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11 第三章 垂天之翼

“终极垂天之翼,据说是从堕天使身上脱落的翅膀,蕴含着神秘诡异的法则……”

垂天之翼?《庄子》说鲲鹏之翼“若垂天之云”,而鲲鹏是水击三千里、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高速飞行神鸟,斯纳文能够从翅膀上悟出超高的移动速度也不奇怪了。

锯齿刀劈开令无数强盗畏惧的天波浮云,与我的“长河落日”结结实实对了一招,双方各退数米。
“好,窦无忌,让我们联手杀了这虚伪的盗圣,然后我再帮你取你想要的东西!恶魔——垂涎!”随着斯纳文的吼叫,我头顶突然布满黏稠如浆糊的黑雾,它们正竭力往浮云内渗透。
怪不得斯纳文一直退,原来他是少有的法师型盗王,刚才一直没机会吟唱咒语。
窦无忌再次强势冲至,令小龙无法启动冲锋,我终于感受到了压力,迅速召唤宠物们出场。
耽搁这一点时间,斯纳文的“恶魔垂涎”已经到了我面前,我一时没什么好办法,却是“盗亦有道”中一道光华闪现,冲散黑雾。
细看,居然是“均贫富”发挥的作用。
“不可能!‘恶魔垂涎’可是近乎于超级技能的,怎么可能这样轻易被化解!”斯纳文尖叫。
我很满意地看着“均贫富”那道光环,原本连鸡肋都算不上的无用技能,在“盗亦有道”的改造下,竟然连连发挥出奇效。
接下来斯纳文的尖叫逐渐变成了怒骂、哀嚎,最终只剩惨叫。
进化为地狱铁鸦王的血乌,“啼血”和“噩梦”技能对半神也许没什么太好的效果,但换到强盗军团身上,却简直是完虐,虐心到死。
在大范围的精神技能面前,三万强盗或是三个强盗,没有太大区别,广阔的战场上,哭声与梦呓连绵不绝。
只有少数140级的强盗,精神状况好一点点,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无头骑士随便用个技能就能冲垮他们,要知道,无头骑士最近杀了多少半神啊,坐骑脖子上挂的头颅换了一茬又一茬,在不计套装的情况下,他的技能比我还要霸道!
窦无忌也许很强,比一般盗王还强,但斩月和小青两口子对付他就足够了。开玩笑,小青融合风元素珠,实力解锁后,已经超越了普通半神啊。
而斯纳文,原本生命力就已经消耗过半,“流窜”的效果越来越差,现在却又遇上了丘丘和奇幻法神。
丘丘的光眩之箭令斯纳文时不时呆滞一下,而奇幻法神则往往能预判斯纳文的逃窜方向,提前堵截。“瞬间移动”,毕竟还是比“流窜”高明得多,而法神的智能,在与自己芯片绑定后,也远远高过区区一个盗王。
斯纳文使出了各种底牌,符咒、阵图、傀儡、装备附带的防护罩等等,盗王的身家倒也不菲,这些东西确实给他争取到一点时间,让他把最拿手的恶魔系列法术全放了出来。
然而,不论是“恶魔垂涎”,还是“垂青”“垂泪”“垂怜”“垂钓”,甚至还有一招“永垂不朽”,这些古怪的招式都被“盗亦有道”和天器智慧之镜化解,连我都不得不承认,世上可能没人比我更能克制斯纳文了。
“在你一个龙套身上浪费这么长时间,也该结束了!”我一声长啸,使用了智慧之镜上的终极技能“镜花水月”,直接将斯纳文收入封闭的空间,至此,盗王的“流窜”技能也失去效果。
在哀鸣声中,斯纳文终于被我击杀在空间内。
在决定单身抗盗那一刻,我根本没想象过,能够只用一个终极技能,就解决这次危机,而现在,感觉一个终极技能已经是很奢侈了……
曾经在我眼中高高在上的盗王,现在居然沦为了龙套般的存在。
盗王一死,原本士气已经低落至极的强盗军团,彻底崩溃了,一齐四散奔逃。
窦无忌突然停手,道:“与天争锋,你已经赢了,这些强盗就让他们走吧,我帮你整顿他们!”
我微微一笑道:“你自己走不走得了都是个问题呢,至于这些强盗,他们也不一定会愿意离开,罗汗何在!黑旋风,到了没?”
我的嗓门,在整个游戏里都是数得上号的,方圆十里内听清没问题,而回应我的声音,同样也不小。
“国王陛下,罗汗早就想出来与这帮匪徒搏斗了,只是看到陛下神勇,不想掠美哈!”罗汗这个强盗转职的僧侣,现在也练出了一点口才,不过他的勇气是不太可能暴涨的,我原本就没指望他来战斗,只是让他来收降俘虏的。
罗汗的僧侣团,或者说强盗从良团,经过一次次淘汰选优后,虽然只剩1000人左右,但个个都是110级以上并且技能合用之辈,当场开始抓捕、劝说溃散的强盗。
其实我一开始没想到自己真能获胜,还如此轻松,本以为会在杀伤一部分强盗后,我退到要塞中帮助马兹防守,拖到部分玩家来援,最后惨胜。
现在留下三万完整的强盗,罗汗和他的弟子们就远远忙不过来了。
又一支约3000人的部队出现,开始围堵四散的强盗,局面稍微好看一点。
“盗王黑旋风旗下首席盗将俄烧前来听命!”那支部队的首领直飞数公里来到我面前。
“黑旋风怎么没来?才派你们这点人!”我看着这个精瘦而精干的盗将,语气里并没有意外和愤怒。
黑旋风,现在翅膀越来越硬了啊,虽然我们的主仆关系受规则保护,但他已经屡次阳奉阴违。
俄烧低头沉默几秒,才缓缓地道:“同为盗王,黑旋风大人是不方便出战的,那会引起其他盗王的共讨。”
我点点头道:“这次算他有理,告诉他,下次再违令,我是会惩罚他的,对了,你的实力,已经达到进化的边缘了吧……”
我一伸手,将刚刚杀死的斯纳文尸体提起,瞬间把他身上的装备搜光,然后把尸体扔给俄烧,淡淡地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俄烧的眼睛里瞬间燃起火苗,即使他是个冷静阴暗型的强盗,现在也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能够被黑旋风选为首席盗将,俄烧的实力和智能绝对很强,甚至比刚被我收服时的黑旋风还强,而斯纳文身上的“盗王之心”,对强盗的进化作用,应该会超过当初我给黑旋风的“背叛者之心”。
可以想象,俄烧要不了多久,就可能进化成新的盗王。
我不一定要俄烧因此对我感恩,但我觉得,是时候掣肘一下黑旋风了。即使两个盗王内斗两败俱伤也没事,反正一个和平的自由国,已经不需要那么多强盗了……
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变得阴险了,会耍权术了?这或许是上位者自然而然拥有的技能?
我正在走神,忽然发觉俄烧贪婪的目光朝我这边扫了一下,又赶紧收回,装做用心地看盗王尸体。
我心头一动,难道我这儿还有比盗王之心更吸引俄烧的?
俄烧却没有多停留,似乎想掩饰什么,匆匆告退,去指挥部下围捕斯纳文余部。
这个时候,马兹的部队也冲出要塞,加上远处看热闹的一些玩家也纷纷跑来,强盗侵略者被一批批制服或杀死,战场的嘈杂声在逐渐减弱。
而盗霸窦无忌,则被斩月夫妇和无头骑士、丘丘围攻,正释放他全部的实力,咬牙不退。
“与天国王,还请放了窦无忌吧,一天内连杀强盗界两大顶级人物,只怕魔神大人都会生气呢。”女盗帅去而复返,无声无息出现在我身后。
别说两大顶级强盗,如果我想,恐怕今天能杀三个。
卡琳娜虽然神秘,但我相信她不可能克制我所有的终极技能。
不过从头到尾,这位盗霸和女盗帅都没有什么特别让我讨厌的地方,智能进化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我确实对他们没有必杀之心。
“你们毕竟也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地盘上,总得有个交代,这样吧,说说你们此行是为了什么目标?”我想了想道。
卡琳娜迟疑片刻,随即微微一笑道:“说出来也无妨,我取人宝物赏玩,一向是兴起而往,兴尽而归,今日得见盗圣,我心已足,那些宝物也无所谓了,其实我们的目标,你问问马兹伯爵便知。”

我转过头,正看见马兹匆匆赶来,他适时听到卡琳娜的话,脸上顿时出现一片苦涩。
“马兹,放心吧,你的宝物,我是不会打主意的,当然你以后得小心些,怀璧其罪啊。”我笑了笑道。
马兹看着我,想了许久,终于叹息摇头道:“这些东西放在我这儿,确实是招贼,而且还发挥不出它们的最大效果……好吧,其实,这些强盗的目标,是西极国原来一些重臣在城破前悄悄带出的宝物,他们献给我,是想换取在我领地生存的权利。”
我淡然点头道:“想必宝物很多?”说实话,以我现在的身家地位,普通宝物还真无法让我动容。
马兹看了卡琳娜一眼,下决心般道:“别的宝物对与天国王没什么意义,但这两件还是交给国王使用吧。”
第一件是一个微型沙盘,里面山川树林、城市兽群一应俱全,精致绝伦,形象逼真,只不过似乎都缺少一股生气。
第二件是一个银制的托盘,我一看眼睛就亮了,因为这托盘与当初发现石鹰处的那三个托盘一模一样。
我赶紧接过托盘,系统提示:“请设定开关防护罩的条件。”
我愣了一下,随即看到,托盘上写着“宇宙最善解人意却最缺人疼的爱学习爱劳动无敌美少女海蓝作品”。
以我现在的智商,很快就理解这件物品代表着什么。
显然,这是海蓝模仿梁波、卢小月他们而制作的,而与那三个我至今没想出用法的托盘相比,我手上这个托盘,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用,只要我设定开关条件就行了。
这东西还不错,最适合放在器庙里,保护建国之石了。
马兹看我似乎熟悉这东西,犹豫了一下仍然提醒道:“这是只有国王才能使用的物品,据说对托盘里的宝物,除了保护之外,还有效果加成的作用。”
我点点头,当初那三件宝物放在三个托盘上,显然不是为了展览,应该是靠托盘来发挥宝物更大作用。
“另一件嘛……”马兹看着沙盘,显然内心斗争相当激烈。
卡琳娜微笑接话道:“还是我来说吧,这个沙盘名为‘山河变’,据说只要被国君绑定,就会与该国国运相关,国家出问题,沙盘上会直接反映出来。最重要的作用,是某些极高明的匠师,能够修理沙盘而改变国运……这件沙盘,以前是放在西极国政府大楼中央大厅的。”
我眉头一动,原来沙盘中失去的生机,就代表着已经破灭的西极国啊。看马兹尴尬的神情,我若有所悟。
西极国遗臣们,并不甘心就此失去权力,他们一定还想重建西极国,而把这山河变交到马兹手上,恐怕就有诱惑马兹起事的目的。
这件宝物,对拥有强盗国度的盗王,显然有极大的诱惑。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斯纳文,如果他不来,我还不知道马兹这边藏着这样的重宝,而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得到它也算消除了国家内的一个隐患。当然以我对马兹的了解,这个温和的胖子,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有自立为王的想法。
马兹还得到些什么宝物,我没兴趣知道,实际上就算马兹现在决定收回这两件宝物,我也不会留恋。到底是境界高了嘛,身外之物,哪有人心、友情重要?
我最愉快的不是得到宝物,而是得到了马兹更深一层的信任。
换任何一个NPC国王,他们能做到像我这样,为子民只身迎战三万强盗,而且还能赢的么?
我的表现,值了。
“只要与天国王滴一滴血在沙盘上,就能够与之绑定……”
“不必了,自由国现在前所未有地繁荣,我只怕这沙盘反映不出来,哈哈!”我笑着打断卡琳娜的话。
“好吧,我心情不错,所以今天就不为难两位‘同道’了。”我带着笑意,制止了宠物们对窦无忌的攻势。
窦无忌一句话不说,黑着脸离开。卡琳娜飞了几步,突然转头向我道:“我知道与天国王得到这两件宝物,还不够尽兴,所以想提醒国王一下,斯纳文身上,有真正的宝物,斯纳文就是从那宝物上获得领悟,进化成盗王的……”

我“哦”了一声,目送盗霸与女盗帅走远,这才开始检查斯纳文的遗物。
盗王身上的财宝当然丰富,很多我都用得上,就不一一细说,而我很快就发现了卡琳娜所说的那件宝物,一定是这个,这对墨色的翅膀。
“终极垂天之翼,据说是从堕天使身上脱落的翅膀,蕴含着神秘诡异的法则……”
垂天之翼?《庄子》说鲲鹏之翼“若垂天之云”,而鲲鹏是水击三千里、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高速飞行神鸟,斯纳文能够从翅膀上悟出超高的移动速度也不奇怪了。
而这对翅膀最核心的程序,却并不是“翼”,而是“垂”,因此斯纳文创造了一系列用“垂”命名的技能。
“垂”,同“落”,代表着堕落天使舍弃天堂、直坠而下的勇气。
隐约感觉,这翅膀只怕是与《启示之书》、奥林匹斯火种同一级别的东西啊。当然也只能隐约感觉一下,因为短时间内,我还破译不了太深层次的东西。
将翅膀装在身上,还能像多数翅膀装备那样,带给我飞行的能力,只是不算快。
装在小龙身上,竟然令小龙原本就恐怖的飞行速度,又提升了少许!
其实对这翅膀最眼红的无疑是丘丘了,我从没见丘丘的眼神里蕴含那样强烈的渴望。
可惜丘丘本来就有翅膀,无论怎么试都装不上去。
我正在研究翅膀的工夫,战场不知何时已经彻底安静下来,我抬起头,才发现除了罗汗、马兹等人过来覆命外,唐门、冰月正天等兄弟也赶来了。
“真没想到你们也会过来,我想着你们现在很忙……”我笑道。
然而唐门却冷冷打断了我:“与天,你觉得自己很牛,很伟大?已经用不上这些兄弟了?”
我愣了一下,道:“你怎么会这样想?”
唐门冷冷地道:“重要的不是我这样想,而是你究竟怎样想!与天,自由国现在条件好了,大家都富了,但正是这种时候,更需要凝聚力,而今天你的作为,却是在打散这股凝聚力!”
我摸摸头道:“我不知道错在哪里……”
冰月正天咳了一声:“与天,也许你并没有多想,但对兄弟们来说,确实感觉,你似乎不信任大家了。”
我张大嘴巴,想要辩解,却又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那种想法?
我当然知道唐门、冰月这批老战友是讲义气的,但我不想麻烦他们,是担心他们不好处理下面人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确实相信自己的拳头大过相信朋友。
或许这是人之常情,尤其是当自己的拳头够硬时,谁想麻烦别人呢?但或许,朋友,就是用来麻烦的,如果不去麻烦他们,反而关系会越来越远吧。
唐门一字一句地道:“真正的友情,不是想出来的,不是计算出来的,与天,当你想得越多时,就说明自由国、友谊城越危险!”
唐门的习惯,就是不肯啰嗦,所以他说完这几句话,转头就走。
我这才从神游中恢复过来,苦笑一下,看着冰月正天,问道:“我是不是一直都有走神的毛病?”
冰月嘿嘿一笑道:“基本上,像你们这种想法很多的人,我们老家土话形容是‘肚皮里打官司’,这类人很聪明不假,但却不适合做朋友。”
我咳了一声:“难道说,交朋友只能交直肠子或者傻子?”
智商高有罪吗?做人理性一点也有错么……其实我也很感性的好不好!
冰月正天笑了笑道:“那当然不是,像与天你,虽然每次很多想法,但最终做出的事情,都是对大家有好处的,所以我们在崇拜之余,也会把你当朋友——没人会讨厌一个善良重义的人。”
“但是……”冰月正天忽然端正脸孔,严肃地道:“每个人来到这世间,都不是来看戏的,他们都想体现自己的价值,向别人推销自己,而与天你,曾经给所有人表现机会,让大家在国战中尽情展示自己,让他们感觉自己是身在一个可以充分发挥的平台,因此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凝聚力。”
“可是这一次,大家忽然发现,原来即使没有他们,与天国王一个人也能搞定一切,那他们的奋斗又有什么价值呢?”冰月摊开手道,“说实话,包括我在内,自尊心都受伤了,只不过我承受力比较强,几分钟就没事了而已,但总会有人心里失落吧。”
听到这些话,我忽然想起,难道真如我以前所想的那样,想维护自己的尊严,就必然伤害别人的尊严?
尽管,我绝对没有想伤害任何人。
我看着冰月正天,叹道:“我从没发现,你也这么有想法呢?”
冰月正天又恢复那阳光无害的笑容,淡淡地道:“没人是傻子,关键看你选择什么时候做傻子。”
冰月正天也离开了。我还在品味他的话语,是的,冰月平时大大咧咧,那只是因为他在朋友面前,根本不需要耍心眼,这才是他能交这么多朋友的原因。
以前的我,是独行侠一个,完全没考虑这种交友之道,能在无限世界交这么多朋友,或许正像冰月所说,是因为善良重义。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可能还是我混得比较成功吧,谁都愿意与成功者交朋友。
但人与人交流,就像国家贸易,如果长时间出现贸易逆差,持续进口的那个国家总会受不了的。
想不到只是随心所欲,想热血一把,以一敌万,结果会引来这么多联想,说不定还真影响了自由国的团结,哎,做个领导人真不容易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11 第三章 垂天之翼

评论 14

  1. comment666666666666回复
  2. comment6666666回复
  3. comment888回复
  4. comment666回复
  5. comment回复
  6. comment很好回复
  7. comment太好了回复
  8. commentlullaby回复
  9. comment回复
  10. commenthaokan回复
  11. comment1回复
  12. comment溜溜溜回复
  13. comment要看回复
  14. comment好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