢写出来吧。”我轻叹一声。
这可是最高主神海蓝的家事!
即使这位诗人没写出最后的话,但史诗还是被来自“上面”的力量给销毁了,世间再无全本。
尤其是最重要的三段,整个无限世界仅存贼神的孤本。
恐怕只有贼神才能担起保存之职,也只有他才会做这件事。
因为贼神是上一代创世神培养起来的。
海蓝不希望别人知道她的身世,但她还是忍到母亲消失,才销毁这史诗。
我们现在把史诗还原了,海蓝会暴怒么?
目前看来并没有要毁灭我们的迹象,而且海蓝原本是有机会阻止紫风铃收齐残卷的。
女孩的心事,真是很难猜啊。
“读完这史诗,我的‘吟诵术’居然升级了……不过,怎么没给我后续任务,让我去寻找生命女神啊?”紫风铃噘着嘴,很不开心。
“与天兄经常去冥界,他可以去寻找,到时候生命女神或许会回来,给你奖励吧。”跳跳舞杀杀人安慰着她。
“我在冥界有很厉害的对头,短期内没办法自由活动,不过有机会我会尽力的。”我点点头道。
大家接着讨论了一阵子,又玩了一会儿音乐,这才散了。
当然,离开时看得出,这些小伙伴心里还是没放下生命女神的事。
我也放不下,因为对海蓝的秘密似乎又多知道了一些。
海蓝啊海蓝,你没阻止我看到《生命女神之歌》,这代表什么呢?
你希望我做什么?
我无意识地走在街道上,直到被一股菜香唤醒。
尤丽的餐馆到了。

“尤丽最近有心事么?”与宋云聊着天,我想起刚才在厨房看到尤丽那勉强的笑容。
“是,她很想念父亲。”宋云喝了一口酒道,“越来越想!”
我知道宋云很少用这种强调的语气,他不喜欢夸张。
既然宋云都这样说,那尤丽是真的非常非常想念父亲了。
“又是冥界啊……”我叹了口气,我答应过他们夫妻,尽快再去冥界的。
我之前的计划,是杀死至少三个恶魔君王,令路西法剩下的爪牙无法布阵,哈迪斯就能独自对抗路西法,而不需要与冥神结盟。
现在想想,如今我成了路西法和冥神恨之入骨的共同的敌人,那么我再在哈迪斯地盘出现,很可能会造成那两位的同盟啊。
哈迪斯对付一个都够呛,怎么可能保护得了我?
就算在冥王城我能勉强活命,但无论找生命女神还是尤丽她爹,再或者去看望老族长,都是要离开哈迪斯势力范围的。
所以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再杀几个恶魔君王能解决的。
路西法和冥神,至少要解决一个!
好吧,算我在做梦行不?
带着心事离开餐馆,却被一个我熟悉但又完全意想不到的声音叫住。
“石,石师父?”我眼神发直,看着迎面走来的老人。
“是,我。”石师父微笑道。
“我”字说得很重,我便明白了,这不是NPC,而是我从天数带出来的石富!
“你怎么?”我连问题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述了。
“我在外面逛了一天,还联系现实中的老友聊了聊天,但他们都已经习惯了游戏中的生活,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戴上了你买的游戏头盔。”石师父叹道。
“可是,那头盔是给普通玩家用的……”我看着他道。
石师父微笑道:“进游戏的时候,系统问我,是建立新号,还是使用原来的‘特殊账户’,最终我选择了后者。”
这,海蓝比我想象的大度啊,居然给离开天数,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脱离了职位的石富留一个后门。
“那,你现在玩这个账号,会有系统给的任务不?”我有些好奇。
“没有强制任务,但有一些可选任务,另外我跟别的NPC对话时,偶尔也会触发新任务。”石师父笑得很放松,显然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恭喜,这是跟我们不一样的体验,而且跟你以前的玩法又不同。”我笑道。
“嗯,不过我目前不想做任务,天柱残骸马上就要被清除完毕,我想找一些老伙计回去修复天柱城有价值的建筑,与天你给我一个权限吧。”石师父道。
我想了想道:“没问题,天柱城没必要废弃,而全部重建消耗的资源又太大,使用修复的方法是最好的选择。嗯,我给你发布国王任务,同时也通知玩家配合你。”
石师父得到他想要的,满意离去,不过远远地又甩下一句话:“记得多抽时间陪陪明心哦,别像我似的,到老了还打光棍。”
我这才想起,为了《生命女神之歌》的事,不知不觉就错过了与明心的晚饭时间。
赶紧用语音通信给明心道歉,明心这次倒没生气,只是淡淡地道:“我还不了解你吗,放心吧,我早习惯了。”
“这样不行,你还是到我身边,守着我,监督我,免得我老是沉迷在游戏里。”歉疚之余,我忽然觉得,越来越想跟明心天天厮守在一起了。
明心在那边不说话,我理解她有女孩子的矜持,但也感觉到她心里的涟漪。
“明天我去拜访伯父伯母。”我坚定地说出这句话。
“可,别,我……我还没准备好……”明心慌乱地回答。
“我……我打算劝他关掉公司,好好享受生活!”我心潮涌动了半天,才压下自己的情绪,决定一步一步来。
当无限世界还有这么多事等着我的时候,并不是一个结婚的好时机。
不过,前期必要准备可以做了,明心一天不离开她那繁忙的工作岗位,我们就一直没机会好好相处。
第二天见到明心的父母,我不仅仅坦率说出我与明心的感情需要更进一步,也拿出口才和准备好的资料,摆事实讲道理,说明在这个信息与物流高度发达的社会,商业公司已经越来越失去其价值,是夕阳行业了。
今后,任何产品,都是直接从工厂到消费者手中,而且因为产品的质量和客户体验做得好,连维修等服务人员都不太需要了,更别说代理分销宣传什么的。
就算宣传得再好,顾客直接上政府或工厂的网站一看,就能看到其他顾客的评价,谁还信广告啊?
现在生活方面的信息,已经相当透明了。
聊了一小时,最后,明心的父亲深深看了我一眼,拍板决定:“我把公司转给别人,我保留一个顾问头衔,明心就不用再管了,让她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爹……”明心眼泪流了下来。
我真的很容易理解她复杂的心绪,虽然看上去是很要强的一个女孩子,但对父亲的依赖是肯定有的。
男孩子做梦都想甩开父亲这座威权的大山,但女孩子需要这座山给她的安全感。
我没有犹豫,伸手搂住明心的肩膀,让她倚靠过来。
明心的父母眼神有些复杂,但更多是一种欣慰与释然。
“心心,虽然现在科技很先进了,但你还是要学会做饭哦。”明心的母亲微笑提醒着她。
在温馨和谐的笑声中,我终于融入了这个家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11 第十七章 生命之歌

评论 4

  1. 匿名不错回复
  2. comment回复
  3. comment蛮好的回复
  4. commenthaokan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