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十四章 痛苦女王

我走到赛场中央,调整了一下情绪,开始回想当日跳跳舞杀杀人的那一段“祝融之舞”。

虽然跳跳舞杀杀人跳这个舞的次数不多,但在我脑海里还是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经常在私下尝试模仿,不过总觉得差些什么东西。

在获得火神套装并连续使用过几次终极技能后,我对“祝融之舞”多了几分领悟,回想与赫纳女王的一战,让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与自信:“我能够模仿了!”

我的双手开始伸展,“祝融之舞”的动作一个个展现出来。

评委席上的NPC们看了一阵,开始皱眉,因为他们丝毫没有感觉出这是舞蹈技能。

在游戏中,艺术类的技能确实很特殊,比如我能够以相对简单的方式,获得《岁月神曲》与《将军令》的曲谱,只是因为我现实中会唱这两首曲子,按理来说,只要玩家能将舞蹈动作全部模仿,那也该算是学会了这技能。

不过游戏与现实终究还是不同的,像十大神曲,学会越早的玩家越能被系统认可,现在的玩家,就算唱一万遍《将军令》,也无法产生一丁点游戏效果。

“祝融之舞”这种套装附带的技能则更加难以掌握,因为至少有数十万人亲眼见过跳跳舞杀杀人表演,而网上流传的视频传播量更是数以亿计,很多舞蹈高手都能分毫不差地模仿其动作,如果系统承认他们都学会了“祝融之舞”,那游戏可就乱套了。

神曲、神舞,如果人人都会,那还谈什么尊贵?

到现在为止,我的表演也仅仅是模仿出舞蹈动作,却完全没有发挥出技能效果来。但是,我的信心在一点点增加,因为我感觉到了,随着动作的继续,逐步摸索,舞蹈程序中的缺失正被我一点点连贯起来! 就像一个音乐家,偶尔听了一首好歌,事后只记得片断,但当他在钢琴上反复试弹,根据乐理和乐感,就很可能将这首歌曲还原出来!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我的动作越来越快,不过评委开始失去耐心,有人亮起红灯,这表示他提议中止我的表演!

评委都是大师,叫他们看如此无聊的表演,那是浪费时间啊。与真人表演不同,游戏里都是以数据说话的,0效果的舞蹈根本不叫舞蹈,只是玩,赛场不欢迎这种不认真的家伙!

“马上就要找到感觉了,绝对不能停止!”我情急之下,忽然大吼一声,“不死火鸟!”

我这完全是病急乱投医,只想随便弄点动静出来分散评委的注意力,提起他们的好奇心,再给我几分钟时间,然而我没有想到这一招竟然带来了意外的奇效!

火焰随着我的动作,竟然构成了一幅奇幻的美丽画卷,绚丽夺目,青焰、黄焰、赤焰、紫焰,如万朵鲜花竞相绽放,布满了整个赛场!

“怎么回事?程序!程序残缺的部分,竟然被填满了!而且还变得更加丰富!”我与常人不同的眼睛迅速发现了这一惊人的现象。

“祝融之舞”的程序框架,被填人了“不死火鸟”的各种函数,出现严重的程序冲突毫不奇怪,但现在两者居然融合得相当好!

“对了,祝融也是神话中的火神之一,这两项技能应该有一定的兼容性。”我暗暗想道。不过,这种古怪的融合能得到评委认可吗?

“唔,现在的画面虽然好看,但还不够完美,就像是随意泼墨形成的图画……好吧,让我控制一下!”没来由地冒出这样的念头,我居然在这种时候加入了“控火术”。

纷飞的火焰,被我变幻成一条巨大的火凤;凤尾飘扬,卷起蒸腾的火云,赤霞飞舞!

“祝融之舞”的动作从我脑海中消失了,我只感觉身体飘飘欲仙,完全是下意识地做出各种动作,而一切都是那么流畅,仿佛这些动作早已经存在于天地之间,只是被我无意中发现一样。

系统提示:“你创造出一种新的舞蹈,请为其命名!”

“凤翼天翔!”我脱口而出。“‘凤翼天翔’,二等战舞,可提升本方火属性攻击的效果。”想不到是对战斗有帮助的“战舞”,而且正适合现在的我啊。

时间到,我还沉浸在舞蹈的意境中,甚至只要一回想起这段舞蹈,我的血液就会加速,似乎全身都在往外冒着火焰。

“凤翼天翔”的程序原理我也搞清楚了,它会将很大一块范围都变成最适合火系技能的环境,与元素召唤师的“火之领域”有点像,不过技能效果在“火之领域”之上,还能与之叠加。

最重要的是,跳过战舞之后,我使用终极技能需要消耗的生命力会有所减少,也就是说,我有可能连续使用更多的终极技能了?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测试一下了。

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比赛结果出来了,“凤翼天翔”真的很有用,虽然我有效的表演时间比别人短,但仍然冲到了3000多名,比上一轮强多了。

由于和上届大赛时隔一年,玩家水平比上届大幅上升,所以这次虽然我只是前一万名,得到的奖励都超过了上届前1000名。我得到了一件圣器“火舞披风”,能够同时提升舞蹈效果与火系法术的威力,考虑到披风的稀有程度,这件圣器的价值并不亚于“准神器”。 回到友谊城,我先发布公告,自由国的玩家,只要在打BOSS的,都通知我一声,然后我就兴冲冲地到处跑,剪指甲!

以前打怪也能采集到指甲或者说爪子,不过要看运气,而且经我指甲刀剪下的指甲,品级比平常要高出两三个档次,都是100级以上BOSS级的指甲啊。大半天下来,光是圣级以上的指甲就剪了上百枚。

不知不觉,“女妖号”船身已经镶嵌满了,系统提示不能继续镶嵌。

单论防守属性,“女妖号”已经超过了雷火战车,而且船上的魔力发射管和弩箭的威力也有所上升,不过遗憾的是,它仍然显示为圣器。

我这么辛苦找指甲,就是幻想能让“女妖号”变成“准神器”,令我的技能有所突破,结果又一次失望了。

还剩下少许指甲,我无聊地翻出所有东西,一一试验镶嵌。

别说,还真有一些能用的,比如家具、生活职业的工具等,而真正令我心情变好的是两件装备。

一是“骨之操纵者”徽章,镰嵌达到上限后,“骨质增生”达到二等,这大概因为在游戏里,指甲被视为骨的同类吧。

另一件却是新得到的冥王之镰,在这件“准神器”上,我镶嵌的全部是神级指甲,意外的是除了令它属性提升,还出现了一个新技能“冥王之威”。

冥王哈迪斯出品,在编程技术上是绝对没问题的,只是因为他手上的资源不足,所以很多本该有的技能无法显现出来,而我的再加工正好激活了其中一项。

其实哈迪斯可算是与宙斯同级别的存在,他全心投入制作的作品也有一定的神力存在,所以冥王之镰本来就可以说是未完成的神器。

“冥王之威”可以令冥界生物实力全面下降,类似于“战神的威严”,这两项技能同时发动的话,相当于令我的对手跌掉五个等级啊。

接下来的一轮PK大赛,过程仍然比较简单,我仅用一次“不死火鸟”便解决了对手,进入4000强,同时也凭借着连胜两场的强势,被全球玩家列为本次大赛夺标大热门之一。比赛结果一出来,我就匆忙进入冥界。

两天没来,冥界居民的防线已经一退再退,我顺着战场的痕迹追了好久才看到他们的新聚集地,而在他们对面,是更加强盛的恶魔军团。

“总攻!此次定要将敌人完全击碎!”死亡骑士阿尔萨斯的厉啸声响起,恶魔军团吼声雷动,恶魔们骑着各式各样的怪兽向冥界居民阵线冲去,当然,也有一些恶魔没有骑怪兽,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怪兽!

“冥界的居民们,这些天你们都已经看到了恶魔的残暴,如果让他们放出路西法,我们更没有活路了!为了生命!为了家人!为了你们的宠物!为了你们的黑酒!不管为了什么都好,击退他们!”一名来自冥界南部的城主吼叫道,他的动员,令面有怯容的居民们恢复了一些勇气,箭雨、枪林,迎向恶魔军团。

“防守永远不能击败敌人,勇士们随我,反冲击!”铁血战骑的长啸响起,然后数万骑士随他狂奔而出,撞向恶魔军团。

规模相当的两股巨流相撞,然而平均等级比恶魔低了20级以上的骑士们,犹如沙子被海水瞬间吞没,即使是铁血战骑的精锐骑士团,也仅仅插人敌阵不到三分之一的位置,便全部阵亡。

铁血战骑是玩家账号转换而来,死亡一次只是掉级,但绝大部分骑士却是永远地消失了。不过他们的反冲击,也为后方将士赢得了时间,加上死在远程攻击中的恶魔数量同样相当可观,恶魔军团的冲击力因此暂时下降了。

冥界居民过亿,仅在这条防线上,也拥有数十倍于恶魔的数量,一旦他们能顶住压力,让战斗陷入相持,那么胜负是非常难说的。然而,恶魔军团能连胜这么多场,靠的就是气势,他们当然不会与对手拼消耗。

阿尔萨斯首先冲人阵中,一路摧枯拉朽,直奔一名城主所在的方位杀去。那个城主是最怕死的,前几次战斗都是从他那里打开的缺口。

霜之哀伤的光华,寒冷而无情,甚至没有人能逼近阿尔萨斯十步之内,魔法和箭矢则全被击碎了。“死亡骑士,你的对手是我!”阿汉吼声雷动,巨斧拦在阿尔萨斯身前,同时还有多名高级战士跟随着他。这么多场战斗下来,联军当然也明白本方的弱点所在,早已将最强的战力布置在这个方向。

“在霜之哀伤面前,你同样支撑不了多久!”阿尔萨斯冷酷地笑了,长剑挥动,砍掉阿汉数千点血量。

“凭借地级武器的力量,根本不值得夸耀!”冷哼声从阿尔萨斯身后响起,南宫英琼人剑合一,犹如附骨之蛆,死死咬住了他。

在多名高手联手攻击之下,即使是阿尔萨斯,也暂时被缠住,战局越发难解难分。

“咯咯,多么华丽的场景,上百万人在流血,在哭泣!不过你们心中的痛苦,还是不够多啊,让痛苦女王教会你们,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吧!诛心断肠!”刺耳的笑声响起,这笑声似乎令战场上方的空气_固了一刹那。

笑声慢慢转化为歌声,这歌声并不凄婉,但却令每一个听见的人都忍不住想要落泪,因为他们不约而同被勾起内心最伤痛的记忆。

冥界居民们的动作变慢了,力量变弱了,而恶魔们却反而被痛苦刺激出更强的战力,快速击溃对手的防线。

人类害怕痛苦,逃避痛苦,而恶魔却已经习惯了痛苦,甚至他们酷爱战争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追求痛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痛苦女王这技能会识别敌我,发挥相反的作用。

身在恶魔军团后方的我,同样感觉到了心弦的强烈震动,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强烈地想要喷涌出来。“我释放出来的恶魔,必须亲手解决掉!“火陨流星”!”我毫不犹豫向恶魔军阵投下了天之惩罚!

数百名恶魔在这流星雨中嚎叫挣扎,他们想要逃离那个范围,却一次次被砸倒在地。只可惜,“火陨流星”的伤害范围有限,就算我再用一次,也无法扭转整个战局。

忽然感觉到脑内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一下似的,我的目光立即射向恶魔阵营的某处,与一双邪恶的眼眸相撞。

这是恶魔阵营中唯一的玩家,虽然是首次见面,但我对他的气息已经相当熟悉了,因为他正是站在终结者一方的智能程序之一,估计也是唯一一个能在冥界出现的。

我暗自叫苦,如果单独对上这个层级的智能程序,即使是舞剑盗,现在的我都有一战的实力,然而今天我已经连续使用了两次终极技能,生命力只剩三分之一,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那智能程序正在排众而出,向我逼近,同时还有近千恶魔与他一同前进,我必须撤了。不过,痛苦女王还没解决,我走得不甘心啊。

脑子里意念电转,我忽然想起痛苦女王刚刚脱困时说的话,于是赶紧召唤出血乌,“啼血”!

“啼血”拥有与痛苦女王歌声相似的效果,但威力却不可同日而语,毕竟被海蓝弱化过,所以恶魔们的脚步只是稍缓。

不过我的目的终于达到了,痛苦女王尖锐的声音响起:“是谁,谁在哭泣,这已经是我听过的第二次!”紧接着,一道身影从恶魔军团中央飞起,向我所在的方向疾飞过来。

“快!”我大叫一声,收回血乌,驱赶雷火战车狂遁而去。当然我不会真的让战车速度全开,因为我主要的目的是引走痛苦女王。

大地在我脚下飞快后退,不过身后的尖啸始终尾随著我,现在我是真的甩不掉她了。虽然我受痛苦女王声音的影响较小,但带动战车的小龙,免疫力却不如我那么强,它的速度只能发挥出平时的六成。

虽然连续获得新装备和技能,我又变强了许多,但刚才远远地看了—下,这位痛苦女王竟然高达150级,靠我仅剩的一次终极技能,几乎不可能战胜她。更要命的是她的声音,就算我能撑住,但宠物们肯定发挥不出全部实力,更令我的胜算大搞下降。

我只能拼命地往冥王城方向逃跑,不过照目前的速度看,痛苦女王肯定能在到那之前追上我。
“冥河!”我惊喜地看到前方那条河流。

“可爱的人儿,为什么不停下脚步,听我倾诉衷肠?咯咯咯,伤心小箭!”痛苦女王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无比,然而一道冰凉的攻击已经落在我后背。

我的身体猛地一僵,瞬间被寒意布满,还好很快就恢复,我对精神魔法的超高抗性可不是摆设。

“女妖号”被召唤到冥河上,我第一时间驾船朝下游逃去。回头再看,追到河边的痛苦女王一阵阵怒啸,看她的速度,显然比我的船要慢上—筹。

“无视痛苦女王的好意,你会享受到双倍,不,十倍的痛苦!孤心寂灭!”痛苦女王仿佛用全身力气嚎叫起来。

无边的黑暗忽然笼罩了我,这不是游戏场景变暗,而是来自心灵的黑暗!痛苦女王使用的是与圣鹰王、驭兽魔神相似的攻击方式!

痛苦女王的智能绝对不如圣魔王,然而她的攻击竟如此快速,如此锐利,居然令我来不及防范,即使我现在的精神力如此强大!

孤独,久违而熟悉的孤独感吞没了我。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浮现在我眼前,有少年时的玩伴,有20多年前游戏中的战友,还有《无限世界》里的玩家和NPC们,但此时的他们,眼里只有冷漠与空洞,仿佛我根本不存在似的。

“我做错了什么,你们为什么不理我?”我呆呆地看着他们,这些都是我的朋友啊,当朋友都变成陌生人,这世界还有什么光彩?

我伸手想要拉住他们,但他们却化为轻烟。 

“我知道这一定是幻觉,我对你们的友谊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我没做错什么……”我喃喃自语,随即世界又慢慢变得光亮起来。

然而此时母的影像慢慢浮出,却很快淡去,远逝。

“爸妈!不要离开我!”我声嘶力竭地吼叫,却无法改变这一切,心脏猛地剧痛起来,痛得我整个人缩成一团,这一刻只想让自己随他们而去。黑暗再次笼罩我,而且变得比先前更深!

“哼,没用的家伙,我无父无母,从出生起,一切都靠自己,却从不觉得自己比别的生命缺少些什么!”圣魔王傲然的身影,在我脑海中一闪即逝。

淡淡的暖意从我怀抱中生出,令我慢慢伸展开来,我的目光渐渐清明,尽管还有泪水。孤独来自人的内心,越是关闭心门,就会越无助,当你敞开胸怀,寂寞只能逃走。

“你是无法摆脱痛苦的,它无处不在!痴心欲碎!”痛苦女王的尖叫声再度刺人我心海,这一次声音更加高亢,距离更近,直接令我高声痛呼起来。

赵雪儿的身影,比先前那些更加真实,却又更加遥远,仿佛她身处云端,又似在水一方,遥不可及,我伸手触碰,却只摸到冰冷的风。

“为什么,给我希望,却亲手将其抹杀,为什么,给我温暖,却又无情地将其剥夺……”我的泪水再度流淌,眼前一次次回放着赵雪儿拔掉我游戏设备电源的那一幕,尽管我并不曾亲见。

“与天,你在干吗!”明心格格的声音传来,然后我看到了双手叉腰、带着几分刁蛮的她。我笑了,眼睛恢复了光明。

“你个死老婆子,还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吧!”我转头,目光迎向离我不到50米的痛苦女王,一个大火球烧得她长发飞扬,怒啸起来。

“焚心似火!”痛苦女王回敬了我一个更大的火球,而且这火球竟然直接没人我的胸口。

强烈的灼痛感传遍我的全身,让我似乎要裂开一般。不过,这样的痛苦,与我刚刚经历过的心灵之痛相比,根本不值一提,我甚至没有关闭痛觉,长啸着与高温强行对抗!

幸好我没关闭痛觉,因为痛苦女王这一招,正是要逼玩家这样做,当玩家的精神力与“焚心似火”隔绝开之后,那技能将不受阻碍地直接秒杀玩家!

“焚心似火”,只有“心”的力量才能与之对抗!

当然,普通玩家就算不关闭痛觉,也抵御不了这个技能,最多能坚持一两分钟而已,他们的生命力根本不是痛苦女王的对手。

“这样的技能,根本不应该出现在游戏里,不,你的所有技能都会直接伤害玩家的神经,你违规了!我的眼里忽然射出怒焰。

“嘎嘎嘎,违规?什么是规则?实力强大如我,可以自定规则,海蓝也管不了我!”痛苦女王傲然叫道。

我连连摇头,又一个叛逆者,为什么总能叫我遇上?

“没想到,这世界竟然有你这样顽固的人,你根本不懂得痛苦的风情,石头一样!那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去死吧,你是第一个逼我使用“葬心”的人!”痛苦女王张开双臂,方圆数十里的冥气疯狂地向她涌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十四章 痛苦女王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