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十八章 伐木的剑师

霜之哀伤爆炸竟有如此威力,如果落在战场上,杀伤力难以想象,但阿尔萨斯却选择用这种方式释放它全部的能量,可见破封而出的那位君王,破坏力远远胜过霜之哀伤。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我们最强的攻击全力倾泻,将阿尔萨斯最后的血量打掉,这位死亡骑士倒下之际,恶魔军团的士气受到沉重打击,一向无畏的他们也开始出现败象。

这是冥界居民第一次在战斗中占据上风,或者说,双方其实本处于均势,只是因为我的存在,才让天平发生了倾斜。

血乌,七阶BOSS的“啼血”技能,根本不是普通恶魔可以承受的,

我再一次找到从前带血乌横扫BOSS时的那种快感。

每一次“啼血”,都会令数千恶魔沉沦于幻觉中,然后活生生地被屠杀,这比上次痛苦女王对冥界居民所做的还要可怕。

不过,即使是精神上遭受这样可怕的打击,即使明知败局已定,仍然没有一个恶魔退缩,在恶魔们心中,为他们的大鹰王战斗至死,是至高的荣耀!

残酷的战斗持续了五个小时,恶魔军团终于全灭于天柱之下,但加入恶魔一方的那个智能程序,不知什么时候逃掉了,否则我肯定不会放过消灭他的机会。

战场尘埃甫定,从远方不断传来信号,数千公里之外,确实有一支新的恶魔军团出世了。

“阿尔萨斯只是一个将军,这次出来的却是七大恶魔君王之一,而且看他们进军的方向,是另一个君王的封印地,我们将要面临更严峻的挑战!”一个城主紧张地道。

事实上,每一位城主都没有丧失他们勇敢坚毅的表情,只不过多了一分绝望与必死的神色,因为实力相差太大了!

冥界最精锐的战士死去了大半,就算再来一批与阿尔萨斯军团同级的敌人,他们都无法抵挡,何况是更强大数倍的恶魔君王。

而且布置阵法的材料已经完全耗尽,这次甚至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了!不过在这种时候,我的注意力却被天空中飘浮着的那些数据流吸引过去。

一般来说,普通NPC死亡后,几乎不会产生明显的数据流,因为他们没有形成智能,一下子就被系统像废品一样处理了。

然而这一次阵亡的数十万人中,却有相当多的特殊程序。

能够被海蓝从冥界复活的亡灵,通常都是有心愿未了并且产生出某种个性的角色,而另一方面,海蓝又不喜欢他们的性格,不愿意给他们分配新角色,所以就暂时放在冥界“观察”。一旦他们再次死亡,海蓝也就没有耐心给他们保留资源了,直接回收。

由于这些亡灵的智能与普通NPC还是有区别,需要多一点处理时间,所以脑力大幅提升的我,能看到这些智能的一些影子,只是显得很淡,差点就被我漏掉。

而那些死亡的恶魔,由于带着强烈的叛逆性,即使海蓝,同时处理这么多也很麻烦,因此他们残留的数据,在我眼前停留的时间相对长一些,这让我的心蠢蠢欲动。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让装备晋升为神器以上,除了神力,还可以依靠半神生物的精华之气,比如蜃气,但是很难得到,而我个人的精神体虽然也属于相似性质的东西,但肯定舍不得,那么就只能寻找高等妖魔的妖魂了。

痛苦女王的残魂能够钻进“女妖号”,令海船升为神器,那么这些恶魔之魂是否也可以呢?他们应该都是不甘心被海蓝“回收”的吧。

妖与魔,在游戏里并没有严格的界限,至少我的感觉是这样。我赶紧掏出自己的一些圣级作品,不过看起来对天空中那些魔魂没什么吸引力,冥王之镰或许是与恶魔气息相近的物品,但上面的冥王之力反而令魔魂们有害怕的感觉。

火神套装和上古龙枪等,里面已经被强大的力量注满,魔魂们更不敢靠近。大匠工作台,大概属于生活职业的东西,喜爱战斗的魔魂们显得毫无兴趣。

不过当我将神画扔出来后,魔魂们有了靠近的意思。看来,是因为神画的体积很大,所以能够容纳更多的能量?

我紧张地注视着那些魔魂,不过他们仅仅是移动了少许,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制住了。

死亡后的数据残留,都要被主神回收,这是游戏规则的一项。痛苦女王的意志极其强大,所以她有机会摆脱规则,令自己的命运改变,但这些弱小的魔魂却做不到。

或许阿尔萨斯的精神力不在痛苦女王之下,但他是最早被海蓝收走的,我没有机会。

如何帮这些魔魂一把呢?当然严格来说我并不是真的帮他们,只是想增加自己的实力而已。

梦魂壶上附带的“摄魂术”,主要作用是将地面上的灵魂吸到冥界,而在冥界,这个技能就失效了。不过,从理论上说,这技能对魔魂应该是有一定牵引力的吧?

我尝试着发动了“摄魂术”,顿时惊喜地发现,几道数据流真的被缓慢吸收过来!

天空中忽然响起一声冷哼,看来海蓝对我强抢魔魂的行为有些不满,但我深吸一口气,装傻。将一缕魔魂收入神画后,我才若无其事地收回梦魂壶。

海蓝每天要处理的垃圾数据太多了,这种小事她确实计较不过来,所以最终还是容忍了我这个小动作,让我长舒一口气。

仔细査看神画,我的眼睛一亮,画的整体属性并没改变,但其中一根魔力发射管,隐隐出现了能量波动!毫无疑问,这根发射管,能够产生的杀伤力,一定比其他的要强!

究竟能强出多少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证明了这方法有效,太令人振奋了!

神画确实有很大的潜力可挖,上次我与圣魔王联手秒杀皮尔改之,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因为神画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体积很大,而且程序拥有开放性!

朗宁是设计师,他的编程能力堪称顶尖,而他同时又是画师,需要将作品的美尽可能展现在别人面前,所以他的程序具有相当高的可读性,甚至没有加密,因而可以被其他拥有编程能力的人,在一定范围内修改!

另一方面,神画太大了,内容太多,朗宁虽然在其中融入了自己的生命力(就像我制作“真实象棋”时所做的那样),但仍然远远无法支持这幅画的运行,所以他特意留下大量的“插槽”,就是等待更多精神体进入。这就好比是一台巨型电脑,可以插上万枚处理器,但设计师只插了一枚就离开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圣魔王、蜃龙,都能很快掌握神画的原理,并且往里面添加东西的原因。同样品级的物品,若是出自海蓝和众天神之手,则几乎不会留下这样的机会。

下次如果再有这样的机会,动作一定要快,多抢些妖魔的残魂,填充到神画中!

我兴奋过后,终于注意到冥界城主们仍然一筹莫展的样子。

“要击败恶魔君王可能很难,但如果只是拖延他们的速度,我倒有—个办法,那就是引来冥河之水,环绕天柱!”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恶魔最大的优势是他们无畏冲击形成的威压,但他们的劣势也很明显,即使一道小小的水沟也能阻挡他们冲锋,何况冥河水有降低等级的功效,还能让我的“女妖号”有用武之地,因为船只的攻击手段,只有在水上才能使用。“好主意!”铁血战骑率先拍手,不过很快有城主提出异议:“即使所有居民一起动手,恐怕也来不及挖出这么长一段运河啊,冥河最近的地方,离天柱都有上千公里呢!况且天柱这么大,绕一圈也至少有数百公里!”

我想了想道:“那可以这样,只在天柱周围挖一圈,然后另派些人从冥河运水过来填坑就是了,能挖多深算多深吧。”

城主们讨论了许久,越发觉得我的计划可行,至少是目前唯一有用的招数了,于是赶紧实施。

老族长把我叫到一边,给了我一些物质奖励。鉴于我最近干了不少事,声望大增,所以还给了我一个地狱男爵的封号。当然我的冥界庄园的等级也大大提升,允许我拥有12名手下了。

我迫不及待准备去抓奴隶,然而南宫英琼却走过来,跟我耳语几句。她的话让我颇为意外,但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

随着我的“超级控制术”最近升为大师级,除了奇幻法神、南丁格尔、庞迪克不能动之外,我以前抓的冥界奴隶都有点过时了,现在可以抓110级的奴隶。

但110级的怪物,如果不是BOSS的话,面对恶魔军团根本就是炮灰,对我的战斗力基本不会有多少提升,所以我选择了一些辅助型怪物,像能令敌人减速的黑泥兽、蒙蔽双眼的吐雾怪以及尸巫诅咒师等。

另外,我还到冥界的油锅地狱里抓来掌火的鬼卒,除了有火系攻击法术,在制作加工物品的时候,他们还能给打打下手,这是最理想的奴隶了。

回到地面,处理了国家的一些事务,又到赫菲斯托斯的神庙供奉些东西,没想到他突然现身,说看上了我那些鬼卒,叫我多抓些献给他。这位火炉之神刚刚上任,没有手下,而鬼卒们都是控火的好手,非常合他的心意,我也乐得找到一个提升供奉度的捷径。

又到了比赛时间,由于剩下的人数不多了,所以这轮比赛会在一天内结束,而且为了不间断直播,明天就要紧跟着进行下一轮。这对拥有神级套装的玩家是一个考验,因为一些体质不好的人,使用一次终极技能后,需要一天半以上才能完全复原。

因此能够连续使用两三次终极技能的选手,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我杀入十强的赔率,被博彩公司降到了1赔1.3,仅仅高于皮尔改之,而我这轮的对手则是1赔50。

然而,这场本来没什么悬念的比赛,却打得非常激烈,十几分钟后我才勉强胜出。

原因很简单,我一次终极技能都没有用,完全靠着自己和宠物本身的战力,硬拼掉对手的终极技能!

在新增了这么多极品装备后,我的属性已经达到了逆天的程度。如果大家都不使用终极技能的话,这对手到死都拼不掉我十分之一的血量,尽管他已经是本次大赛2000强之一!

所有观众都爆发出狂热的叫喊声,自由国的玩家更是分外自豪,他们坚信我是故意这么做的,以显示自身的强大。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保留终极技能,只是为了冥界的战斗。

不过离开赛场后,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冥界,而是回到西极国,拜访已经退役的前御林军元帅林武阳。

当我找到林武阳时,他正倚在一棵大树下,仰望天上的流云,貌似悠闲。

“堂堂御林军元帅,就甘愿做一个普通的伐木工,度过余生么?”我看着这个强大的武者道。说实话,以我现在只能使用两次终极技能的状态,如果跟他PK,只怕我输的可能性占七成。

林武阳微笑道:“不管是领军,还是伐木,这都是生活,都是一种修行,对吗?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同。”我想了想道:“当然有不同。如果你继续练武,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能以武成圣,进入天界;但如果伐木,恐怕十年下来,你最多就成为一个宗师。”我看到了他身边的那些木材,估计这位元帅的“伐木术”不过练到中级而已。

林武阳依旧淡然:“练武、参军、晋升元帅,这些都是主神为我设计的,就算成为武圣,又能有什么惊喜?而现在,我自己选择的伐木道路,每一天都能收获新的体验,这才是真正属于我的生活啊,至于宗师什么的,很重要吗?”

我沉默,是的,人生能达到怎样的高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目标是不是自己的选择。

林武阳缓缓站起,继续伐木,而让我惊讶的是,他根本没使用“伐木术”,甚至没使用斧头,就是随意地挥着剑。

普通人如果用剑砍树,也能将其砍倒,但绝对不可能获得木材,那棵树也将变成废物,很快会被系统回收,重新刷新。

用杀人的剑技伐木?这绝对是游戏规则之外的东西,我这才明白,在摆脱了元帅身份的束缚后,林武阳已经达了一个更高的境界!

“好吧,其实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招徕你,而是受人所托,林先生请稍候。”我对着林武阳的背影一揖,然后打开地狱传送门。

我将早已等在冥界的南宫英琼带了上来,林武阳稍显惊讶便平静下来。然而,随着两人交谈的深入,林武阳的面色也渐渐凝重了。

十分钟后,与南宫英琼同回冥界,我却并没有询问他们刚才说了些什么,因为我已经隐约猜到了,能够让林武阳这种层次的人都动容的事情不多啊。

天柱周围的景象让我惊呆了,才大半天工夫,天柱已经被一条黑色的带子环绕,而这带子,就是完全由人工挖出来的“护柱冥河”。

视野内有数千万亡灵在忙碌着,这样的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了卫国之战中的场面,但真正的震撼在于,这些亡灵中的大半,是妇女、儿童和虚弱的老人,这一次,真的是全民总动员了!地方有限,能参与挖掘的人只是少数,绝大多数亡灵是在运水,冥河水。

从1000公里外将水运来,用的是水桶、水壶,甚至有些孩子端的是碗,而数百公里长、几米深的沟壑,就是靠这一点一滴的水填满的,而且这样的运输,仍在继续,护柱冥河的水位还在不断上升,河面也被不断拓宽。

“恶魔君王的军队还有多远?”我深吸一口气,问老族长。

“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糟,这一次的对手很有耐心,两个君王合并一处,仍然没有直接向我们开来,而是去‘寂灭火山’解救第三位君王!”老族长脸上布满了浓重的忧色,或者说,是一种近乎死心的神色。

如果有三个恶魔君王合兵,以冥界现在的力量,根本不用再想什么办法了,必败。

“敌人的实力,我们无法掌控,只要自己尽力,无悔即可!”我拍拍老族长的肩头,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当初面对鼠疫神时那个死而复生、燃烧所有生命力的老族长。

“无悔吗……”老族长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异样的神采,似乎在回忆,寻找着什么。

而我却已经离开了天柱,驾战车向远处疾奔而去。

“敌人的实力,也是可以掌控的!”我自语着,眼睛里有熊熊燃烧的火焰。

寂灭火山,没有人知道它沉睡了多久,只知道在火山内有一个强大的封印,封住恶魔君王的同时,也镇住了岩浆。

而现在,30万恶魔大军,布满火山周围,不停地对火山发动攻击,天地都为之震颤,火山口也仿佛一头巨兽,发出剧烈的哨息,吐出大量黑烟。

恶魔君王贝黑摩斯与莉莉丝各骑著一头黑龙,在天空中降下魔火,每一击都能让空气中响起炸雷。

“费雷斯这处封印果然比镇压我们的强大了数倍,不过地下的火山积压的能量也远超出我们想象,估计再攻击两小时,火山就将爆发了吧!”贝黑摩斯大笑道。

全身都带着魅惑气息的莉莉丝“咯咯”笑道:“是啊,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到费雷斯的模样了呢!”贝黑摩斯顿时懊恼起来:“我一脱困就来救你,你心里还是只有费雷斯么?”

莉莉丝娇笑道“你们两个我都喜欢,不行么?”

贝黑摩斯:“……”

就在两大君王在感情上纠缠不清的时候,大地轰鸣,随即一道火柱冲天而起,将上百名恶魔抛到了空中。

“怎么回事?火山提前爆发了?”恶魔们面面相觑,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寂灭火山仍然纹丝不动,却是数公里外的地面裂开了一大口子,岩浆从那里不断喷涌出来。

“白高兴一场,不过,贝黑摩斯,这临时生成的小火山,将一部分岩浆喷出来,害我们至少要多工作半小时吧?”莉莉丝不悦地皱眉道。

还不等贝黑摩斯说话,又传来一声巨响,又一处岩浆在寂灭火山的另一头喷发了。

“难道是我们的攻击方式出了问题?”贝黑摩斯深思起来。

不过当第三处小火山喷发后,他们终于明白了问题所在,是一个人类玩家搞的鬼!

“被发现了么?”看着数百恶魔向我藏匿的地点冲来,我笑了笑,催动战车来到火山西侧,再次使出了“火山诱发”!

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将寂灭火山附近积聚的岩浆都引出来,减轻地壳压力,从而延缓寂灭火山的爆发,而只要这座巨型火山能稳住,仅凭两支恶魔军团的力量,要很久才能击碎海蓝的封印。

当然如果“火山诱发”能消灭一些恶魔也不错,只可惜多数恶魔恰恰对“火山诱发”这种攻击方式免疫,封印破开的时候那么剧烈的火山喷发,都杀不死他们,何况我的小火山?

“找死!”贝黑摩斯的咆哮声随着他强大的威压一起降临,仿佛想把我直接碾碎,数千恶魔更是呈扇形向我围来。

然而我却没有马上逃走的意思,我收回小龙,从容使出“不死火鸟”,顶着恶魔们的攻击,继续自己的工作,让周围形成更多的火山。

“寂灭火山不再冒烟了!该死的人类!”贝黑摩斯愤怒得快要发疯了。

见好就收吧,随着小火山的增多,大地裂纹遍布,更多的岩浆将要从周边陆续冲出,我的事已经做完,逃命去了!贝黑摩斯追着我砍了半天,见“不死火鸟”的持续时间没到,他伤不到我,便折返回去査看封印的情况,但一名恶魔将军带着数千恶魔仍然对我紧追不舍。

十分钟一过,我赶紧召出一匹飞马继续逃,同时将各种负面技能往恶魔们身上扔,一时间倒也没被拉近多少距离,到小龙可以再次召唤后,总算安全了。

不过我并没打算放过这些追兵,心里冒出一个念头后,将他们引到了附近的饿鬼地狱。

“哼,以为我们不敢进入饿鬼地狱吗,饿鬼王与我们是盟友关系!”那名恶魔将军大叫道,随即带兵跟着闯了进来。

冥界的几十处地狱,隶属于阎罗王,而阎罗王与恶魔们都属于海蓝看不顺眼的外来BOSS,所以说好互不侵犯,但是这些地狱里的生物也不敢公然违背海蓝的意志,帮助恶魔。

地狱中的饿鬼们纷纷向我爬来,但他们等级不高,对我不会有太大伤害,我只管继续前进。

直到恶魔们也已经深入饿鬼地狱后,我这才转身,发动了“三尸狂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十八章 伐木的剑师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