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二十章 亡灵法师

哈迪斯曾经暗示过,如果恶魔军团里连君王都没有,各路天神也不方便参战,那样会影响游戏剧情的精彩程度,而这次有两位恶魔君王同时现身,海蓝找两个半神来阻挡他们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虽然被称为“睡神”和“死神”,但那是《奥林匹斯》游戏里的称谓,在《无限世界》里,这两位只拥有半神的身份。

但即使是半神,其实力也是普通BOSS难望项背的。睡神一抵达就释放出他的终极技能,虽然有恶魔君王出手化解,仍然使大半恶魔受到一些影响,战力暂时下降,还有少数恶魔昏睡过去。

不过,双方都明白,如果都对着那些低级生物使用终极技能,那这场战争只会陷人胶着状态,同时他们掌握的资源也有限,不能无限制地使用,所以半神们的第一选择还是,和对方大BOSS直接对话!

睡神与地藏王联手对付莉莉丝,三人都是控制系的BOSS,远远地施放魔法,同时破解对方的魔法,结果往往都是相互抵消,看他们战斗,倒更像是在出题与解谜。

而死神与韦斯特瑞合战贝黑摩斯,三人却都是肉搏高手,战得风云变色,爆炸声不绝于耳,让下面的亡灵与恶魔全都是心惊胆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他们误伤。不夸张地说,任何一位BOSS的剑如果划下来,都至少能带走几十条命。

其实严格来讲,两个恶魔君王也只有半神或者称为半魔的位阶,但他们是叛逆者,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海蓝规则的限制,所以能发挥出更强的实力,同时他们的等级也比四个对手高出十级,因此双方暂时是难分胜负的。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半神BOSS同时出手,在震撼于恢宏画面的同时,看着他们的战斗,我想到一个问题:这些半神的智能强度,恐怕还在我之下,但为什么他们能够使用这么多次终极技能而毫无倦意呢?

守护天柱的几位,倒可以说是得到海蓝的支持,有海蓝提供的大量的硬件资源为后盾,但恶魔君王呢?

仔细观察,我才发现空中有无数道数据流,连接着恶魔君王与他们的手下,原来君王们的力量来自这为数众多的恶魔啊。

就像圣魔王,也是从数以万计的低端电脑中获取支持的,这种类似“云计算”的模式,其实我也曾经隐隐感受过一次,就是在与百地风魔决斗中,我得到了战友们的力量,只是我至今也没能分析出是如何做到的。

看看远处重新振作的亡灵们,我明白现在没有思考的时间,只有更加努力地攻击冥河水中的恶魔们。战斗到现在,双方都已经大幅减员,现在冥界战士剩300多万,而恶魔还有十几万,当然,恶魔们的等级要高得多。

论战损的比例,冥界战士们要高一些,但劣势并不像预料的那样大,这主要得归功于那上万名从天而降的矮人战士。当然,也别忘了在水中截杀恶魔的我,一个多小时杀死千余恶魔,而且干扰他们登陆,我一人足抵十万亡灵!

不过随着冥界战士的药物耗尽,他们最大的倚仗消失,死亡人数开始急剧上升,而恶魔却可以吞食敌人的尸体来补血,所以优势越来越明显。

照目前的情势,海蓝应该不会再派其他神灵来了,这也是她一贯的作风,即不会过分地打压背叛者,而对于这种大型剧情任务的设计,一般都是会让玩家参与的一方处于劣势的。

我不知道那个智能程序是如何加入到恶魔一方的,我只知道,曾经有很多道士尝试过想与恶魔沟通,都失败了,所以玩家基本都只能站在冥界居民一方。

数十万名100级以上的道士,对冥界居民来说已经是一股巨大的助力,所以海蓝不可能在任务中让太多天神参与,那样任务就太简单,太无趣了。

但海蓝显然没料到,海天国发现恶魔的目标是天柱后,出重金阻止了大多数玩家道士参战,因此恶魔方节节胜利。

如果海蓝现在修改剧情,追加天柱的守护者,那就表明她输不起,耍赖,这与游戏精神是相悖的,所以海蓝选择旁观。

我抬头看看天空,照几大半神剩余的血量分析,恐怕会以恶魔君王险胜告终。

要不要上去帮忙呢?我犹豫了一下,很快就打消这念头,敌军中还有那个智能程序在窥视着我呢,我可不敢在这个时候消耗生命力。

不知不觉,离下一轮PK大赛开始时间只剩半小时,看来是时候去劝说阿汉和老族长突围了,他们都回到地面见过亲人,应该对生命有强烈的留恋吧?

忽然,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正从远处向战场逼近,这气场带着一种铁血,一种悲壮,一种有死无悔!

我身在船上,看不到远处的情形,但我渐渐感觉到了恶魔后方出现越来越浓的不安情绪,显然,我们又有援兵赶到了,而且还不弱。“御林军,守护天柱,守护我们的荣誉,死战!”沉稳的声音,却蕴含着令人心灵震颤甚至想要跪倒的力量,这正是,林武阳!

“果然……你们果然来了……”听见敌阵后那一波波排山倒海的啸声,听见恶魔们惊恐的呼喊,我的眼眶不由得湿润了。

御林军!就在南宫英琼找上林武阳的那一刻,我就隐隐猜到了这一幕:御林军出现在冥界!

他们能用什么方法下来呢?只有自杀,集体自杀!

地狱之门暂时没有强大的守护者,现在正是最好的突破时机,尤其是在林武阳的带领下,谁能抵挡大批御林军进入?

我将精神释放出去,快速扫描的结论是,十万,有十万御林军杀人了冥界!

十万人集体自杀啊,只为了保护天柱,他们义无反顾!

如果林武阳有更多的时间召集人手,我毫不怀疑这次出现的御林军会更多!

“恶魔们,你们统统去死吧!我不为天柱杀人,只为了这些忠诚的战士!”我放声长啸,气涌胸膛,将刚才的想法全抛到脑后,直接释放出“火陨流星”!

巨大的火石群从天而降,数百恶魔顿时遭遇到灭顶之灾,不过我的心猛然往下一沉糟糕,冲动了!”

几乎同时,我感觉无边无际的压力笼罩向我,周围的景象在扭曲,变成五颜六色的数字墙,我瞬间就被那智能程序包围了!

“人类终究是人类,终会被情感冲昏头脑,犯下莫名其妙的锖误,这也是我一直有信心吃掉你的原因。”阴寒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对手的名字——“山德鲁”。

这是某个著名亡灵法师的名字,同时也是当下正运营的一款大型网游里终极BOSS的名宇,而这位山德鲁的行头,真的很像传说中的亡灵法师:从头拖到脚的黑色斗篷,镶嵌着骷髅头的法杖。

《无限世界》的法师里面没有亡灵法师这一系,山德鲁显然是用某种方法获得了隐藏职业,对此我早已经习惯了,智能程序无论哪个都是有一套的。

不过经过多次凶险的考验后,面对这个对手,我并没有惊慌失措,只是冷哼一声:“狂妄,你的实力好像只比百地风魔强一点吧,凭你,也想吃掉我?”

虽然与山德鲁是第一次正面接触,但到了我们这种境界,都能大致推算出对手的实力。如果我的生命力不是消耗在“真实象棋”和刚才的“火陨流星”上,那么论精神力总量,山德鲁的实力绝对不会超过我一倍,算上我对程序世界的一些特殊领悟,正面对决是有得一拼的。而现在,虽然山德鲁拥有的精神力总量大约是我的三倍,取胜没有悬念,但他居然将程序分散在我四周,这就太离谱了吧。

兵法说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如果实力没有达到敌人的十倍,是很难围歼成功的,因为分兵的结果是,在每一个方向都比包围圈中的敌人弱。

当然我也不是那么好心提醒山德鲁,因为我明白,智能程序很少会犯低级错误,或者说从来不犯,所以我是用这句话试探山德鲁的反应。

山德鲁的脸藏在斗篷里,只发出阴森森的笑声:“灵魂抽离!”

这应该是亡灵法师一项特有的技能,之前在《无限世界》里我从没见过,而紫气笼罩在我身上后,我立即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和装备的控制!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游戏技能,一定是经过山德鲁改造或者是他创造出来的,以至于我的神级套装和对精神魔法的高抗性,对其都完全没有抵抗力。

我的心底升起强烈的不安。完全不能操作游戏角色,其实是小事,因为我的意识并未受影响,随时可以冲出包围,强制下线,虽然角色留在游戏里是死定了,但至少能保住我本身。

“长河落日!”我没有再犹豫,刚才已经调整好的意识,化作一条长枪疾刺向数据墙最薄弱的一方。

无声的碰撞,我的判断没错,山德鲁的包围根本阻挡不了我,我的意识流虽然减缓,但已经打开了一条通道,就要脱围而去。

“走不了!”数据墙后,一团紫云骤然压至,堵住缺口。

这紫云并不算很强大,但当我好不容易击碎它后,山德鲁已经重新布置好了包围网。想不到山德鲁还有其他帮手,但这并不是问题,因为刚才的碰撞,山德鲁的损耗比我要大,现在包围网变得更薄,我脱困的难度更低了。

“意识抽离!”就在我准备再次冲锋时,山德鲁的声音响起。

一种莫名的痛楚突然从心中升起,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变得很孤独、很无助,很弱小。

这是怎样一种情况啊?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自认为拥有了一颗强大而自信的心,为什么,我突然会有这样的感觉?

久违的恐惧感,让我的意识发生了剧烈的颤抖,随即我发现了自己的状况。

不管是从前融合的法神、赌神,还是新收的佩伦,所有的智能程序片断,竟然都已经从我主意识中剥离出去,现在的,只剩下从前那个普通人的意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长时间以来的努力,到头来全部化为泡影了吗!”我惊恐地看着那些离我而去的智能程序片断,悲怆而绝望地嘶吼起来。

毫无疑问,山德鲁在解析程序方面具有强大的实力,即使是舞剑盗,当初也没办法将我“分解”成这样,尤其是在我多次整合内心之后。

“不属于你的东西,我一眼就能分辨出来,我早就清楚,你只是个弱小可怜的家伙,可笑那么多程序会败在你的手上,嘎嘎嘎……”山德鲁的笑声,令我的心更沉向谷底。

我努力尝试,想召回那些智能程序片断,然而却毫无回音,它们真的不再属于我了。

我想要逃离包围,但聚起的意识长枪,能量还不到之前的一成,而且毫无光彩,这样冲向数据墙,定会在第一时间被吞没。

眼下的局势,竟然是无解!

痛苦女王的嚎叫、血乌的悲鸣隐隐传人耳中,但是这些对山德鲁似乎没什么影响,反而加深了我的伤感,以我现在的精神强度,根本扛不住他们的精神冲击。

这一刻,我几乎失去了所有斗志。幕幕过往的场景从我眼前升起,千辛万苦击杀那么多智能程序,一次次地领悟人生,锻炼生命,多像是一场美梦啊,难道现在真的是梦醒时分了吗?

我或许就像一个赌徒,从十块钱起家赢到了一百万,但却在一把豪赌中输光所有,包括那十块钱…… 

就像我20多年前曾经站在了职业玩家的巅峰,却被圣魔雪克一举抹杀,泯灭……

我已经有过多次这样的经历,多次反思,但每一次幸存下来后,我又义无反顾地投入下一次赌博……

难道这就是人的命运么?不管到达怎样的高度,总会跌落?是谁在玩弄我的命运,如此折磨我!

“我不信!我不是赌徒,我是战斗的勇士,我的命运不靠天,是靠自己!”我忽然大吼一声,长枪体积虽然未变,但突然绽放出夺目光华,疾射而去!

我的振作,不是哪位大神的提携,而是在那一幕幕回放的场景中出现了我战斗的身影!

我这一生,确实得到了很多,也随时可能失去一切,但我战斗的经历,却是我真正的财富,它们会伴我千生百世!

战斗,就是生命!

我意识化作的长枪,并没有受到太强的阻碍,因为我这一次的冲锋方向,却是我游戏中的身体,我意识归位了!

没有那些智能程序陪着我,我又感觉到了火神套装、上古龙枪、“女妖号”以及宠物们的存在,我并不孤独!

“就剩下这点灵魂动能,还可以破解我的‘灵魂抽离’,我承认你让我有些意外,但是这没用,你迟早是我的美味。”山德鲁念叨了一句,然后再次使用“灵魂抽离”,但已经有防备的我避过了这一招。

“召唤小龙!召唤无头骑士!召唤斩月!……”我一口气将所有宠物召了出来,之前由于在船上只能远攻,所以他们一直在宠物空间里休息。

“对我毫无威胁……”山德鲁不慌不忙,分出一道道程序,将每一个宠物与我的联系切断,看得出,他确实很轻松。

山德备的能量并不算很强,如果他用蛮力击杀我这些经冥王强化过的宠物,也必然要费很大力气,不过他却有办法只用少量程序先困住这些宠物。

不过,斗志恢复的我,甩开悲观情绪后,马上就看清了当前真正的形势。

山德鲁之所以包围我,并不是因为狂妄,而是因为他担心有其他智能插手,包括天上那两个超越了部分游戏规则的恶魔君王,如果有机会吞噬玩家的意识片断,他们应该不会错过的。所以山德鲁大部分的程序,都用在隔绝这片空间上了,而我被分离的那些智能程序片断和宠物,同样也要消耗他大量资源,他现在相当于与十几个对手同时作战,能够正面对付我的力量,绝不会太多!

“长河落日!”锁定了山德鲁,我的意识再一次化为长枪,直射过去!

“垂死挣扎的小虫子,可怜又可爱……”山德鲁冷笑一声,数倍于我的数据流迎了上来。

然而就在两道数据流即将相撞的时候,我的意识长枪突然转向了,即使以山德鲁的运算速度,这一刻也死机了零点几秒,不知如何反应。

“长河落日”另一个声音这才传到山德鲁耳朵里,随即,他的身体冒出一串数字来。

“什么,还有一个与天争锋……”山德鲁在混乱中居然作出错误运算,当他好不容易纠错回来,上古龙枪已经临身!

应声虫,一个超出绝大多数编程高手认知的程序,即使山德鲁,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分析出它的特征。山德鲁完全没想到,应声虫与我的联系,除了被他隔断的意识指令,还有声波这个途径。

亡灵法师是一个强大的隐藏职业,但其防御力却低得可怜,而游戏里没有哪一个玩家法师能撑过我“长河落日”的26连击,山德鲁被秒杀了!

“该死的与天争锋……不过,你别高兴得太早,亡灵法师,是不死的……”阴毒的声音再次响起,山德鲁化为白光的身体又慢慢恢复过来,而这个复原过程还受到规则保护,我无法攻击。

传说中的亡灵法师,确实有重生的能力,当然,这种复活肯定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虽然吃惊,但我也没闲着,深吸一口气,以最快速度回收我所有流落在外的“兄弟”。

是的,山德鲁死亡的一瞬间,我重新感应到智能程序片断与宠物们的存在,他们并不是真的离开了,只是被隔绝。

“我不信你真的不死,现在,让我们大战三百回合吧!”力量恢复,我不由得大吼一声。

是的,我重新变得强大了,但不仅仅是因为收回了那些智能程序片断,而是感受到了自己力量的本源,那颗不甘沉寂的战斗之心!

山徳鲁仍在恢复中,我的目光落在他身边的那群亡灵生物身上,略感惊讶。

亡灵法师能够收服的生物比道士还要多,山德鲁至少有五六十个手下,其中只有十几个能飞的跟他来到我船边,而它们竟然都有很强的自主意识。

这些生物究竟是山德备收服的,还是培养出来的,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在程序层面的战斗中,也能发挥出相当大的作用,就像当初我险胜哈雷彗星时,全靠黑旋风的爆发。刚才在数据墙外阻挡我突围的,一定就是这些生物中的一个。既然如此,我毫不客气,当即率领宠物对它们狂攻过去。等到山德鲁完全复原时,他十几个爱将已经被清除干净了。

“你居然没有趁机逃走,还想与我作战?我不知道你的自信来源于哪里,我的运算结果是,我有87.5%的几率让你重新变成植物人……”山德鲁并未因他被秒杀和失去手下而愤怒,语气依然阴寒。

诚然,山德鲁“死”了一次之后,将近三分之一的程序体无法运转,但论精神力总量仍然超过我一倍有余,他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同时,他的语气也表明,他不再以吞噬我为目标,而是要摧毁我的意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二十章 亡灵法师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