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11 第一章 成圣

那些心中只有利益的玩家,你们以为不救援, NPC 们就会被杀光吗?我就要让你们看看,我,与天争锋的力量!
我,天都能够打个洞,还怕区区一个盗王?
我要,以一敌万!
友谊城,从未像现在这样安静过,安静得令我都不好意思吃东西了,因为我怀疑自己咀嚼的声音会被全城的人都听见。
“叮!当……”我终于开始了工作——重修器庙。
重修器庙是石师父给我的建议,因为友谊城的器庙是在游戏初期修建的,修建技术粗糙,材料也相当普通。
虽然每次友谊城升级,很多建筑都会被系统提升,但这不包括地下的器庙。
之所以我这个堂堂的国王要亲自动手,也是石师父的建议:一来,器庙是一个国家和城市最重要的地方,需要保密;二来,修建器庙能大幅提升城市贡献度。
是的,城市的贡献度,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有些遥远了。
当初,如果不是对失落之村的贡献度超过五分之四,我怎么可能获得游戏里第一块玩家领地,打下事业的基础呢?
此后随着玩家数量的暴增,每个人都在为城市作贡献,我自己的那点贡献度已经不太显眼了,唯有在每次与友谊城相关的大事件中,我的贡献度才会突飞猛进。
虽然系统设定,领主有 21% 的贡献度保底,这可以避免领地被别人夺走,但石师父提醒我,这样的贡献度并不安全,因为保底贡献度会随着民心的变化而波动。当民心下降,贡献度低于 20%, 所有居民再同时要求领主下台的话,领主就会失去他原来的地位,贡献度直接归零。
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在游戏的历史中,就有人用过谣言或者某种神技,令对手短暂失去民心,这样的战术,往往令城市混乱,甚至城防都不再受领主操控。
因此石师父认为,我至少要把城市贡献度保持在 30% 以上。
说起来,友谊城的民心绝对没问题,虽然看不到这个隐藏属性,但我感觉得到玩家和 NPC 居民对我的崇拜,尤其是攻下天柱城后。
另外身为国王,每发布一条法令,都会对国内每个城镇产生重大影响,所以现在我的贡献度还有 32% 这么高。
不过友谊城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宁肯多增加一些保险系数。
不仅仅是领主,我还是友谊城的创始元勋,甚至失落之村都是我一手复兴起来的,所以我的亲力亲为,有很好的带动作用,会得到系统更高的认同。同样的工作量,将得到三至五倍的贡献度,而建造器庙又是这么重要,因此绝对值得我出手。
高级材料一件件成为器庙的组成部分,各种奇异的阵法一一浮现,我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脚下形成。我不得不感慨,这样的鬼斧神工,岂是第一次建器庙时能够想象的?回首那时的我,真如梦幻一场。
不过话说回来,我鼓捣这么大的动静出来,到现在也没人过来围观啊……
当然了,器庙是在地下修建的,对各个城市来说,地点是保密的,就算有人想围观,也找不到地方。
可是友谊城,也实在太安静了点。
其实这并不奇怪,因为自由国现在变化太大了。
天界灵气带给自由国的好处,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才几天工夫,玩家的宠物就有三分之一发生进化,少数更是连升两阶,而且平均每个玩家提升了 3 点属性,部分人还获得了抗性甚至技能。
当然更让玩家们疯狂的,还是怪物数量和爆率大涨,很多已经无人问津的怪物,比如野猫野狗,现在都有大帮人在刷,每个人练级的速度都提升了三成以上。
BOSS 的变化更加惊人。本来中低级的 BOSS, 已经被玩家清过无数次,早就没了胃口,现在 BOSS 们集体进化,还有一大批新 BOSS 出现,谁肯放过首杀的机会啊?
野外的矿物、树木,无论数量还是品质,都不可抑制地提升,一两阶的进化已经变成普遍现象,而这样的进化,意味着其价值十倍、百倍提升,没有几个玩家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NPC 们的变化也极其明显,智能普遍提升,而且身上仿佛有发不完的任务。喜欢做任务的玩家,一个个都跑断了腿,当然获利也远超过从前。
即使如此,还是有许多玩家没去练级做任务,因为他们有更好赚的门路——挖天柱废墟。
天柱本身的材料就是顶级的,破碎后还有许多石块仍然带着精美的雕刻,运气好得到完整图案的话,石块都能当高级艺术品卖。
当然,两万多玩家日夜挖掘,真正的目的还是废墟下面的宝物啊。除了皇宫宝库,天柱城还集中了各行业最顶级的公会,里面的宝物、秘籍,应该不至于全部损坏吧,得到一件就发财了!
总而言之,自由国全国都疯了,现在还呆在城市里的,只有傻瓜……
“当、当、当!”三声钟鸣,新的器庙终于在我眼前诞生,虽然建国之石还没有入住,但一道道能量波纹已经扩张出去,提升着友谊城的各项属性。
我突然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静静地感受。
甚至不用进入什么状态,我就已经感觉到了这座城市的脉动,她的欢悦。
友谊城,也是有生命的。
我甚至有一瞬间产生错觉,友谊城就像是我的妻子,好久没与她亲近,这一次为她重修器庙,就仿佛“小别胜新婚”,因此她才会如此激动。
噢,这样想,似乎有点对不起明心了。
对友谊城的贡献度直接提升了两个百分点,我却意犹未尽,挽着袖子,盘算着下一步再修点什么。
不过刚刚回到地面,远处就响起急促的马蹄声,只有携带着紧急军情的传令兵,才能在城市里骑马。
“报告,盗王斯纳文带领三万强盗,偷入我国国境,正偷袭马兹伯爵的领地!”
马兹的领地?那是自由国军力最薄弱的区域,因为在那里生活的,绝大部分都是 NPC, 而且半数是老弱病残。
我特意将马兹的领地放在自由国中部,就是为了保护 NPC, 为什么这个盗王会长途跋涉,以他们为目标?
“马兹周围的领主,有没有第一时间前去救援?”我忽然想到了什么。
“什么第一时间?那些领主,根本没有派出一兵一卒的打算!”传令兵悲愤地道。
“这……”我想我知道强盗为什么会选择马兹的领地了,他们这是把玩家的心理摸透了啊。
我封给马兹的土地宽广而富饶,这是我对前西极国 NPC 们的一点补偿,如果他们不愿意成为玩家的奴隶,可以到马兹的领地里生活。
我制定了一个规定,就是玩家除非得到任务,否则不能进入马兹的领地,与 NPC 们抢资源。
这样的命令,对自由国最早的一批玩家来说,非常理解,他们本身与 NPC 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然而,自由国更多的玩家,是最近才加入的,压榨 NPC 是他们的习惯,对这么大一块“特区”分给 NPC, 他们是非常不满的。
因此,如果有强盗毁灭了马兹自治领地,对这些玩家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机会,这块原始的金矿,事后很有可能被他们瓜分掉。
抱有这样的想法,加上现在人人都沉迷于打怪挖矿,有几个人会积极援助 NPC 呢?就算少数善良的玩家有心,但面对三万强盗大军,他们也只能选择沉默。
我的手放在通信栏上,突然想起,由于上次瑞克不顾我的命令,强行攻击阿汉,事后虽然我没能狠下心开除瑞克,但瑞克自己却主动辞去了元帅的位子。
虽然瑞克加入我的团队比较晚,彼此间的感情不算太深,在我的心目中,阿汉可能比他重要,但瑞克是为了大局,所以我真的不好动手惩罚他。
另一方面,既然我在战场上喊出“谁要是伤了阿汉,我开除他的国籍”,我便不能不做出姿态,正所谓君无戏言。
因此,瑞克辞职,是当时的最佳解决方案,但自由国玩家仍然就此发生较大争议。
原以为战争已经结束,元帅这种战时的职位没那么重要,所以我没有指派谁继任。
现在想要发出战争动员令,没有元帅,只能由我这个国王直接下令了。
我犹豫了半晌,手指在桌面敲了几下,终于收回。
下令容易,但我却怕出现我不想看到的结果。
那么多玩家打 NPC 领地的主意,那么多玩家疯狂地刷怪,还有那么多人站在瑞克一边,私下批评我对 NPC 比对玩家还好。
现在是自由国人心最散的时候。
也许之前的多次战争,自由国玩家们都展现出了不惜生命的气魄,但那时候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荣誉、尊严,而且事后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但这一次,只是 NPC 受到攻击,他们还会那样积极吗?
我的命令,有多少人会执行?
一旦我的威信,因为这条失败的国王令而受到伤害,自由国的团结,很可能会受到影响。
尽管唐门、冰月正天他们接到命令,一定会赴援,但这样的行动,至少得花费几小时,而获得的收益,肯定比不上打怪挖矿,如果阵亡就更不划算了。
唐门等人不会有怨言,但他们的部下中有大量新来的玩家,肯定不乐意的。
我突然觉得有些烦,然后不得不承认,自己一向不是个擅长领导艺术的人。
一股热血,忽然从脚底一直涌到脑门,冲破我脑中那团乱麻。
马兹的领地是我划的, NPC 们是我安排入住的,保护他们,是我的责任!
正如我好久没有“照顾”过友谊城一样,我也好久没有为 NPC 做点事了,相反,我带给了他们几个月的动荡生活。
那些心中只有利益的玩家,你们以为不救援, NPC 们就会被杀光吗?我就要让你们看看,我,与天争锋的力量!
我,天都能够打个洞,还怕区区一个盗王?
我要,以一敌万!


辽阔的平原上,百姓正惊慌地赶着牛羊,拖家带口,朝后方撤退。路上飞奔而过的骑士,虽然穿着自由国的军服,但也无法带给逃难者一点点安全感,相反使他们更混乱。
马兹伯爵的领地虽然不小,但这位胖贵族一向不怎么擅长军事,而为了不增加臣民的负担,他只组建了一支三千人的部队,装备更是普通至极。
所以尽管所有守军都到了第一线,还扼守着要塞,但几乎没有一个百姓相信马兹领主能保护他们。
“看,看啊,那是国王,与天国王!”
“国王陛下,不要再往前了,那边有几万强盗!”
“天哪,快禀报马兹伯爵,派人前来护驾!”
我刚刚飞临百姓上空,听到这些嘈杂的叫声,顿时苦笑了一下,道:“各位,难道就没人认为,我是来解救大家的么?我好歹也是 142 级的玩家第一高手啊!”
是的,没人会那样认为。
单身一个人,怎么可能与三万强盗对决?
直到我飞越马兹及其军队驻守的要塞,抵达强盗前锋团的面前,所有人才想明白,这个与天国王,并不是因为迷路,才出现在此地的!
千余强盗呈扇形起飞,向我围来,要塞中马兹大汗淋漓,慌忙命令飞行部队支援,却被我朗声制止道:“不必了!”
上古龙枪,直指强盗大军所在的方向,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有点嚣张。
一向低调的我,究竟哪来这般豪气?
其实真正说起来,支撑我的应该是心中的怒火,不仅仅是恼恨强盗进犯,还因为那些无视 NPC 生命的玩家。
我与天争锋,今天必须证明,我有能力保护我的臣民,或者说保护我的朋友!
“你是谁,怎么如此大胆,犯我军阵?算了,我也懒得问,你这身装备真不错!”强盗前锋团团长抹了一把口水,然后率先向我冲来,后面是马蜂群一般的强盗。
这就是和强盗打仗的特点,他们的进攻总是干脆、杂乱。
怎么打?在飞来的路上,我差不多已经想好了,不必在强盗喽罗身上费太多时间,扔两三个终极技能,直接冲杀到盗王斯纳文跟前,再用一个“火焰之树”,解决盗王,一切搞定!
我可不是简单因为冲动才来的,“不死火鸟”护身,才是我真正的底气!
当然在找到斯纳文之前,终极技能得省着点用,这个前锋团,似乎还不值得我放大招吧。
不过,普通招数能解决这数千强盗?光是天空中千余名强盗组成的飞行部队就很难啃了。
好吧,别忘了,我盗圣职业对强盗的优势是何等强大,如果没有盗圣职业,我也不会有以一敌万这种念头的。
“职业切换成盗圣!”我高声大喝!
耀眼的白光突然从身上冒出,连我这个当事人都被吓了一跳,说实话,好久没切换成这个职业了。
系统提示音响起:“你超过 140 级,‘盗圣’能力全面解封,特性‘盗亦有道’被激活!”
一连串的提示,接踵而来,都是关于盗圣职业的变化,比如与罪恶值过 10 点的对手交战时,有 30% 的攻击加成和10% 的防御加成;与正义玩家交战时,不再受到削弱;最重要的一点,打人不再会“剩”一点血了。
简单点说,盗圣以前所有不好的方面全部消除,而优势却进一步扩大。
这就是,成圣!
我是在天柱城下屠杀守护半神时升的 140 级,当时只看到火神套装进化到圣级后,属性大幅上升,却完全没想到盗圣职业也获得了好处。
并不是每个玩家到 140 级时都能成圣,或者 160 级就能成神,我身上突然出现的变化,只因为我有“盗圣”职业。
之前盗圣虽然带给我很多方便,但不得不说,这职业受限的地方更多,很难让我爱上它。假如我不是全职者,只玩盗圣的话,郁闷到删号都说不定。
现在,系统终于为我解答了,盗圣为什么会是最顶尖的强盗职业!
那些攻防加成都不是重点,最炫的,是我眼前那个“盗亦有道”。
是的,这个特性,以一种特别的形式,呈现在我眼前。
一个光环围绕着我旋转,几条各色的光柱,就像剑一样插在光环上。
这些光柱上标着名字,分别是“芝麻开门”“均贫富”“兰花点穴手”“飞檐走壁”“破坏术”“抢劫术”“捆绑术”……总之是我所有的强盗技能。
在我细细品读“盗亦有道”的游戏说明时,前面那上千名飞行强盗,已经颤抖着退后、降落,然后,与地面的强盗一起,以敬畏的目光仰视着我。
这种敬畏似乎并非因我的强大,而是因为我的“伟大”。
是的,我能感觉到强盗们的心理。他们现在,就像是一个求学的童子,面对着孔夫子;或者是一个求佛的小沙弥,见到了释迦。
这仗还怎么打?这仗还打不打?这仗还有没有必要打?直接收了这三万强盗吧!
之前的盗圣只是“不杀”,而现在似乎进化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境界……我飘飘然开始做梦了。
“盗圣吗?有趣……我一直很想知道,盗圣,与我们盗王,哪一种更强大!”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我的幻想,显然,是盗王出现了。
“你真的想知道?很简单,跟我单挑一场,就有结果了。”我抬头微笑,望向远处那人。
斯纳文一点都不斯文,但相比那些粗线条盗王来说,他确实显得瘦削一些,闪烁不定的眼神,证明他是一个狡猾的家伙。
果然,狡猾的人是不会随便接受单挑的,斯纳文大笑道:“盗王的强大之处,在于统领千军万马!而盗圣,我真不知道凭什么与我们并称!小的们,给我杀!”
一声没有吼动,强盗们踌躇不前。斯纳文脸色一变,赤红色光芒从身上射出,他厉声道:“七杀令!”
红光唤醒了呆滞中的强盗,甚至还激发了他们的战斗力,目测只怕效果不弱于我的“将军令”。
看来,盗王无愧于与盗圣并列的顶级职业,圣人可以止战,而王者却能发动战争。
不过,我坚信盗圣的境界一定在盗王之上,因为我的“盗亦有道”!
数千道远程攻击,一瞬间从强盗军团射到我面前,我却没有丝毫惊慌,反而有几分期待。
“不死火鸟”技能虽然已经准备好,但我感觉没有必要使用。
系统提示:“受到攻击,解析…… 3168 道攻击中附带的‘破坏术’自动失效! 178 道‘破坏术’生效,你的‘破坏术’吸收到 178 点经验!”
“……你的‘抢劫术’吸收到 109 点经验!”
“…… 206 道攻击中附带控制技能……你的‘捆绑术’、‘兰花点穴手’各吸收到 25 点经验!”

“‘飞檐走壁’自动运转,闪避攻击!”
“‘均贫富’自动运转,将攻击平均分到每一个点!”
“‘芝麻开门’自动运转,破除限制技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11 第一章 成圣

评论 6

  1. comment。。回复
  2. comment好看,我喜欢回复
  3. comment666回复
  4. comment不错回复
  5. comment回复
  6. comment好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