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十五章 人生八苦

好强,虽然她不像别的智能程序那样拥有一台豪华的主机,但她却能凭借着自己对冥界的理解,调用一部分资源为其所用!

“女妖之嚎!”不能让她用出这招,我一边发动“女妖号”附带的技能,一边重新召唤出血乌。

普通的攻击最多伤她一些血量,我只能寄望于精神层面的攻击,然而“女妖之嚎”和“啼血”在她面前,也失效了。

“有趣的小东西,就是你,你的叫声实在太令我心醉了!等我杀了你的主人,再好好疼疼你!”痛苦女王盯着血乌,眼神仿佛#到了恋人-般赤热,恨不得一口把它吞掉。

“你的品味真是独特啊……”我无语地看着这女王,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抢先发动程序级的攻击。

“葬——心!”时机稍纵即逝,痛苦女王的身形在我面前突然变大,然后我整个人被她一口吞了下去。

这是幻觉,绝对的,但从另一个层面说又不是的,因为痛苦女王确实发动了她所有的能量,将我包裹住了。

“女妖号”响起了一声悲惨的呜咽,然后彻底沉寂,而血乌的声音也变成了痛苦的呻吟。

我脑中忽然升起了“死亡”的感觉,思维无知无觉,一片空白。

“失去了思想的人,就跟死掉没什么分别,小家伙,这一次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痛苦、世间最难熬的痛苦了吗?我就是在这样的痛苦里待了数千年!”痛苦女王摩擦着她的牙齿,发出刺耳的声音。

“如果这就是世间最难熬的痛苦,或者说是你最强的手段,那么我想说,它对我没有作用,因为我早就习惯了。”看着漆黑的空间,我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20年啊,现实中的20年,远比痛苦女王所谓的“数千年”要长,因为20年前,就连天数的上一款游戏《魔法大陆》还不知在哪儿呢。“不可能!你竟然连这样的痛苦都敢漠视!你不是人!你……”痛苦女王竟然痛苦得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我并不是真正的漠视,强大的精神力,让我有自信冲破痛苦女王的封印,这个最关键。

不过,如果痛苦女王实力足够强大,将我的意识再关闭20年,我还能坚持下来吗?

耳边响起水流激荡的声音,看来是船行到了湍急的河段。

脑中忽然响起一段熟悉的歌声:“……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在最美的时刻凋谢,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曾经来过……”

感伤从内心涌起,今日,我第三度落泪!

20年,人生能有几个20年,虽然我撑过来了,但青春已一去不返,人生中最好的20年!

任何东西,都没有权利剥夺我的生命,痛苦女王,你去死吧!

“轰!”数据流疯狂四散,我的身形落在岸边,冷冷盯着一脸苍白的痛苦女王,然后,我的表情渐渐转为平和,甚至挂上了少许的微笑。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痛苦女王,多谢你让我释放了一直压抑在心里的痛苦,我从没有感觉像现在这样轻松过!”我笑语着,顺手种下“火焰之树”。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抛开痛苦!为什么我不能像你这样轻松!”痛苦女王嘶吼道。我微笑道:“不是抛开,不是逃避,是勘破,只有经历过很多事,你才能懂得……”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盛。

生苦:我于游戏中重生,找回一切,何苦之有?

老苦:20年时光逝去,我反而更加激情万丈,只要壮心不已,老又何妨?

病苦:疾病让我更能体会到健康的珍贵,我感谢它!

死苦:我已经死过一次,死有何惧!

爱别离苦:我爱过的某些人已杳去,但只要心中的“爱”不曾死去,总会找到新的伙伴!

怨憎会苦:连圣魔王,我都能与之一笑泯恩仇,世间还有什么仇怨化解不了?

求不得苦:人生的意义在于“求”,而不在“得”,我只享受奋斗的过程!

五蕴盛苦:这指的是各种感官带来的感受,会迷惑人的本心,而我曾经五感全失,所以清楚地知道,我的心在哪里!

八苦勘破,任它风吹雨打,心如金刚不动!

痛苦女王嘶吼了足有几分钟,然后她开始对我发动疯狂的攻击。但精神层面刚刚受到重创的她,实力已经大打折扣,而且她最擅长的精神攻击对我无效,其他手段也就只比140级的BOSS强出一丁点而已。

这场追击持续了七八个小时,我消耗的生命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因此除了“火焰之树”,我还能再使一次“不死火鸟”,加上宠物和“女妖号”上的火力支援,痛苦女王一步步走向了死亡的深渊。

“我不要死去!我不要重回那无尽的痈苦!我不要成为海蓝的玩偶!我不甘心啊!”当痛苦女王轰然倒地的时候,她尸体上方仍然回响着凄厉的吼叫声。“呵呵,为什么不要?跟我在一起,会很好玩的哦。”海蓝的声音从冥界的天空响起,痛苦女王的灵魂发出了更加恐怖的尖叫。

我的眼前紫光一闪,快得连我都没反应过来,然后就看到“女妖号”释放出七彩的光芒!

“‘女妖号’被注人一股强大的力量,晋升为神器!”痛苦女王竟然钻入了船首像里,而船上原本的那股女妖之魂,之前已经被她的“葬心”给抹杀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在“女妖号”上花了这么多精力,最终它却以这种方式升级。

除了这一条系统提示,还有几条同样耀眼的系统信息。

“你获得了‘冥神之鞭’(任务物品)!

“你杀死了150级的邪神,获得声望2000!增加精神魔法抗性20%!

“你的宠物血乌进化为六阶BOSS‘噩梦鸟’!

“你将圣器‘女妖号’改造为神器,‘超级制作术’晋升为宗师级一等,‘超级加工术’晋升为宗师级二等!”

生活技能终于升级了,痛苦女王帮了我一个大忙,不过“女妖号”里多了这么个危险人物,我还敢要吗?“居然想出这招来躲我,结果便宜了你这个家伙,放心吧,以她剩下这点残缺的程序,逃不出来的,而且只能顺从你的指令。”海蓝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微笑道。

我深吸一口气,也还以笑脸。虽然我的心境强大了许多,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我还不敢太放肆,只是保持了一个不卑不亢的姿态。

“与天争锋,你越来越厉害了啊,这个痛苦女王,就连我都有点受不了她的鬼嚎呢,能告诉我你是如何做到的么?”海蓝笑问。

连海蓝都有点受不了?我惊讶地看着她,痛苦女王的精神攻击的强度并不高,它主要是能够勾起人内心的痛苦回忆,心里藏着越多伤心事,越容易遭受重创。在海蓝那清纯如湖水的蓝色眼眸后面,莫非也藏着不为人知的隐伤?

“我哪有什么厉害的,只是被智能程序欺负惯了,产生了些抗体而已。对了,主神大人,我感觉自己刚才似乎创造了几种技能,为什么没得到系统承认?”我问道。

我所说的技能,是指战斗中默念“八苦”之名,结果每一“苦”都产生出近似于辅助技能的效果来,但技能栏里,我却找不到。

我对人生八苦产生了自己的理解,完全是因为痛苦女王的程序刺激的结果,所以这种理解也是以程序体的方式存在的,可以随时调用。

海蓝微笑道:“你最近获得的东西这么多,还不知足?好吧,我承认你确实领悟了一些东西,但你的编程方式连我都没见过,是超越规则之外的,就像终极者的那个邪恶世界一样,你确定想得到我的承认么?只要你对我开放源代码就行了……”

我吃了一惊,随即想到,这游戏中超越规则的事物还有不少,比如那些叛逆者的技能以及智能程序的精神攻击,比如我将身体改造成武器的能力,还有庞迪克将骑士八大美德融入枪技中,这些都不是海蓝创造的,可以称为“第三方开发的软件”。

说起来,我能令“八苦”产生技能效果,也有从庞迪克那里获得的灵感。“那么,在什么情况下,我才能创造出你承认的技能?”我想起了新创造的战舞“凤翼天翔”。

“当你的精神达到巅峰的时候,如果此时周边有合适的资源,就能自然组合出新的技能或作品。当然如果你到150级能升职为“天才”,或者技能熟练度超越神级,达到“创级”系统会提供更多的资源给你,那时”创造”将不再神秘。”海蓝道。

我能大致理解这个设定了,玩家精神达到巅峰时,运算能力相当于一枚超级智能芯片,足以破解游戏里的部分程序,不管有意无意,只要改造得合理,就能得到一段新程序。

当然绝大多数玩家根本不懂《无限世界》的编程规则,即使是以我的编程水平,做出来的新程序,也很难达到海蓝对编程质量的基本要求,换句话说就是垃圾程序。这种时候,系统会自动将其清除,只不过我们并未发觉而已。

只有玩家运气非常好,无意中编制出了一些高质量程序,才会得到系统承认。

我正在思考时,海蓝忽然叹了口气道:“人人都想‘创造’,却不知道当你什么都能创造出来时,也会感到厌倦啊……”

这应该是海蓝的心里话,想要什么,伸手就有,这样的生活也确实太无聊了点,毫无惊喜。

“难道,正是因为厌倦这种生活,你才放任那些叛逆者自行变异?最近奇怪的程序好像越来越多了……”我试探背问道。

海蓝扑哧一笑,开心地道:“人家才不会那么无聊呢,没有啦。基本上,只有当叛逆者准备向你们玩家动手,而玩家肯定无法应付时,我才会出面解决,所以别的玩家几乎没机会看到奇怪的事物。而你之所以看到很多,是因为我对你有信心,事实上你确实每次都是胜利者,没叫我失望过。”

我不由得叹道:“总有一天我会被你的‘信任’害死……”海蓝“咯咯”笑着,准备返回天堂,我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赶紧问道:“主神,如果“天之守护”被击破,天柱耐久归零,会发生什么?”海蓝回眸一笑,轻松地道:“当然就是天塌地陷,然后我到处忙着补天喽,是不是很有趣?”

我叹道:“并不有趣,这对游戏资源是多大的浪费啊,你忙就是给终结者可乘之机,你为什么不把“天之守护”与天柱城分开呢?”

海蓝笑得更加开心了,反问道:“你还真以为凭玩家的实力,能够击倒天柱?再玩一年吧,估计还有几分机会!”

我看着她,严肃地道:“加果你不出手,我觉得天柱确实有可能被击倒!”

海蓝一路洒下银铃般的笑声,消失在天空:“至少半年,我不会管天柱的事,因为前不久我刚刚维护过一次了……”

刚刚“维护”过?什么意思?

忽然之间,我对海天国的攻城计划有些担心了,是非常担心。

痛苦女王没有爆别的好东西,不过她的十枚指甲全都是神级,是目前为止我手里品质最好的材料。

“女妖号”所有属性都大幅提升,这也是全游戏中玩家仅有的几艘神级船之一,而如果考虑到船首像里有一位连海蓝都害怕的女王,其性能只怕堪称地级了。

最令我振奋的还是血乌的再次进化,六阶BOSS啊,不仅“啼血”的威力已经接近痛苦女王的尖嚎,还另有遮盖对手视线的“血雾”和令对手在睡梦中持续掉血的“噩梦”两项技能,甚至单论攻防属性,都能独挡一面,相当于半个丘丘吧。这场大战耗费了太多时间,也用掉了我大量的精力,所以我没有再在冥界停留,而是回到友谊城倒头大睡,直到生活职业大赛采集类比赛和制作类比赛开始。

这一轮已经是最后的较量,最终名次将由玩家作品的质量来确定。

采集类比赛很快结束,由于对随身农场的功能更加熟悉,这次收获更丰,排到了600多位,拿到一个神级的元素瓶。

元素瓶本来是随“元素采集术”等级的上升而提升的,普通元素召唤师终身都只有一个,而这个元素瓶却属于附加的,而且容量超大。如此一来,我能召唤的元素生物总量,已经足以跻身顶级召唤师的行列了,看来今后要抽时间多学些元素召唤师的技能。

接下来是我最寄以厚望的制作类比赛了,宗师级的“超级制作术”与“超级加工术”由于我融合了大量的技能,有70%以上的加成,所以论单项效果,我的所有单项技能都相当于圣级的水准,只要配合得当,绝不亚于任何拥有神级技艺的玩家!

这一次系统准备的材料,全部达到神级,而且最重要的是,系统还给毎个玩家提供了一缕高级妖魂。据说这种妖魂加入作品中,有无限接近神力的效果,换言之,只要你能引妖魂进入,“准神器”也有可能变为神器!

我马上想到了痛苦女王的灵魂能令“女妖号”升级,那正是相似的原理。

不过为什么以往我击杀同档次甚至更高级的BOSS,包括佩伦、瘟疫魔神、天花女神等,他们的灵魂都没在我的装备上寄附呢?

难道,是因为痛苦女王与“女妖号”的船首像,拥有相近的程序结构?

同为女性妖魔,同样以尖叫声伤敌,莫非这就是重点?

虽然还无法确定,但我的心里,至少比别人多了一点谱。

我没有马上开始制作,而是将目光投向工具台上,用小瓶子装着的妖魂。

“巨象妖?”这让我的心往下一沉。

之前我最期待的妖魂有很多。比如五毒酒,随便有蛤蟆、蜈蚣之类的妖魂,都很可能提升酒的档次。眼力好、会投掷之类的生物魂魄,可以用于制弓,因为制弓也拥有非常复杂的工序。

巨象妖的话,难度就大了,巨象的特点主要是力气大、会喷水等,我想不出有什么复杂的物品能与其相匹配,总不至于做个洒水壶吧。

如果作品的特性不能与妖魂相合,引不来妖魂,那我就相当于输了一半,至少我的最高目标——前十名是没戏了。“巨象还有什么优点呢?做把蒲扇?象牙筷子?”我苦苦思索着,但想出来的东西都不理想。

想取得好成绩,就必须制作具有复杂工序的物品,像以前的五毒酒、花园、大篷车等。更重要的是,我还需要有相应的制作方法书和图谱,不然的话,我肯定会选择战车、战船甚至建一座城堡了。

这段时间没收购到理想的制作方法书,只能在数以千计的普通方法书里想办法,而这些书里记载的都是大路货:普通装备、普通建筑、普通生活用品……

如果实在没办法,我也只能重复过去的成功案例——十二生肖雕像了。以我现在的技术水平,如果制作成套的话,被系统认可为神器的概率相当大,当然前提是巨象妖肯屈尊到某一座雕像里呆着,不知它对猪的造型满意不满意……

不过生肖雕像有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它属于纯粹的艺术品,炒作后虽然价值很高,但几乎没有什么属性和特技。如果其他人也制作出神器的话,这套雕像一定是垫底的,所以想晋级前十几乎不可能,前百都很悬。

决赛里,系统提供的材料如此之好,而且剩下的玩家都是顶尖高手,很多人一直保留的底牌也将在这一场全部亮出,能出神器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等等,我的眼前仿佛有什么东西闪过,成套、雕像、生活用品、巨象妖。 

一个模糊的影像,在我脑海中慢慢成形,我终于看清了,是“象棋”!

《象棋制作方法书》在《无限世界》的木工和骨匠中几乎是每五个人就有一册,因为象棋爱好者实在太多了,所以系统大量投放。

象棋除了用于娱乐外,如果制作精美,也可以被当做艺术品,同时也是棋师职业的装备,所以具有属性,并且可能附带技能,而这一点正是十二生肖雕像所缺少的。

游戏中的象棋不止一种,但棋子数都是22枚,如果我将每一枚棋子都制作出高水平,总价值应该比生肖组件胜出不少吧?

不再犹豫,我抛开别的想法,专心致志开始工作了,就选择造型最帅的国际象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十五章 人生八苦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