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二十三章 战无不胜

玛尔斯的表情,同样是充满自信的,这让我暗自警惕,莫非他真有什么厉害的隐藏招数?

开战前按照惯例可以交谈几句,玛尔斯极有风度地一笑:“与天争锋,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录吗,那时你是多么弱小!没想到一年多过去,我的四位朋友都在你手中吃了败仗,世事真是难料!”

我也笑了。其实真要说起来,当初一同做城市之神任务时的同行者,败在我手中的,除了欧里斯、皇马王子、无敌海神和奥丁一世外,还有个伊美神,当然这个战绩不值一提了。

而完成那次任务的另外三个人,我、玛尔斯和紫天龙,都长期保持在《无限世界》各种排行榜的前五,但总的来看还是我的排名更靠前,从这个意义上说,后两个人也输给我了。

舆论经常拿我和各大集团代言人作比较,因为我是“草根”玩家的代表,所以总是获得更高的评价,这令各大集团重金塑造起来的形象大为失色。

玛尔斯的表情虽然很淡定,但我仍能听出来他想把我击败的那种强烈欲望,这不仅仅是一个游戏排名,比赛结果产生的广吿效益,那可是以亿元为单位来计算的。

如果一个世界十强企业全力打造出来的玩家,还敌不过我这个穷光蛋,那就从侧面证明他们的资金还不够雄厚,管理还不够高效,不夸张地说,明天他们集团的股票都有可能跌几个点。

“正如你所说,世事难料,也许你这场就能击败我,给你的朋友们报仇。”我缓缓地道,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系统倒计时。

“报仇?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们还是讨论一下比赛本身吧,我有个不错的提议……”玛尔斯微笑道。

我示意他继续说。

玛尔斯点点头道:“这场比赛的胜者,在决赛中肯定是同皮尔改之相遇。假如我们在这场比赛就拼尽全力的话,恐怕很难再与他一争高下,所以我建议定一条规则,咱们这场每人限使一次终极技能,如何?”

我眉头一挑,这确实是个好主意。皮尔改之实在太强大,他要解决欧里斯应该是相当轻松的,而我想战胜玛尔斯,恐怕要使用三次终极技能,生命力到晚上是无法完全恢复的。

不过假如我答应这个条件,其实是吃亏了,因为我能用四次终极技能,而玛尔斯连用三次都很勉强,他提出的规则,相当于让我用四分之一的实力与他三分之一的实力战斗。

这确实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如果我同意,那么这一轮获胜的几率下降,但决赛获胜的几率却会上升。

世上没有白捡的便宜,想追求更大的利益,就要冒更高的风险。

如果从理智的角度考虑,应该先保证半决赛的胜算,但对任何人来说,“冠军”的诱惑力都是比亚军高几倍的,这必然会干扰我的判断。

在我的沉吟中,系统已经开始了最后一分钟的倒计时,我看到了玛尔斯脸上渐渐压抑不住的焦躁之情。对于玛尔斯来说,只要我答应了他的要求,他这两场比赛的胜率都会上升,怪不得他会紧张。既然他如此期待我答应他的提议,那也不能便宜了他。

“我生命力上限和恢复速度都高于你,就算这场耗尽所有生命力,晚上我仍然有把握取胜,所以这是一个明显不公平的提议,除非你肯付出一些额外的代价,我才会答应你。”我从容地道。

“我早就料到了,你从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敲诈的机会,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条件!”玛尔斯迅速打开一个交易窗口,将两件物品亮在我眼前。

“成交!”我只扫了一眼就心动了,然后与玛尔斯一起宣布了私定的规则:“本场比赛,最多使用一次终极技能!”

比赛终于开始了,我和玛尔斯都仅仅召唤出辅助宠物附体,便紧紧地盯着对手。

只有一次使用终极技能的机会,当然不能乱用,要根据对手的动作来作出自己的选择。

在强大的终极技能面前,即使是半神级的战斗宠物,也只能算炮灰。如果自己的宠物被对方击杀,那对方就多了一个选择——将比赛时间拖满,靠算小分获胜,所以不到关键时刻,最好不要让宠物出场。

玛尔斯战神套装上的三项终极技能,分别是强攻型、攻防兼具型和群攻型,我的也差不多。

战神并不是管理战士职业的天神,而是战斗之神。这是一位极具攻击性的天神,恐怕也是《无限世界》攻击力最强的一位天神,所以战神套装最强悍的技能是强攻型的。如果玛尔斯选择强攻技能,我几乎没可能硬扛,只能用“不死火鸟”自保。

但“不死火鸟”的持续时间和增加的攻击效果,都略逊于战神套装同类的终极技能“不灭战躯”,所以如果我先使用“不死火鸟”,而玛尔斯却使用“不灭战躯”的话,我必然处于劣势。四目对视良久,彼此都明白了,对方是不会先用终极技能的。于是,我先扔出一个大火球,而玛尔斯也立即发动了“疾驰”技能,战马箭一般向我冲来。

“疾驰”技能与“冲锋”技能的区别在于,“疾驰”本身并没多少杀伤力,只提升马速,骑士随时可以换上一个新的绝招,而这个绝招将得到马速加成,产生更强的杀伤力。

我没有“疾驰”技能,但是我仍然驱动战车,无畏地迎了上去。起飞并不明智,玛尔斯的坐骑同样会飞;闪躲是下策,因为小龙的速度也快不过“疾驰”;防御是下下策,那样我肯定会被击飞,然后被追杀至死;只有对攻,以伤换伤!这是第一选择!

挟着漫天的尘土和急鼓般的蹄声,战车与玛尔斯的飞马,在观众们惊呼声都来不及发出的时刻,相交于一点,两柄长枪同时挥出!

不,不是同时,双方战马如此高速的运动中,经验与直觉决定了谁能更好地捕捉战机,我出枪的时间比玛尔斯快了百分之一秒!

“长河落日!”

“无当傲诀!”

红色与青色的枪芒交错而过,狠狠撞在对方身上。

“轰!”两条人影几乎同时倒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头上分别跳出一串数字。

最近升为宗师级二等的“长河落日”,共有28连击,而“无当傲诀”作为仅次于终极技能的特级技能,以48连击高居《无限世界》技能连击数之首!

但是,我先击中玛尔斯,高速的冲击令他出招受到影响,而且“长河落日”最后的一爆也超过了他承受的极眼,所以他在被震飞之前,仅仅发出了34枪。

假如我是在后退或站立状态下出枪,那么被中途打断的技能,一定是“长河落日”!

玛尔斯受到的总伤害为18000点,我则损血26000点,虽然都凭着超快的反应速度,瞬间吃药将血补满,但刚才真的是生死系于一线,因为我们都没想到,当马速和攻击力达到这种程度的时候,被长枪命中的玩家会产生短暂的失控状态,就像是电路过载引起的短路。

如果操作稍慢,或许就会因这种失控的到来而丧生在对手枪下。

假如让玛尔斯把技能使全了,我恐怕也活不到现在,战神套装的攻击属性,果然堪称游戏第一!

跌落在地,我足足过了两秒才清醒过来,一抬眼就看到了小龙,它第一时间拖着战车折了回来,好样的!

我飞身上车,朝着还在艰难爬起的玛尔斯大喝一声:“急速冲锋!”

当玛尔斯慢慢恢复,看到我转瞬即至的身影,他已经来不及寻找自己的坐骑,只能强撑着大吼一声——“战无不胜!”红色的光芒瞬间笼罩了玛尔斯的身躯,让他整个人像烈日一样刺眼,他的目光也一下子变得锐利,仿佛具有杀伤力一般。

玛尔斯的应对实在出乎了我的预料,在我冲锋将至的时候,他居然选择了纯进攻型的终极技能——“战无不胜”。

“战无不胜”,或许是游戏里最强悍的单体攻击技能了,它不但能提升玩家整体攻击力300%,还无视对手的防御,而且几乎所有的负面技能都不能影响到它。

玛尔斯连人带装备,再算上辅助宠物等因素的加成,整体攻击力已经高达1500点左右,就算只用一个高级技能都可以秒杀我。没有人敢在正面战斗中与现在的他硬撼,即使是皮尔改之也不行。

然而,他难道忘了吗,我拥有“不死火鸟”这个技能,而且与他“战无不胜”的持续时间相同,都是十分钟!不管他攻击力多强,对我也是无用的!

“不死火鸟!”在撞上玛尔斯前的一刹那,我也喊出了自己的终极技能。

“胜负没有悬念了!”看着玛尔斯被“急速冲锋”打掉2000多点血量并且再次飞出去,我嘴角露出微笑。

我快速催马,紧追玛尔斯的身影,又一次使出“长河落日”。不过这回玛尔斯清醒得早,他还来得及聚气,挥出一个高级技能“九枪合一”。

当初在死亡竞技场,我曾见过玛尔斯用这招与紫天龙对战,惊羡不已,但是一年多过去,这个技能在我眼中已经不值一哂了。

瞬间九击,确实非普通连击技可比,但用过这招后,短时间内无法聚气再用大绝招,却是最大的缺陷。如果这九击不能秒杀对方,将陷人极大的被动。

当然玛尔斯使这招老掉牙的高级技能也是不得已,因为我来得太快了,他除了用这招熟练度达到神级的技能外,没有别的选择。

技能熟练度越高,技能品级越低,需要的施放时间也就越短,这是游戏里的公理。

“轰!”附带着火焰的上古龙枪,从斜上方扎在玛尔斯的左肩,第一个跳出的数字就达到“800”。这表明一轮攻击下来,玛尔斯受到的伤害比先前要大得多,因为失去战马的骑士,血量和防御力都会下降,而且“不死火鸟”还让我的攻击力翻倍。

就算这次还不能将玛尔斯一举击杀,但他的速效补血药也必然耗尽,绝对撑不过我下一次攻击,而他失去战马,是肯定跑不掉的。眼看胜利在望,玛尔斯的骑士枪也扎到了我的胸前。

强烈的危机感没来由地升起,我头皮突然一麻,几乎是本能地用意念迅速下达吃药的指令!

“一2700”!“-2800”!……看到血量被疯狂掠夺,我的神经几乎呆滞!

系统提示:“火神神力被战神神力压制,“不死火鸟”状态部分失效!”

“轰!”“长河落日”最后一爆将玛尔斯轰了出去,而我的心脏仍然在狂跳,死里逃生啊!

“不死火鸟”在关键时刻居然部分失效,完全超乎我的想象,而玛尔斯显然是早有预料。

但我抬头看到,玛尔斯也一脸惊讶,而且为了化解我的最后一爆,他不得不发动了仅有的一次“绝对防御罩”。

“绝对防御罩”的持续时间只有一分钟,但当一人拥有多个“绝对防御罩”时,几乎就相当于一个不需付出代价的终极技能了,所以在海蓝的设计中,附带“绝对防御罩”的装备寥寥无几,即使是玛尔斯也只找到一件。

“你这火神套装比太阳神套装和水神套装强这么多?竟然令我只打出不到一半的伤害值!”玛尔斯不可思议地盯着我,“战无不胜”状态下的他,每一击本该有6000点伤害才对。

我听懂了玛尔斯的意思,显然他以前在欧里斯和伊美神身上试验过“战无不胜”的威力,所以才会在明知我有“不死火鸟”技能的情况下,还使用这招。

虽然都是神级套装,但战神的品级高出火神半阶,何况战神主司战斗,最具攻击性,而火神并不是以防御见长的。

假想战神和火神相遇,一流的矛扎上二流的盾,盾必破,“不死火鸟”的不死状态,其实只是相对的。当然,这世上能压制火神的角色,也屈指可数了。

世上没有真正的不死,即使终结者的“只读”属性也不例外。

怪不得玛尔斯赛前那么自信,原来有精心设计的战术。

如果不是我一开始就压制住了玛尔斯,令他没有机会使用更强的招数,那么他这张底牌已经要了我的命。

我能活下来,还有一个幸运因素,刚才我明显感觉到,当套装里的火神神力被压制的时候,我的战神勋章和装备上由战神印章加盖的标志都帮了我大忙。

同样带有战神气息的神力相遇,化解了“战无不胜”的一部分杀意,令玛尔斯的攻击打了折扣,生死就系于这一线之差。当然我超过两万点的血量,远远超过其他玩家,才是能活下来的最大保障。

“永远不能低估对手啊!”我长吸一口气,缓缓举枪,紧盯着玛尔斯。

玛尔斯现在带着“绝对防御罩”,终于成功稳住阵脚,唤回战马,先前的慌乱被“战无不胜”的状态一扫而空,他再次向我“疾驰”而来,与开场相比,威势倍增!

“与天争锋!还敢像方才那样,来场男人式的交锋吗!”玛尔斯的长啸声响起,犹如真正的战神降临,杀气扑面,令空气都发生扭曲!

连“九枪合一”都差点扛不下来,面对“疾驰”状态下的更强杀招,只有傻子才会硬顶。

所以,我扭转马头,逃!

小龙的速度快,玛尔斯的骑术则比我高明,正常情况下马速相当,但玛尔斯有“疾驰”技能,在短程距离内可以追上我,耳听得身后马蹄声越来越近了。

“终于还是要暴露全部实力了吗……”我无奈地暗叹,然后不动声色地发动了枪上的“邪龙之怒”。

15米、10米……我几乎能听到玛尔斯粗重的呼吸声,还有那条骑士枪按捺不住地欲饮人血的低啸。

再有五米,就要进入有效攻击范围,我知道玛尔斯已经开始聚气。

“停!”小龙应声站定,虽然它被雷火战车撞痛了屁股,但高速行进中的战车硬是刹住了。

“回马枪!”根本不用回头,我的龙枪已经从腋下穿过,迎上玛尔斯疾冲过来的那张惊恐的脸。

“-4500″!“回马枪”造成了致命一击的效果,玛尔斯运气不好。

情况太突然了,高速中的急停,令玛尔斯连人带马狠狠地撞在我的战车上,虽然撞击本身不会产生多少伤害,虽然“战无不胜”能让他免除各种不利状态,但他的神经却反应不过来,玛尔斯陷入了至少半秒钟的呆滞。“枪挑滑车!”抓住这机会,我将玛尔斯挑飞到空中,同时还打掉他1300点血。

“小龙起飞!”我一声长啸,驾长车,长枪直取对手心脏!

“天使之翼!”玛尔斯在空中总算及时醒来,但他第一时间选择的却是召唤出翅膀。这是普通人的本能反应,但却是这场PK中最错误的决定,因为翅膀的飞行速度不足以帮助他逃掉,他浪费了一条指令以及半秒的思考时间!

“长河落日!”根本不会给他逃走的机会,我的长枪已到!

“无当傲诀!”玛尔斯声撕力竭地喊了出来,但他聚气出枪的速度比我晚了一秒,这意味着他至少失去五次连击数。

“无当傲诀”48连击全部使完,需要九秒左右,而我的“长河落日”只需要五秒。

在“战无不胜”状态下,虽然没有坐骑提供冲击力,但“无当傲诀”每一击仍有2000多点伤害值,而“邪龙之怒”则令“长河落日”每一击的伤害提升到1000点左右。

表面上看起来,玛尔斯的攻击力有压倒性优势,但不要忘了我和他血量上的差距!

“轰!”玛尔斯在“长河落日”的最后一爆中,化为白光,烟消云散。

之前的战斗里,我剩下了能恢复一万HP的速效补血药,而玛尔斯的速效补血药已经全部耗尽,而且在被我挑到空中的时候,损失近6000点血量的他过于紧张,甚至没来得及吃普通补血药。

我的速效补血药全部吃光,获胜时血量也仅剩4000点,经不起两次连击,这是真正的险胜。

我原本有机会召唤宠物,使用袖箭“邪恶之星”等手段,玛尔斯相信也有很多招数没来得及用上,因为这是一场简单而粗暴的战斗,让我们头脑充血到没办法思考。

即使是比赛已经过去一小时,从床上坐起的我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玛尔斯本就是力量型的战斗者,而我一个全职者却放弃自己丰富的技能,跟他硬拼,这实在太不理智了。或许,是他那句“男人式的交锋”刺激到了我吧。

冲动的代价是巨大的,我的“邪龙之怒”以及鱼姬所传的“回马枪”和“枪挑滑车”,都是准备留到决赛的秘密武器。它们提前暴露,令我的胜算大减,甚至不亚于损失一次终极技能。

不过重新上线,看着玛尔斯遵守约定送来的两件物品,我还是欣慰地笑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二十三章 战无不胜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