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十七章 冥王的奖励

从各城主更详细的描述中,我大致明白了这件事的背景。路西法也是从其他游戏移植过来的,而且是最强力的外来BOSS之一,更重要的是,他还保留了原有的那种叛逆精神,拒不服从海蓝定下的规则,在海蓝对其所在游戏进行改造的时候就发动了叛乱。

海蓝击败了路西法及其军团,但如果将他们彻底消灭,很可能引起游戏内剧烈的动荡,所以暂时将路西法镇压在天柱下,同时慢慢分析其程序,看有没有可能未来将其收服。

不过海蓝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路西法迟迟没能被收服,而且海蓝也没有精力另做一件能与天柱媲美的物品来镇压他。

制作“真实象棋”付出的代价,已经令我明白了顶级装备不仅仅是—堆数据,即使是海蓝,她拥有的资源也是有限度的,每造一件新的天器与地器,对她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尤其是当她将大部分精力用来抵御终结者的时候。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还这么拼命干吗,傻!”我满脸都写着“悔”字。

就让恶魔军团推倒这根柱子吧,上面的天柱城,也会同时不攻自破!

“大家一定要挺住,这是最后的防线,一旦失去,我们,还有我们的家人,朋友,都将成为路西法的奴隶!甚至可能是他的食物!为了自由与生命,战斗到底!”一位城主发出了战前动员,不过类似的语句,大家已经听过太多了,反响并不强烈。

这个时候阿汉沉闷的声音响起:“只有一句话,这根擎天之柱的上端,就是我祖国的王都,为了我生前发誓效忠的国家,我会用生命捍卫她!请各位见证,阿汉不死,天柱绝不会倒下!”没有附和的吼声,没有赞美,所有人只是将崇敬之情投向这位战将,而热血已经悄悄地从每个人心底涌出,一个无畏的榜样,胜过十句空洞的口号。

我怔怔地看着阿汉,我了解他会用行动来印证自己说过的话,而我该怎么办?

为了结束地面上的战争,为了救出命运潜行者、梅依琳,为了夺回谢菲尔的头颅,天柱必须被击毁,但因为这个,我就必须放弃阿汉吗?虽然我的力量,并不能决定冥界这场战争的胜负,但我如果退出战争,一定会感觉自己对阿汉的死负有极大的责任,那表示我没有尽自己的力量挽救他!

我曾发誓不会再放弃阿汉,这是一个男人必须履行的承诺!

“好吧,天柱还是要毁,但绝不能在地狱被击毁,阿汉,我会尽力的!”我深深地看了阿汉一眼,然后驱车直奔冥王城方向。恶魔军团突破阵法还需要近一天的工夫,我还有时间。

冥王城控制的势力范围,比上次我来时,明显扩大了一些,显然哈迪斯从冥神之镯上面领悟了一些东西,智能得到了提升。

另一方面,当冥界某个重要人物被消灭掉,剩下的BOSS们自然会多分配到一些资源的,毕竟海蓝现在没有精力创造新的神灵来补充。

哈迪斯的气势也比上次强了半分,见到我从痛苦女王那里拿到的冥神之鞭,更是眼神一亮。

“尊敬的冥王大人,我希望能将自己这次的奖赏,换成您对冥界居民的支拨!”为了阿汉,还有冥界的居民们,我让自己的态度尽可能谦卑一些。

哈迪斯摩挲着那条长鞭,许久才道:“有主神的指令,我和我的手下,直接参战仍然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随着实力的增强,我个人倒是很期待路西法能出来,让我有机会夺取他的力量……”

这倒是我之前没想到的,哈迪斯连续获得两件冥神武装,加上玩家大量拜访,他恐怕真有实力击败路西法,到时候海蓝肯定会给他极大奖赏。

我想了想道:“路西法肯定会出来的,不过如果将这个时间尽量延后,您取胜的把握不是更大吗?我想您更需要做的是,在他出来之前,先剪除其羽翼!我能保证,即使没有恶魔军团,天柱也会倒掉的!”哈迪斯皱起眉头,似乎在权衡我的话。

如果不是我拥有“神”一样的精神力量,这种大BOSS根本懒得考虑我的提议,而如果哈迪斯的实力不够,他也根本不敢考虑在海蓝指令之外能做些啥。规则,因实力而改变。

“好吧,虽然我与手下不能直接参战,但希望这样能够对你们有所帮助。”哈迪斯说完,一团黑色的数据流飘到我面前,“召出你的宠物吧,我来提升他们的实力。”

我马上理解了哈迪斯的意思,稍一犹豫,便召出了无头骑士、丘丘、血乌和黑蚁王。“为什么不全部召唤出来?”哈迪斯奇怪地问道,随即他便住嘴了,因为仅仅是无头骑士,就已经将他那团数据流全部吸收,还显得意犹未尽。

“你的宠物跟你一样是怪胎……好吧,看来这次我是亏本了!”哈迪斯有些无奈,又有些懊恼,但身为冥王,话已出**儿总不能只做一半吧。

哈迪斯挥手,又是几道黑色数据流射出,分别附在我几个宠物身上。这是冥王的冥力,相当于天神们的神力,不是随便就能恢复的。尤其是冥王这次分出的冥力总量,比我投入“真实象棋”的还要多,当然也超过赫菲斯托斯制作火神戒指那次,这对哈迪斯来说,也是相当大的一个消耗,连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黑蚁王是最先吸收完的,因为它不是什么高贵的品种,能承受的冥力有限。黑蚁王进化为五阶,现在能提升我60%的力量和50%的土系魔法抗性,这是非常惊人的数字。更重要的是多了一个“死亡酸液”的技能,喷在敌人身上,可以令其装备耐久下降并持续掉血。

接着是血乌,它最近连续进化,尚未完全稳固,所以仅仅升了一阶便停下来。

七阶BOSS,“地狱铁鸦王”!虽然“啼血”能力并未加强,但各项属性再一次提升后,达到了一个让我瞠目结舌的程度。

攻击力的提升也许还不明显,但啄人的速度竟然比斩月还快,防御力还超过了无头骑士,同时拥有极高的闪避率。考虑到血乌的体形极小,它的存活能力难以估量啊。

佛教传说,地府有一座“鸦食地狱”,其中的铁鸦会将罪人一口口分而食之,这已经很恐怖了,而血乌现在不但成为了铁鸦中的王者,还保留了“啼血”能力啊!

丘丘或许是因为经历过太多次进化,而且七阶已经相当高了,所以这次虽然他的吸收时间比血乌久,却并未进化,只是全身装备都达到了圣级的程度,另外领悟了一个中等攻击技能。

获益最大的当然是无头骑士。他跟随我这么久,一直没进化过,这次终于成为了八阶BOSS,不管是装备还是属性都有了明显提升,更重要的是多了一个超级技能——“死亡?影武士”!

“‘死亡?影武士’,幻化出十个身影冲锋陷阵,每个幻影的属性相当于本体的90%,持续时间五分钟,冷却时间20分钟。”

太强了,类似的技能,极少数玩家和宠物也有,但一般只有一到三个幻影,而且幻影的属性与本体相差很大。

几大宠物被强化到这种程度,堪称我进游戏以来收获最大的一次,甚至不亚于集齐火神套装,因为宠物的战斗时间更长。

如果斩月、玄龟和小龙也能进化当然更好,不过我考虑的是它们的体质可能并不适合冥气改造,而且我估摸着如果让哈迪斯付出得太多,只怕他会翻脸不认账了。

哈迪斯脸色甚白,还好旁边的冥后玻尔赛富涅适时给他施放了一些法术,才让他有了点精神。哈迪斯止住玻尔赛富涅后,异常认真地对我道:“这次我付出的冥力,价值绝对超过一件神器,不,超过三件神器吧!下两件冥神武装的奖励,就算我已经预付了,你认同不?”

我咳了一声:“任务奖励还有预付的么?规则许可吗?好吧,我答应再为你免费找一件冥神武装!另外,多谢了,冥王阁下!”

哈迪斯微笑点头。如果换成别的玩家,拿到了如此丰厚的“预付”,只怕从此都不会出现了,但他信得过我,也确定我今后还需要他的帮助。

这算是一个双赢的结果,哈迪斯固然是一个耿直的神,另一方面,他也并不是真的很亏。冥力损失虽然可惜,但他从冥神武装上收获的不仅有冥力,还有其他智能的思想,只要智能提升,海蓝总会提供更多资源给他的。

从哈迪斯这里得到的东西,与我原先的计划相差很远,我的宠物实力增强,恐怕对战局仍然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对了,还有一招,我怎么早没想到!”我忽然惊呼起来。

我正在深思,却收到了明心的信息,叫我到艾玛镇外的草原见面。

本来这段时间我们都很忙,通常只是互相发信聊很短的几句,什么事需要见面这么正式?

不管有多忙,也不能怠慢我未来的老婆,我急忙返回地面。

好久不见,明心的脸上似乎多了几分倦意,但更多的是干练,看来她接手父亲的公司,干得正上路。

小波被明心安排到别处玩去了,她微笑看着我,让我一下子就读懂了她的意思,原来她只是想跟我过过二人世界啊。

这么紧张的时刻还出来散步,我稍稍有些哭笑不得,但不得不承认,我还真是很想她。参加这么多场战斗,经历这么多人和事,只有向最亲密的人吐露,才会有淋漓尽致的感觉。

并马行在宽阔的草原上,我们互相倾诉与倾听,仿佛忘记了一切时间,能够抛开一切负担的感觉,真好。

“其实吧,你这次拿到了制作大赛的冠军,让我在属下和朋友面前都很有面子哦,所以,我准备……”明心说着说着,脸忽然红了,以她现在女总裁的身份,要红一次脸可真不容易。我的心“怦怦”跳了起来,准备干啥,给我庆祝?给我奖励?那么礼物该不会是……

看着我充满期待的火热的眼神,明心的脸更红了,但她忽然把脸一板,提高音量道:“今天的PK大赛上,你跟那个伊美神似乎早就认识哦,老实交代,以前怎么没跟我说过!”

我“啊”了一声,一时反应不过来,支支吾吾地道:“我们不就是那啥,那啥,还有那啥吗……”

听我一口气说完往事,明心才甜美地一笑,轻松地道:“算你过关了。说起来,当着全世界的面,你辣手摧花,不知为什么,让我看得很爽呢……”

我讷讷地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明心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天知道下一秒她又会怎样呢,不会她突然叫着伊美神是她的偶像吧?

就在这时,香风扑鼻,明心一下子扑到我怀里,给了我蜻蜓点水般的一吻。我脑子“轰”地一响,心头的热血霎时被点燃,将她紧紧搂住,狠狠地亲了回去,久久久久。没有“相濡以沫”技能的干扰,这一刻才真正感觉,拥有了她!拥抱了另一个灵魂!

“明心,我们——结婚——吧!”激情过后,我大声对明心叫道。“已经结过了,还不够吗?”明心身子颤动了一下,随即娇羞地道。

“我说的是现实中!你能答应我吗!”我也激动得声音发抖了。

明心眼神迷离地望着我,这一刻我们都醉了,共同享受这最美好的一刻。“现在我们都很忙,过一段时间再说吧……”明心终于轻声回答。我的心往下一沉,但随即振奋,因为明心已经算是答应我了!

是的,忙过这段时间,这最关键的一段时间,这是必须的,现在我巴不得一切快点结束!

明心下线了,我好不容易才让自己从美丽的感觉中脱离出来,看看周围,然后振作精神,直奔某处帐篷而去。

新一天的清晨,冥界的天空仍然是灰暗的,守护在天柱前的冥界勇士们,比昨天更多了许多,但是如果仔细分辨,会发现其中混杂着无数100级以下甚至是80级以下的低级居民。这些居民对恶魔的伤害微乎其微,甚至可能完全没有伤害,但他们仍然来了,为了家人,为了家园!

路西法脱困,究竟会发生什么,冥界居民并不真的清楚,但他们相信自己的城主,相信自己已经到了必须奉献生命的时刻!

“阿汉,恶魔马上就要冲破大阵了,还没看到与天吗?”老族长皱着眉头,望向雷声隆隆的大阵方向。

阿汉看看远方,许久才道:“我希望他不要来,这是我们的事,我不想再欠他的情,也不希望看到这个朋友死去!”

老族长深深叹息道:“阿汉,你还是没有改变啊,或者说,你坚持的原则本就是正确的,不需要改变呢?”

阿汉呵呵笑道:“世间哪有绝对的对与错!你能说叶子长成绿色是错的,必须改成红色么?”

老族长沉吟片刻,缓缓点头道:“很多人说你傻,可我发现,在某种程度上,你甚至比主神还要睿智……”

阿汉仰天大笑道:“城主,这辈子我最想听到的,就是有人夸我聪明。不过,智商本就是无用的东西,实力,决定一切!勇士们,准备战斗!”

“轰隆”一声巨响,大阵各方几乎同时破碎开来,挟着滔天怒火的恶魔军团,简直是以飞矢的速度射向冥界居民们。

灰暗天空中突然绽放出一缕白光,两个身彩从白光中显现,然后落在两个阵营之间。

“好吧,洛英,看你的了!”我还没完全站稳,就匆忙叫道,随即施放防护罩拦在洛英身边。

“天地万物,皆为主神之羔羊;生命无常,皆因众生之迷惘;我为神仆,奉主之名,驱使尔等回归主神之牧场……牧神技:亡——羊——之——牢!”洛英没有丝毫犹豫,用豪迈的声音唱响了咒文。

青色圆柱体从天而降,数万恶魔瞬间被包裹了进去,只剩下巨大牢笼外茫然对视的少数恶魔。我用传送门携带的人,所有技能都可以保留,而拥有牧神套装的洛英,显然是这种情况下最能发挥作用的。

“大家快上啊,‘亡羊之牢’只能持续十分钟!”我朝身后高呼道。

“杀啊!”“冲锋!”“机会到了!”各级指挥官不约而同发出长啸,然后引着数百万大军蜂拥而去,与牢外的恶魔展开血战!

“与天,干得好!”阿汉路过我身边时大赞一声。

“哈哈,那是我的儿子,大家看到了吗?我的儿子洛英啊!”老族长用激动的声音向他身边每一个人叫道,没有什么词语能够形容他现在的兴奋与自豪感了。

不过,这位父亲终究强忍住拥抱儿子的冲动,害怕影响洛英,所以他只能饱含泪水远远地注视着自己的儿子。

“混蛋!以为这样的伎俩就能阻止我的无敌军团了么?蝼蚁们,去死吧!‘霜之路’!”阿尔萨斯冰冷的声音响起,长剑射出一道白光,直奔我与洛英所在的方向,白光过处,尽是被冰冻住的战士。

“轰隆”一声,阿汉的战斧截断了这条“霜之路”,然后他冲向了阿尔萨斯。

“阿汉等我,‘与子同袍’!”我一边跑一边发动组合技。

防御得到提升,阿汉短时间内已经可以独抗死亡骑士阿尔萨斯,但这还不够,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缠住他!

“人剑合一!”南宫英琼的身影也出现在阿尔萨斯背后。

“幽灵缠绕!”“销骨蚀魂剑!”“极寒阴风!”……

冥界居民中最强的几大高手,在短短几分钟内,齐集在阿尔萨斯身周,尽情地输出伤害,而阿尔萨斯的卫兵们则被更多亡魂包围,无法援救其主帅。

“霜之哀伤!睁开你的眼睛吧!寒冰……”阿尔萨斯大吼一声,准备使用神剑上最强的招数之一。

“血乌!啼血!”突如其来的哀鸣声,令阿尔萨斯大叫一声,他手捂胸口弯下腰去,心底藏着弑父之痛的他,正被血乌死死克制,尤其是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

“催泪!”我紧跟着发动了悲伤面具上附带的技能。虽然正常情形下,这个技能对高级BOSS的影响很小,但当对方正处于巨大悲痛之中时,威力何止倍增啊,一滴黑色的眼泪落在地面。

“死亡?影武士!”其他人也被“啼血”影响,但无头骑士却借机发动了最强的技能,11条长刀同时斩在阿尔萨斯身上!

“卑微的无头骑士,你也敢跳到我的头上了?”被打掉几千点血量的阿尔萨斯,从暴怒中清醒过来,狠狠地一连斩碎两名影武士,但冰冷的战刀仍然不断落在他身上。

“光眩之箭!”丘丘带着银河之砂的一箭,贯入阿尔萨斯体内,再次将他技能打断,而且令他陷人短暂的僵硬状态。还不仅仅是丘丘的箭,被这么多高手围困,阿尔萨斯承受的负面技能实在太多了,多得我都数不过来,而我的“冥王之威”、“战神的威严”等技能的效果甚至还排不上前三,可以想象有多可怕了。

之前的战斗中,要面对超过十万个恶魔,想集中这么多高手来对付阿尔萨斯根本是不可能的,可以说,“亡羊之牢”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十分钟!十分钟内,阿尔萨斯受到的伤害高达600多万点,虽然“亡羊之牢”随着洛英回到地面而消散,但那些脱困的恶魔已经来不及救下他们的主帅了。

“我好恨!已经到了这里,却终究无法救下路西法大人!各位君王,接下来交给你们了!”阿尔萨斯仰天长啸,霜之哀伤释放出最强的光芒,而这一次,无论什么都无法打断他。

所有人都急速后退,准备避开这威力难以估量的一招。

然而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霜之哀伤离开了阿尔萨斯的手,然后呼啸着飞上天际,向远方落去。许久,才在它消失的方向,腾起一个巨大的光柱,然后,整个冥界的大地都发生了震动。

“是封印!霜之哀伤爆炸,击毁了一处封印,那里有一个恶魔君王!”城主们同时变色,颤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十七章 冥王的奖励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