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11 第九章 地数公司

“我们的公司名有意思吧?古人说天数之和二十五,地数之和三十,我们老总的目标正是超过天数公司,我当初就是看到这一点才加入的。”李杰笑道。
“当然,仅仅超过天数公司没有意义,我最希望的,还是有一天能让地球恢复原貌。”李杰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下来。
我摸了摸头,想了一下才道:“李杰先生,久仰大名……”

回到友谊城,我才稍稍安心,调整了好一会儿,才去看望尤丽夫妇。
别西卜爆出的炼狱铜炉和大肚魔神奖励的超级火锅,对尤丽应该有些帮助,但她拒绝了我的赠送,反而拿出一本技能书。
“这是食神大人叫我转交给你的奖励,虽然你没从他那里接到任务,但他确实得到了好处,所以表示一下。”尤丽道。
不是我不想找食神接任务,而是因为以前从没有过交集,按照游戏规则,食神不可能主动来找我,我去食神神庙也根本不可能令他现身。所以,我能得到手上这本高级技能书,已经很满意了。
“文武之火:高级技能,自如地控制火力大小,使用文火时无伤害值,但可令目标软化,防御降低,使用武火时的威力则大大提升,提升幅度与文火持续时间成正比。”
我琢磨了好一会儿都不太明白,试了几次后才知道效果如何。
其实就相当于把文火的攻击力叠加到武火上面去了。
如果文火十秒,武火十秒,则武火的攻击力提升一倍。
当然,因为对手的防御不会跟着叠加,所以武火造成的伤害值远不止翻倍那么简单。
就像一个箱子两个人单独去搬都搬不动,但两人合力去抬就能成功。
更厉害的是,文火还要额外降防。
假如文火十秒后,能用武火一秒内输出全部能量,那就是恐怖的十倍攻击啊。
可惜系统不会让我那么强,目前试验结果,最多提升到三倍攻击。
但已经很强了,这样我的远程杀伤也不比“长河落日”弱了吧。
不过我本来就不靠远程吃饭,这技能主要还是帮我烹饪和打铁用的。
“与天,什么时候再去冥界?尤丽已经大致感应到她父亲的方向。”宋云问道。
我犹豫道:“目前还不好说,我至少还要解决掉一个恶魔君王,哈迪斯才会公开帮助我,我才不用担心冥神。”
尤丽幽幽地道:“其实,我只愿父亲的灵魂能够看一眼他的外孙,就心满意足了。”
我沉默,死者长已矣,分别的悲痛已经这么多年,再复活的意义,可能没有想象中的大。我原本想着尤丽是过于思念父亲,想再见一面,没想到她却是想让外公见见外孙。
NPC多体验一种生活,多接触一种感情,就多一分智能。
无论是对尤丽的父亲,还是对尤丽的儿子,这种相见都是极其重要的。
如果非要用游戏术语来说,那就是建筑师盖农,将会获得一项新职业——“外公”。
有了新职业,系统就要为他编制相应的新程序,他的能力就更强一分,不是吗?
“我一定尽快回到冥界,帮你找到父亲!”我坚定地道。
原本还想调整一下,这一刻我决定说干就干。
去《欲望之城》的“贪婪之穴”!
还记得,在那里,我见到了以前的女友,带着她的儿子,重走我当年的道路……
我不是想再来体验一下伤感,我是猜想,在这里可能会获得灵感。
《欲望之城》异世界中,不止有经典的七宗罪,还有嗜赌、仇恨、施虐、虚荣……但还是有意识地将七宗罪对应的地图,设置得更高级。
海蓝合并的异世界,凡是与无限世界本身有关联的,都会发生些变化,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合并”。如果我能找出贪婪之穴的变化,或许能发现贪婪君王的破绽?

贪婪之穴前面几关对我来说当然没有难度了,连战斗宠物都不需要召唤,小龙直接飞过去就行了。
终于面对BOSS守财奴了,我那前女友这次没在。想来她和儿子多次刷这个BOSS后,已经不会爆装备了,而且以无限世界NPC的智能,同样的方法反复用,肯定会失效的。
事实上,我也看到了,守财奴身后,是一座小型冰山,如果想在这一关让他狂穿衣服热死的话,已经不可能了。
但我原本就没打算用以前的攻略,而是召出宠物们,强攻!
这么久了,你才不过155级而已,还只是圣级!
守财奴还是和以前一样,只会给自己加装备,战斗时间越长,他的属性越恐怖。
不过,我和我的宠物实在太强了,区区300万点血量在我们面前能撑多久?更何况有血乌,有痛苦面具,守财奴也无法保持太长时间的清醒状态,想加衣服加武器都屡被打扰。
守财奴倒下了,爆出几件寒酸的日级装备。
库房里,也只有一些金币而已。
这也是守财奴BOSS没什么人光顾的原因了,难打,爆得又差。
想当初,如果不是为了刷遍《欲望之城》所有BOSS,我也不会来这贪婪之穴。
“隐藏关卡中,应该是封豕……”我一边想一边往前走,按照老攻略,在最不起眼的石头缝里扔进几个鸡腿。
石壁裂开了,我踏入真正的关底。
按老版的《欲望之城》,封豕应该比守财奴高15级。但别的玩家不知道这个隐藏关卡,没人来打,封豕的等级应该涨得不多。
果然,眼前这只巨型野猪只有162级。
令我没想到的是,它的身体居然闪着半神的光芒?
而且这野猪与从前的画风有许多区别,却又感到另一种眼熟。
突然想起一件事,封豕也是《山海神话》中的BOSS啊,而眼前这只,正是把两个世界中封豕的特征融合了。
“162级半神?杀!”我摇了摇头,指挥宠物们先上,稍后自己才跟了上去。不是我不勇敢,而是暴食君王给我施加了“禁食”状态,还有四天才能解除呢。
不能吃药不能用“治愈术”,我就那几千点血量,实在不适合冲在前方。
猪就是猪,变成半神,智能也不会太高,尤其是深埋在隐藏关卡,很少有机会接触玩家。
所以封豕被斩月和无头骑士挑起了仇恨,根本没工夫攻击我了。
144级对阵162级半神,基本上不太困难,不过打完这头大猪,我反而觉得有些失望。
我原本想通过挑战次一些的BOSS,找出贪婪系BOSS的特点,以便接下来打贪婪君王贝黑摩斯。但这头大猪,除了一些攻击性很强的技能外,并没有玩出特别的花样来。
看看封豕爆的东西,还不错,因为我大概是第一个爆它的玩家。
神级装备“吝啬腰带”,戴上它,与NPC交易时能节省1%的金币,战斗时损血减少2%。这装备很好,可惜我不可能放弃火神套装中的腰带,所以战斗时没法用。
其他物品价值也很高,不过真正让我精神一振的是一把金钥匙。
“任务物品,打开贪婪魔神殿的钥匙?”我看这说明看了好久。
贪婪魔神殿,难道……
我举头四顾,过了一会儿,更用上了“超级调查术”。
“发现贪婪魔神殿大门!”系统提示。
“咳,这个也太容易了吧……”我笑道。
心跳却开始加速了。海蓝不会无缘无故给玩家送宝,能让我这么容易发现神殿,还送上钥匙,表示她希望我进去……
我当然不会拒绝,而且我也猜到神殿中有什么。
钥匙插进隐藏在石缝中的锁孔,石壁缓缓打开,一股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地狱的气息。
我慢慢走进门,眼前有淡淡的磷光亮起。
一尊巨大雕像就立在广阔的神殿中央。
“贝黑摩斯……果然……”我轻轻呼了口气。
“轰隆隆……”神殿在震动,来自地下的咆哮,像要钻进我的大脑:“垂天之翼的味道!我又感受到了!”
我转头就跑,跑出神殿大门,虽然大门关上,但我还是不放心,继续跑,直到奔出贪婪之穴。
贪婪君王贝黑摩斯啊,居然就躲在贪婪之穴的最底层!
不,应该说这位君王平时还是呆在冥界的,只有当人惊动了他在贪婪之穴中的雕像,他才会出现。
魔神降临神殿,有时只是一个意念,有时候是分身,但我刚才感应到的,绝对是贝黑摩斯真身!
“这是个好消息,我不用再到冥界找你了。”我默默念道。
非常好的消息,因为上次进冥界大门的方法已经不能用了。
不过,我还没找到战胜贝黑摩斯的办法。
当初贝黑摩斯一招“强制剥夺”,数百万生灵的装备被他收走,连我的火神手镯都消失了十分钟,令我无法使用套装技能。
如果贝黑摩斯专心对着我一个人用这招,那我会被剥夺多少件装备?剥夺时间多长?根本不敢想,没有火神套装,我如何对抗恶魔君王中战力最强的一位。
不过说起来,既然贝黑摩斯会出现在贪婪之穴,那其他恶魔君王呢?《欲望之城》中的欲望之地,原本就包括了七宗罪。
压抑不住好奇,我一天之内连闯其他几处洞穴。
最后的结果,除了又得到几件能卖钱的神级装备外,也打消了我其他念头。
与七君王相关的七处欲望之地深处,果然都新出现了一座隐藏的神殿。
被我灭掉的莉莉丝和别西卜的神殿中,雕像已经倒塌,不会有谁从冥界上来。另四位恶魔君王被惊动后,则只派出一个分身。
所以想在《欲望之城》灭掉恶魔君王真身,只有选择贝黑摩斯。
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我估计是因为贝黑摩斯太过贪婪,不惜风险也要用真身跨界抢我的东西,也就是那对“终极垂天之翼”,从盗王斯纳文身上爆来的。
按照说明,垂天之翼原本是堕天使身上的,而恶魔君王,传说中正是堕落的天使。
我取下垂天之翼,研究了许久,还是摇头,看不出什么来。
或许贝黑摩斯能告诉我点什么?
我对杀死贪婪君王越来越有兴趣了。
“对了,用那种东西试试!”我猛然一拍手。
一旦想通了,事情原来就那么简单啊。
我马上向全世界发布求购信息,收购的物品种类嘛,嗯,暂时保密。

刚刚发完公告,我的信息栏就跳动起来,谁这么快?
“于天先生吗?我是天数公司工作人员,公司后天召开股东大会,如果能抽出时间的话,于先生可以出席一下,当然,我们知道于先生在游戏里很忙的,呵呵。”信息如此显示。
我摸了摸下巴,回道:“是现实中的会议么?”
“是的,在天数总部大楼召开,去年您也出席过的。”对方道。
我点点头,思忖着确实没必要过去一趟,都网络时代了,要开会何必跑那么远,浪费时间。
而且黄钻也不喜欢其他董事操心公司事务。
“不过……心里怎么会有些冲动?”我微微眯起眼睛。我真的不想去,但为什么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呼唤我,很有必要去一次呢?
脑中有那么多智能程序,一般来说,潜意识都是比较正确的,它们一定抓住了我平时忽略的一些信息,经过分析才得出这种结论的。
挠了一会儿头,我还是回信,将出席大会。
那位工作人员的欢迎,显得挺不情愿。
少去个人,他们少一份接待工作嘛,呵呵。
“后天开会,加上路上的时间……”我心里老大不痛快,游戏里这么多事等着我呢。
“不过,我的‘禁食’状态还有四天,血量快要见底了,这期间没办法打大仗,加上要等着收购‘那些’东西,出去散散心也好。”我摇摇头。
离开《欲望之城》异世界,想着贪婪君王和股东大会的事,我有些心不在焉,信步而行。
“与天,最近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么?”石师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愣了一下,看着微笑的石师父,不知怎的,总感觉他的笑容中带着一种别样的情绪。
“师父你之前不是叫我自己动手改造城市么,怎么又主动请缨了?”我笑道。
“城市的改造我不插手,但自由国应该还有很多需要我发挥余热的地方吧。”石师父淡淡地道。
“发挥余热?”我有些惊讶地看着石师父。
这个词,我很多年没听过了呢。
好吧,或许我想多了,海蓝的词库大着呢,给NPC设计这种台词也正常。
石师父幽幽望天,叹道:“或许,多建一些东西,才能让我找到一些存在感吧……与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和你的朋友们,还会记得哪些建筑是我修的么?”
我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情绪,石师父,您还是个NPC吗?
人谁无死?说不定有些游戏角色,比我们人类还活得长久。
死去的人,如何存在?
他们生前留下的作品,真的能代表他们,与生者交流么?
我正在发怔,石师父已经慢慢转身离去。
“这次去那个地方,希望你记得在天柱城门,我说的话……”石师父的声音远远传来。
“去哪里?什么话?”我“啊”了一声。
石师父显然没有细说的意思,估计我就算追上去,他也不会再讲了。
上次杀入天柱城,在城门口,石师父说过什么?
我努力回想,一句句回忆,都想不出哪一句是石师父打算提醒我的。心里不知为什么,多了一份沉重感,仿佛有什么责任压到了我的肩头。
难得在现实中出一次门,我还是尽一下管理者的义务,安排我不在时各种事务的处理。
国家事务,有雾影和专门放风这两个懒鬼偶尔帮着管管,如果有大事,其他骨干也会出力。
友谊城的事务,主要由波吕尔和晨剑两个负责,但他们也有自己的领地要管,平时能抽出的时间不多。
当然,如果只是日常事务,现在的分工还勉强应付得过来。
不过说实话,真要出什么大事,我觉着大家恐怕会一团糟。
天地赐富做管理者时留下了许多应急程序,但现在国家地盘大了,人变杂了,老程序已经有点过时。
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跟兄弟们一直用信息联络商量,我也没能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我不是一个管理人才,兄弟们也不是,更何况现在大家的心思都不在政务上,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呢。
“就这么着吧,玩游戏,又不是现实中的什么公司、政府,不用搞那么细的备案、应急程序什么的。”我最后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这么说着,想起明心来了。

“明心,什么时候能有空到游戏里帮我管理啊,劝伯父把公司关掉,别受那个累了吧。”发出这信息后,我突然感觉自己胆子真大,明心该不会生气吧。
“我帮你管理,你开多少工资啊。”明心回信。
“咦?”我心里一动,随即笑了,“你是我老婆,还要工资?”
“谁是你老婆了,哼!”明心嗔道。
是啊,游戏中我们结了婚,但现实中呢……
平时我们也常开玩笑,或者说打情骂俏,但这一次我突然特别有感触。
似乎,心里有一个钟,到了整点,敲响了。
几个月都难得出一次门,不如,这次就顺便去看看明心……
心跳开始加速,对即将到来的时刻充满期待,同时也莫名地紧张。
越是这样,我跟明心聊天越是不露半点口风,打定主意这次要给她个惊喜。
去天数公司总部的机票由他们订,我就另外订了从天数公司总部到明心所在城市的票。
差不多也该出发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着明心,这一次坐飞机,向来雾霾蔽日的天空居然有了一丝丝蓝色。
“这两年游戏行业疯狂发展,绝大多数人都减少出行,交通污染已经少了很多,再加上日用品消耗的减少,也造成一些工厂关停,从很大意义上说,网络游戏拯救了世界,呵呵。”侧后方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对我笑道。
我想了一阵,点点头,又摇头,回应道:“环境污染减轻,但心灵的污染却在加重,所以归根结底,世界的好坏,全在于人心。”
青年“哈”了一声:“老兄说话居然这么有哲理,你是做什么的?你是我最近少见的一位反游戏者。”
“反游戏?”我苦笑一下,“我一年有三百六十天都待在游戏里呢,算是职业玩家吧。”
整架飞机,不过六七个乘客,空得很,青年干脆解开安全带,直接坐到我旁边来聊天了。
“我也相信,世间的种种事物,原本没有好与坏,关键看使用者的心,而我做的游戏,就是想把人心朝好的方向引导。”青年递给我一张名片。
“地数公司总经理,李杰?”我看着这个名字,隐约觉得眼熟。
“我们的公司名有意思吧?古人说天数之和二十五,地数之和三十,我们老总的目标正是超过天数公司,我当初就是看到这一点才加入的。”李杰笑道。
“当然,仅仅超过天数公司没有意义,我最希望的,还是有一天能让地球恢复原貌。”李杰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下来。
我摸了摸头,想了一下才道:“李杰先生,久仰大名……”
“你知道我?也是,我们公司的《自然世界》,现在游戏圈谁人不晓?”李杰淡淡一笑。
我“哦”了一声:“《自然世界》我也玩过一下,嗯,不过我想说的是,我在无限世界里,找到过你当初刻的一张盘子,还去过你设计的精灵界。”
李杰身体震了一下,直直盯着我道:“你发现了精灵界?”
“噢,你放心,我把精灵安置得很好,没有伤害他们。”我赶紧解释。
李杰愣了一下,看了我许久才笑道:“精灵界主要是小月设计的,而且你们玩家做什么,不用跟设计者解释。”
“你是个很特别的玩家,对NPC使用‘伤害’这个词……”李杰眼睛里有一些深意,但他同时也带着笑,我明显能感觉到他的善意。
接下来的旅程,聊得很愉快,我们都认识庄生,认识梁波,重要的是对游戏里的事物都很熟悉。
我居然完全忘了向李杰讨些攻略秘籍什么的,但李杰随便的几句话,都能让我对游戏有更多了解。
“如果有机会见到梁波,跟他说我这两天都住在老地方……呃,想想还是别,黄钻那人太狠,这事儿有风险。”下飞机分手时,李杰最后说了几句话,便匆匆离去。
我目送李杰的背影,这才想到,他专挑天数董事会的时间,来到这座城市,应该不是偶然。
不知会有什么事发生,要说起来,作为股东,我本应和黄钻董事长站在一边才对。
但我知道自己的内心,隐隐偏向刚才那个阳光青年,我很想帮他。
“现在的日子很不错,真不希望改变啊……”许久,我长长叹了口气。
与其说我不希望天数公司出事,倒不如说我想保护无限世界。
如果天数倒了,无限世界消失,我和伙伴们在游戏里努力获得的一切,包括那些NPC的家园,都会变成泡影……

“最多,我不向黄钻报告这件事吧。”我自言自语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11 第九章 地数公司

评论 3

  1. comment刚刚?回复
  2. comment哈哈哈回复
  3. comment好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