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二十五章 王者之战

“震地千里!”这是骑士“震地术”的进阶技能,不知皮尔改之怎么想到使用它的。

看着脚下颤动的大地,我刚刚若有所悟,皮尔改之竟然在一个技能未完的同时,再次吼出声来“旋舞大风车!”

插入地面的长枪,嘶叫着被主人旋动起来,地面被寸寸掀飞,无数条巨大的纹路绽开,两个技能的威力,硬生生令方圆百米的土地被撕裂了!

“好招数!”我由衷地大喊道。

将两个骑士最常见的高级技能组合起来,这不仅仅需要技术,更重要的是对游戏规则需要有深层次理解,在此之前,就连我都没有进行过这样的尝试。当然最值得佩服的是,皮尔改之的这种组合,是他情急之下想出来的,而且相当有效。

大地裂开,潭水被分流出去,十几秒钟内,原本就不够深的潭水水位下降几米,“女妖号”搁浅了!

虽然事出突然,但我没有一丝耽搁,舞动上古龙枪,对皮尔改之刺去,就在“绝对防御罩”消失的一刹那,“长河落日”终于扎在了皮尔改之身上。

不过,仅有一枪造成伤害,皮尔改之又发动了第二个“绝对防御罩”。

从开场到现在,皮尔改之的补血药已经消耗太多了,他不敢再让自己随便损血。

当第三个“绝对防护罩”出现时,我掉转马头,飞奔而去,因为“不死火鸟”也快要结束了。

这算是第一回合的交锋,皮尔改之用掉一个终极技能、两个高级技能、三个“绝对防御罩”以及大半补血药,而我用掉一个终极技能、底牌“女妖号”以及大半魔法药。.

这个交换,并没有赚到多少,但重要的是,我还剩三次使用终极技能的生命力,而皮尔改之只剩两次。

四比三的优势,显然不如三比二来得大!

皮尔改之紧紧地跟在我身后,他的骑术胜过玛尔斯,又拥有骑士之神套装,虽然我让小龙升空,仍然很难甩掉他。

身后几道枪气每道都给我带来上千点伤害,论整体属性,我确实比皮尔改之差得远,装备的差距不是操作能缩小的,尤其是他的操作并不弱于我。

“回马枪!”我再一次令小龙急停,然后使出这一阴招。

“噗”的一声,上古龙枪如刺败革,我的心猛地向下一沉,这一枪失败了!

来不及回头,小龙也没办法马上加速,千钧一发之际,我只来得及大叫一声,召唤出丘丘。

“炼神杀!”耳边响起皮尔改之得意的狂笑,无数枪影将我笼罩。

“炼神杀”能够困敌一分钟,期间敌人会持续掉血,皮尔改之曾经用这一招来对付过圣魔王。

想将我一招击杀不现实,但如果能用“炼神杀”逼我使用“不死火鸟”,皮尔改之就能掌握主动。“银河之砂!光眩之箭!”几乎是同时,丘丘的声音响起,皮尔改之的狂笑声戛然而止,技能被打断了。

枪影全消,我看也不看,“邪龙之怒”发动!“长河落日”击出!.

当敌人以为赢定了的时候,也是他最大意的时候,“回马枪”被皮尔改之防住,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丘丘的“光眩之箭”就是我的应变方案。

当上古龙枪刺中皮尔改之胸口时,我看到他用来阻挡“回马枪”的物品,那是一面骑士盾牌,显然皮尔改之看过上轮比赛,对我这一招早有防范。

“轰!”“长河落日”最后一爆,将皮尔改之轰退,但并没能将他从独角兽上面震下来,而且总共也才打掉他8000多点血量,皮太厚了。

虽然占了点小便宜,但“回马枪”战术的失败,多少让我有点失望,焦躁感不觉而生。

“不死火鸟!”我终于率先使用了终极技能,然后对着皮尔改之冲去。

“飞星逐月!”皮尔改之目光一闪,使用了这一招。

同样是“夜之披风”上的终极技能,“飞星逐月”的声势明显比“圣十字星光”弱得多,它是消耗生命力最少的一个技能,效果仅仅是令使用者的敏捷提升一倍,技能冷却时间和聚气时间缩短一半,作用似乎比“圣十宇星光”差得远。

但“飞星逐月”的持续时间,却长达15分钟。

“嗖”的一声,皮尔改之消失在我眼前,我几乎没捕捉到他的影子。随后,不远处传来丘丘的惊呼,当我转头时,丘丘已经消失了……

“好快的速度!”在视频中,我也曾见过皮尔改之使用这招,但因为旁观的关系,我并没觉得如何,今天才知道这技能的可怕。

皮尔改之的速度本来就堪称游戏第一,加倍之后,再配上骑士的“音速冲锋”等技能,普通人真的很难看清他了。

如果我使用数据扫描的能力,或许能够锁定他,但有失公平,除非是面对智能程序,否则我不会那么做。

既然找不到对手,而我又处于无敌状态,这仗没法打了,我干脆走到山上去采药制药,多一门手艺总是更占便宜的。

皮尔改之则远远地出现在赛场另一角,非常有风度地坐了下来,摆出思想者造型。不过明眼人看得出来,他其实是转入半睡眠状态,尽可能恢复一些生命力。

场外的观众也许已经感到愤怒了,没想到最期待的决赛却是最无聊的。

这不足为怪,因为比赛的双方都至少有三次使用终极技能的机会,从某种意义上说,比赛一半的时间内我和皮尔改之都是处于无敌状态,谁也奈何不了谁。而且真正的高手对决,每一步都需要深思熟虑,同为老牌职业玩家,我与皮尔改之深谙这一点。我的第二次“不死火鸟”终于慢慢熄灭,现在比赛时间已经到了32分钟。

淡金光芒从天空中一闪而过,是皮尔改之对我发动了冲锋,但在枪尖即将临体的一刹那,我再次召唤出“不死火鸟”,并且发动反击。

不过,皮尔改之仅中三枪,就发动了“绝对防御罩”,然后闪电般飞走。

我继续炼药,皮尔改之继续扮思想者,在观众的骚动中(当然赛场内是听不到的),比赛进行到第37分钟,“飞星逐月”失效。

这一次轮到我追杀皮尔改之了,虽然他的速度仍然比我快,但我拥有远程攻击手段,所以两分钟后,皮尔改之只能再次使用“飞星逐月”。第42分钟!第三次“不死火鸟”失效,皮尔改之的脸上绽放出得意的笑纹!

“与天争锋!我的技能还可以保持12分钟!你还不认输?”皮尔改之高举起长枪逼近,进入“音速冲锋”的射程。

我表情淡然地看着皮尔改之,这让他似乎有些发毛,不敢贸然冲锋。犹豫了片刻,皮尔改之改用“疾驰术”,但速度仍然快得肉眼难辨。20米,10米.

“神画!”我终于扔出了让皮尔改之最怕的东西!

神画的攻击,究竟哪一次是真,哪一次是假?上次就是因为神画,皮尔改之第一次尝到死亡的痛苦,这是他心里永远的阴影。

“绝对防御罩!”皮尔改之咬紧牙关,终于还是使用了他最后一个“绝对防御罩”,然后顶着神画的炮火攻击,继续向我冲来。

要使用“不死火鸟”吗?我面临着巨大的考验。

“不死火鸟”只能持续十分钟,之后的时间我能撑过去吗?

“飞星逐月”,令皮尔改之处于绝对优势,只有他打我,我很难打到他,而他很多技能都是足以将我秒杀的。

即使“飞星逐月”失效,纯实力比拼,我也不如皮尔改之。

最重要的是,我失去了一个宠物丘丘,就算撑到比赛结束,输的也是我。

既然在宠物上面已经失分,那就孤注一掷吧!我大吼一声,将宠物一一召唤出来!

“啼血!”即使在“绝对防御罩”中,皮尔改之的身形也是一颤,聚好的气散了一半,“绝对防御罩”也难以抵挡精神攻击啊,尤其是这攻击出自规则之外的血乌之口。

“死亡?影武士!”无头骑士分出十个化身,将皮尔改之前进道路完全封住。

我的举动出乎皮尔改之预料,但随即他的脸上出现冷笑,仿佛胜券已经在握。连宠物都召出来送死,与天争锋应该是使不出终极技能了,皮尔改之大概就这样想的。

“乱神芒!”这是皮尔改之的高级群攻技能,连使三次终极技能后,他也没有余力使用特级大绝招了。“乱神芒”还不足以将我的宠物秒杀,我疯狂地给他们补血,刚才制出的药物全部耗尽,身上的补血药耗尽,还加上我和南丁格尔的“治愈术”。

是的,连南丁格尔、奇幻法神等冥界生物,也被我全部召唤出来了,要不怎么叫孤注一掷!

“看你还有多少手下可以送死!”皮尔改之大笑着,杀得格外过瘾,有“绝对防御罩”在,他完全不用担心损血,当然就没必要召宠物出来助阵了。

无头骑士战死,斩月阵亡,血乌被击落、南丁格尔被几道枪气秒杀,冥界生物也一一消散,就连飞马等坐骑也没了,皮尔改之的“绝对防御罩”也接近破灭。

“与天,你这招不错嘛,最后几秒,我来不及毁掉你这张画,也杀不掉你,不过,你损失了所有宠物,分数比我差太多了,我看你如何赢我!”皮尔改之放声大笑,忽然让独角兽掉头,一个“音速冲锋”掠至神画射程之外。

神画里装着1000魔魂,如果能够齐射命中,秒杀皮尔改之绰绰有余,但问题是在“飞星逐月”状态下,皮尔改之的闪避能力也大大提升,很多魔法炮可能会打空。

神画能不能对付皮尔改之,我没有把握,皮尔改之同样没有把握,现在他的分数遥遥领先,当然采取最稳妥的办法。

我长吸一口气,看看身边唯一的手下——奇幻法神,将一号芯片与他绑定,然后持着神画向皮尔改之追去。

战场并不宽,魔法炮射程又远达50米,上千门炮齐射之下,皮尔改之速度再快,也无法完全避开,而魔法炮的伤害数据也出来了,每门大约能造成20到30点伤害,是真实的伤害,不是幻觉。

皮尔改之脸上出现庆幸的表情,如果不是隔得远,魔法炮命中率低,他恐怕真的死定了。

如果皮尔改之还有一些生命力的话,其实只需一个特级技能“星之坠”,就能看出神画的虚实来。虽然有魔魂注人,但神画的防御和耐久仍然低得可怜啊,否则我何必用所有宠物去堵住皮尔改之呢?

现在比赛时间已经接近54分钟,“飞星逐月”即将消失,神画能不能在剩下六分钟内解决皮尔改之?

当我看到皮尔改之恢复原速后,凭着过人的直觉和游戏经验,仍能闪躲开大多数魔法炮的攻击时,我的心情变得紧张起来。

剩下六分钟,如果皮尔改之召出所有的宠物当肉盾,再靠他的“音速冲锋”拖延时间,胜负仍然难料!我发动了“邪龙之怒”,就在我准备使用最后一次“不死火鸟”的时候,皮尔改之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是奇幻法神!奇幻法神用无迹可寻的“瞬间移动”,突然出现在皮尔改之身后,给了他一记重创!

奇幻法神等级不高,大火球仅仅造成两位数的伤害,但皮尔改之受到的“重创”是来自他内心的:这鬼魅一样的亡灵生物,该如何防守?

如果在战斗的关键时刻,突然被奇幻法神从背后抱住,如何能闪开与天争锋或者神画的必杀一击?

“与天争锋!你竟然逼得我使出最后的底牌!你了不起!”皮尔改之发出嘶吼声。

底牌?他还有?我差点背过气去,心里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召唤——梦境号!”随着皮尔改之的大喝,一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白衣人出现在他身边。

梦境号,通常情况下与正常世界没有联系,但用某种特殊手段,或者在完成了某项高难度任务的情况下,就能够召唤出来,而皮尔改之显然拥有那种手段。

这确实是一个极大的意外,因为之前从没有人成功召唤过梦境里的小号。

不过,看着这个只有80多级的小号,我奇怪他能对皮尔改之有什么帮助?

“生命奉献!”那个穿着白袍的“皮尔改之”,深深看了大号一眼,然后张开怀抱。

一团强烈的白光冉冉升起,落到皮尔改之体内,我不由得大叫一声:“不好!”

那白光,竟然是生命力,或者说是类似于生命力的东西!

小号慢慢消失了,我能感觉到,这个小号并不是回归梦境,而是彻底灭亡了!练了几个月的小号就这样没了,皮尔改之真的豁出去了!这明显是一个祭司号,“生命奉献”就是一个传说中的祭司技能。这果然是一张强大的底牌,如果皮尔改之能够再用一次终极技能,足以撑到比赛结束了!

“梦境号的等级还是低了,这点生命力不够使用,圣十字星光”……不过,取胜是足够了!”顶着越来越近的神画炮火,皮尔改之大笑。“沙丘城堡!”皮尔改之呼唤出又一个终极技能。

骑士总是与城堡联系在一起的,所以骑士之神套装上就有这样一招。

残破的城堡从天而降,把皮尔改之罩在当中。

城堡之所以残破,是因为皮尔改之的生命力只够筑起一半,这也造成城堡的防御力大打折扣,持续时间也仅有七分钟左右。即使是这样,沙丘城堡的防御力也超过了皮尔改之本身,神画的魔法炮无法击破它!

神画每一门魔法炮的威力不强,能够造成大量伤害的原因是,将多束魔法同一时间打在同一物品上面。

比如一面墙一件盗甲,每一个点受到100点攻击,1000个点累积就有10万点攻击值。

然而沙丘城堡不同,它是由无数沙粒构成的,而神画没办法将所有攻击都落到同一粒沙上面,1000束魔法的威力分别被1000粒沙分担了!

每一粒沙都很坚硬,防御力都超过100点,所以神画只能打出1000个0伤害!

“与天,你慢慢打,我可要好好睡上一觉了,哈哈!”皮尔改之虚弱的声音从城堡里传来。

少数终极技能可以在生命力不够的情况下强行使用,但都必然造成使用者精神损耗过度,皮尔改之恐怕最少要休养好几天了。

皮尔改之已经没有力气使用任何技能,不然他还可以从城堡里发动攻击的。

奇幻法神的攻击无效,我的大火球无效,就算是“邪龙之怒”加持后的“长河落日”也基本无效!

“长河落日”累积伤害值虽然高,但每一枪都无法破防,连用再多次又有什么用?能造成些许伤害的只有最后一爆,但那远远不够,沙丘城堡的耐久,显示为十万!

“不死火鸟”状态下,“长河落日”能破这城堡的防御吗?很难!

每一粒沙的防御易破,但关键是,沙子有流动性,能吸收大量伤害,而且能迅速复原,这不是最坚硬的堡垒,但绝对是最难破坏的堡垒之一!

必须使用“火焰之树”!但问题是“火焰之树”需要生长到半小时后才能发挥最大威力,还剩下五分钟,一棵小树苗能有什么用?

我还有什么招数?25只爆炎鸟总共才炸出一万点伤害,“邪恶之星”袖箭只有十几支破防,伤害3000多点,“火山诱发”也因为地下没什么火元素,只造成2000多点伤害。

只剩三分半钟了,我以绝望的心情,作最后一搏:“火焰之树!”

稚嫩的小树苗从地上冒出,由于我的精神力、生命力上限以及“种植术”等都有提升,现在树上有了八条树枝,表明它更强大,但是,那肉眼几乎难察的生长速度,实在令人沮丧。

“火狼!”我狠狠心摘下第一条树枝,扔向沙丘城堡。

一只可怜的小狼崽子撞在城堡上,瞬间化为青烟,不破防!

太残忍了,太丢人了,未成熟的“火焰之树”,连中级技能都不如啊。就算让它再长三分钟,也不会有奇迹发生吧,难道我真要承受失败?输得如此不甘心!

大脑疯狂地运转,这一刻我真的怀疑自己疯了,无数画面在眼前变幻着,根本看不清。

“随身农场!”我忽然大叫一声,召出了这件物品。

“就当我是疯了吧!”我咬牙切齿,一个“挖掘术”,将“火焰之树”连根挖起,然后移入随身农场。

“火焰之树”由火元素构成,严格来说它不算植物,甚至不能算实物,我真不知道放入农场中有什么用?或许,火元素与哈迪斯的冥力之间,产生剧烈冲突,让农场被损毁都说不定。

“我的天!成长了!”我难以置信地看着随身农场里发生的一切,“火焰之树”正在迅速长高!

随身农场能够加快植物的生长速度,竟然也包括“火焰之树”!

越高级的植物,获得的加速越慢,但是两分半钟后,“火焰之树”仍然接近了完全成熟的状态!当我重新取出“火焰之树”植入大地的时候,我听见皮尔改之发出类似嚎叫的声音。

“火叉”第二条树枝掷出,深深刺入沙丘城堡,然后一个“-20700″的数字跳了出来。即使是140级以上的半神BOSS,火叉都能打出十万点伤害,这城堡真的太强悍了。

“宠物出击!全部!”皮尔改之声嘶力竭地叫道。

泰坦巨人、混沌魔兽、独角兽……当然皮尔改之还是保留了几只不重要的坐骑,所以即使这些宠物全部战死,他的分数依然领先于我。

一只宠物挡下一条树枝,足够了吧,皮尔改之大概在作这样的幻想,当然,那只能是幻想。

第三条树枝化为火甲披在我身上,第四条变幻的火焰骑士和第五条幻化的火龙被皮尔改之的宠物缠住,第六条形成的火狱封锁住城堡,防止皮尔改之在最后关头逃逸。

“火星辰!”陨石无边,白光无际,威势无匹“火星辰”笼罩之下,无物不灭!

皮尔改之所有宠物第一时间化为飞烟,沙丘城堡在赤焰陨石的轮番轰炸下呻吟哀鸣,变得越来越矮,直至数米高度。

更让人惊讶的是,沙丘城堡完全变了样,银灰的沙墙,竟然变成了亮晶晶的玻璃,一碰即碎,透过满是裂纹的玻璃城堡,外面的人能清楚地看到满脸惊恐的皮尔改之。

普通的沙子,在1500度高温下就会变成玻璃,沙丘城堡的沙粒当然不普通,但也绝对抵挡不了“火星辰”上万度的高温,“火焰之树”正是沙丘城堡的克星!

还剩20秒!火龙与火焰骑士双双撞入这座透明的城堡,碎片四溅,城堡残垣硬生生被冲毁,白光升起,皮尔改之随着那不甘的狂啸声,消失在赛场中。

第八条树枝,还没用呢!

“与天争锋,获得本届PK大赛冠军!”系统公吿,传进《无限世界》每一个角落!

“终于,我也能得到一件天器了……”筋疲力尽的我,慢慢瘫倒在地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二十五章 王者之战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