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十三章 随身农场

宙斯现在的脸色比以前好多了,显得极有自信,他对着我拍起胸膛道::“放心吧,你下次再交来更好的雷神武装,一定可以换到更好的奖励,就算地器,也绝对不是梦想!”

这话说得我也怦然心动,不过再一想,开玩笑,比雷神之斧还好?那只能是托尔和因陀罗身上的神器了,而他们是160级的!

不过我也没有跟宙斯多计较,悲伤面具已经很令我满意了,因为生活职业的大赛上,我正需要它。

我正准备离开时,宙斯忽然说了一句:“你也答应我哥哥哈迪斯,为他收集冥神武装的吧,最近他看到我实力越来越强,颇有些抱怨呢……”宙斯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不能强迫我做什么,那容易引起我的反感,当然,对兄弟的事,他也没必要太过热心了。

我心里动了动,说起来,哈迪斯可是冥界最强的势力之一,在冥界现在的局势下,我还是需要尽可能跟他搞好关系。

最新消息是恶魔军团刚刚已经突破“息壤大阵”,在往路西法被封印之地前进的途中,每一寸土地都发生着残酷的血战,双方都拼到了极限,这个时候哈迪斯的态度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上次建国任务,寻找春之女神时确实答应过哈迪斯,帮他找一些冥神武装的,只是我事情太多就没放在心上,当然这也是因为之前我在冥界不能发挥全部实力。现在能够在冥界保留所有技能,我应该着手准备了。

不过生活职业大赛的新一轮比赛又开始了,我赶紧集中精神准备,终于在比赛开始前,将“控火术”提升到中级三等。紧张的比赛进行了整整一天,当我得到比赛结果时,整个人都快要酥软在地了,三项比赛排名均在7000到9000名之间,我居然都挤入了一万强!

比赛到了这个阶段,入围者无不是将生活职业练至巅峰且毅力超人的强者。如果说战斗职业的玩家,还可以用钱买好装备好宠物来占优,那么生活职业就主要靠个人的努力程度了。

没有几个富家子肯在枯燥的生活职业上日复一日地埋头苦练,所以主攻生活职业的玩家或许显得没那么风光,但却更加受人尊敬。

生活职业三项比赛同时进入一万强,这是史无前例的成绩,我与天争锋的名字再一次被无数人当做谈论的话题。

不过接下来还能走多远呢?采集类能入围,靠的是我极品元素召唤师方面的优势;表演类则依靠悲伤面具才勉强晋级。在这两方面,短时间内我想不出什么快速突破的法子,所以,还是只能将努力的方向重点放在制作类。

与生活职业大赛的艰苦相比,随后进行的PK大赛上,第一次出战的我就显得特别轻松了。火神套装终极技能,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扛得下来,所以我毫无意外地出现在一万强的名单上。

艾玛镇外的草原上,我静静地陪着老族长眺望远处的马群与牧民,洛英的身姿就在其中,他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气质显得成熟了许多。

“好不容易回一次阳界,为什么不与他们见面?”我问老族长。

“我不想勾起他们关于我的记忆,下面的战斗如此激烈,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彻底消失,那时他们岂不是要再经历一次悲伤?”老族长叹息道。

我沉默了,许久才问道:“局势真的这样危急?”

老族长点点头道:“越来越多的恶魔破封而出,加入恶魔军团,而我们,已经没有援军了……”

老族长没有提到另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这段时间玩家们或忙于大赛,或忙于进攻NPC国家,参与冥界战斗的人数急剧减少了,而玩家本是抵抗恶魔军团最重要的力量。

还好上次地狱之门被我们强行攻破,一直没有能够完美代替孟婆的NPC上任,许多新死的灵魂得以保留生前技能进入冥界,所以冥界居民才能堪堪抵御得住。

我看着老族长的脸,他的表情看不出多少悲伤与忧虑,死过一次的他,已经看淡了很多东西吧。老族长没有开口请我参战,事实上我个人的力量,就算拥有火神套装,在那样高级别的战斗中,也显得很渺小,无法扭转战局,而且我还要准备比赛,最近很少在冥界参战。

我的心有些乱了,在大赛进行到如此关键的时刻,每一分钟都不容我浪费,我能舍下比赛去帮助冥界的居民们吗?

不是奖励多少的问题,很多时候,游戏中的排名,往往比奖品更吸引玩家,我是多么渴望这次能冲到一个更好的名次啊。

“再多练两天技能吧,只要结束了下一轮生活职业大赛,我就有更多时间投入到冥界的战斗!”“可是,两天时间,阿汉、老族长,他们能支撑这么久吗?”我的内心两种念头在激烈地争论着。

十分钟的时限到了,老族长的身影慢慢消失,而我还处于纠结之中。我能帮上他们多少忙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当这些冥界的朋友都消失的时候,我的懊悔将有多深?

我拿出一块树根准备雕刻一下,调整心情,结果却刻出了一件废品。“以心合技”,最重要的是心啊,我的心太乱了。

“罢了,传送门每天能维持两小时,如果我今天不用,也是浪费啊,不下地狱白不下,我来了!”我跃进传送门。

老族长看到我紧随他出现,脸上却没有多少意外的神情,只是淡淡一笑,搞得我很没有自豪感。

“刚刚得到消息,北面一段冥河下面响起了隐隐约约的歌声,有老人说那里封印着一个恶魔女王,还请你去査看一下,封印是否松动了?”老族长交给我一个任务。

得到了具体的坐标后,我马上赶了过去,不过路上足足花了我四小时,亏啊,我倒宁肯留在前线杀敌呢。我打定主意,如果下次老族长还发布这种需要长途跋涉的任务,我坚决不接了。

在各国神话里,冥界的所有河水都可以称为冥河,但在《无限世界》里只有一条冥河,地狱之门前的忘川只是冥河的一个河段。

我来到的这段冥河,河水很浑,无法看到下面的情景。不知道这段河水是否有降低等级的效果,我便到旁边抓了一只怪物扔下河。

还没等看清结果,从上游出现了一片暗影,顺流而下,转眼就已经离我不到百米。

“赫纳!”我吃了一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她。这位北欧神话中的冥界女王,脚下踩着的还是那死人指甲组成的平底船,身后站着数十名冰霜巨人和那头地狱犬。

“是你这个讨厌的人类?哼,都是因为你抢走地狱之钥,让我失去看守地狱大门的机会,只能每天无聊地在冥河上游荡,永无休止!”赫纳冰冷的目光射在我身上,仿佛想将我冻成冰棍。

我退后几步,笑了笑道:“看门的工作就那么好?不是一样的无聊吗?再说孟婆也是我杀死的啊,这多少给了你一个机会,你应该感激我才对吧

现在我就算被杀,地狱之钥掉落的几率也很小,但终归有一些可能,所以我必须防着赫纳动手。

“哼,如果不是受规则所限,我还真想把你杀了,胆小鬼!”赫纳冷冷地瞪了我一眼,随后她的船往下游驶去。

NPC不能依自己的喜好而随意攻击玩家,在没有得到指令的情况下,赫纳只能攻击进入冥河的人,而我刚才仅仅是朝河里扔了点东西,还构不成死罪。我又扔了只怪物下去做试验,这次确定,河水确实会降低等级,看来这任务有点麻烦。

不过更麻烦的是,赫纳的船又回来了,看得出她对我一再乱扔垃圾的行为相当不满,如果我跳下河检査封印,恐怕她就会对我出手吧。

“火焰之树!”既然如此,就先下手为强!

“人类,我从你的行为中感觉到了敌意,快收回这棵树,否则……”赫纳的话还没说完,战斗已经开始了。

“火陨流星!”火神套装第三项终极技能,终于首次出现!

“火陨流星”是一个威力巨大的群攻技能,消耗的生命力还要超过前两项,不过论单体攻击,效果却远不如“火焰之树”强悍,所以只有当敌人众多的时候我才会使用。

赫纳第一时间开启了指甲船的防护罩,她自己也举起了一面蓝色的盾牌,然而防护罩仅仅支撑了几轮就告破碎,无数流星将那群冰霜巨人砸得趴在船上。

“冰霜之锁!死亡雾影!”赫纳厉喝着发动反击,然而无论是冰霜还是黑暗法术,都被火系法术克制得死死的,这注定了她的悲剧。

赫纳的等级比佩伦少了10级,而我又新得了雷火战车这样强力的防御神器,甚至不需要使用“不死火鸟”,我都能够凭药物抗住赫纳女王的攻势。

地狱犬加姆狂啸着从船上飞跃上岸,却被我的宠物拦住,而那些冰霜巨人则一个接一个倒毙。

赫纳也飞上岸与我交手,而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使出“不死火鸟”狂砍,之后再将成熟的“火焰之树”上的武器一一施展在她身上。

这场战斗的艰苦程度显然比不上与佩伦那场,然而在即将结束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赫纳居然上船逃走!

指甲船一旦全速开动,竟然令雷火战车望尘莫及!

不过我很快发现,这速度主要来自冥河水的流速,于是当即取出“女妖号”海船,紧追下去。

海女妖的嚎叫、血乌的“啼血”、还有我的各种压制技能,终于令指甲船迟缓了少许。绝望的赫纳女王只能反身苦战,而她的智能显然不如佩伦,最终也没出现变异或进化,在耗掉我大半药物之后,被我杀死。

“获得‘冥神之镯’(任务物品,不可装备及出售)!”没想到赫纳也是伪冥神之一,这可是无心插柳了。

不过其他战利品就让我哭笑不得了,除了采集到一堆品级各异的“死人指甲”外,只有一件奇怪的东西。“赫纳的指甲刀,特殊物品,可以从杀死的目标身上剪取指甲。”我没事剪这么多指甲干啥啊,像赫纳一样,建造一艘指甲船?没看这船有啥特别的,再说我也没图纸啊。

翻拣着这些指甲,感觉有些恶心,说起来,这么多从玉级到圣级不等的指甲,恐怕是我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次材料收获,但指甲在市场上既少见又不好卖,因为很少有物品需要用到它。

我的目光飘移到妖号”上。刚才战斗时,它被愤怒的赫纳打掉了许多耐久度,其中还有一些伤害是被指甲船撞击所致,修复它是非常大的一个工程量,而且云铂材料太贵了,这次要大出血吧。

“对了,这些指甲既然能造船,那应该也能用于修理……”我居然会冒出这种荒诞的念头,完全是穷疯了。

想到这一点,我忍不住就开始动手,将指甲试着往妖号”上镶嵌,同时加入“造船术”“木工术”“骨雕术”“骨改术”等进行试验。

“镶嵌成功!”“镶嵌成功!”……

一连串的提示音响起,“女妖号”的耐久度确实是在恢复中,不过想想这艘美丽的船,打上这么多丑陋的”补丁”,我不由得苦笑起来。

就在我有心中断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提示音响起:“镶嵌成功,”女妖号”防御+1!”

“什么情况?”我惊讶地看着这条提示,然后赶紧检查刚刚镶嵌的那枚指甲,发觉只是很普通的一枚,真正高级的指甲我还留著呢。

赶紧接着试验,终于明白,当镶嵌的指甲数量和质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就能对“女妖号”的属性有微量提升!这个太强了吧,“女妖号”的体积这么大,如果全镶满了,那能增加多少属性点?我突然觉得这些指甲格外可爱了。

用几种装备试验了一下,镶嵌指甲对它们都没有效果,可能这方法只适用于船只吧?

赫纳留下的指甲很快被我用光,看看增长了一大截的技能熟练度,我只恨指甲采集得太少,不过,一看到那柄指甲刀,我就喜上眉梢。

一声尖啸忽然从远处响起,冥河河面冲起一道数十米高的水柱,让我霍然惊醒。

“是谁的叫声如此凄凉,是谁的心里充满了悲伤?让我痛苦女王来帮你获得解脱吧!”高亢而尖锐的声音从上游传来,我只愣了一下,便带着宠物们仓皇逃离。

痛苦女王!听名字就知道是BOSS级的人物,就算她只有赫纳女王一成的实力,我也不敢留下,因为生命力全耗尽了啊。

“火陨流星”比“不死火鸟”的消耗更大,如果不是新吸收了佩伦的智能,就算我辅助电脑全开都坚持不下来的。

远远传来凄凉的歌声,以我现在的精神力,已经可以无视血乌的“啼血”,竟然都被这歌声影响,心口一阵阵发痛。

歌声、女王,再加上方位,我明白,这一定是老族长所说的被封印的那个恶魔了,再看自己的任务状态,已经显示为“失败”。

如果不是我与赫纳在封印所在位置展开激战,震动封印,只怕她还没那么快脱困吧,我的心里有些内疚,更平添了几分压力。如果不能替老族长他们做些什么,我的心更加难安了。

“但愿这女王只是个小角色,等我忙完,到战场上顺手把她解决掉好了。”我自语道,随即匆匆踏上去冥王城的道路。

冥王城前,摆渡人卡戎非常愉快地看着我道:“你杀死了赫纳女王,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或许主神会调我到冥河去摆渡了。以后你可以多来找我,我会给你一些不错的任务,哈哈。”来自其他游戏的BOSS们,虽然死亡后多数会被复活,但他们产生的自主智能消失,地位将大不如前,海蓝也会大大减少分配给他们的资源,所以卡戎巴不得所有与冥河相关的BOSS都死绝呢。

我再次见到冥王哈迪斯,对我献上的冥神之镯,他非常满意,不过他的脸上也同时现出了一丝难色,显然他跟以前的宙斯一样,拿不出与这镯子相匹配的奖励。

我这次抢先道:“关于奖励先放到一边,我能不能问一下,既然魔神路西法也是您的敌人,为什么这次您不与冥界居民们共同阻击恶魔军团呢?”

哈迪斯苦笑道:“权限,我没有这个权限。进入这个世界以后,我所有的权力只限于这座冥王城,除非主神许可我和我的手下离开。”我不甘心地道:“您也算天神系的吧,主神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派你们去讨伐恶魔?”

哈迪斯笑了,淡淡地道:“现在恶魔军团里一个真正的君王都没有,任何一个天神参战都能轻松灭掉他们,那样的过程就一点都不精彩了,主神需要控制节奏……”

我承认哈迪斯说得有理,也惊讶于他的高智能。以我的估计,即使分配到的处理器等资源相对低下,但哈迪斯现在的实力,恐怕都能与《无限世界》的中位甚至上位神灵相抗衡。

“当然,如果你能再多给我带来一些冥神装备,多介绍一些玩家过来,要不了多久我就能成为冥界最强的智能,到时主神会将整个冥界都交给我管理,你就可以对我提更多要求了。”哈迪斯鼓动着我。

不过这些话都是空头支票,哈迪斯这次给我的奖励,对我的战斗并没什么帮助。

“随身农场,特殊物品,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收获植物,玩家的‘种植术’、‘天象术’及光系法术都能对农场有加成作用。”

“冥王大人,您这样的身份,送我一个‘玩具’,这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我脾气再好,也有点忍不住了。

哈迪斯不悦地道:“你不要小看它,这农场本身就是一个小型的空间,你也应该知道开辟空间需要多大的神力。另外我还在其中加入了我夫人的春之神力,收集了能够催熟作物的冥界雨水。最重要的是,其中有一柄‘冥王之镰’,是我模仿父亲那柄镰刀制作出来的。综合来说,这农场堪称比神器还珍贵的物品啊。”

这么一说我还有些动心,从农场里召唤出冥王之镰,虽然只是一件“准神器”,但却附带了两个等级的“收割术”和一个等级的”种植术”,对我接下来的采集类大赛正好有帮助。

传说中的死神镰刀,就是属于哈迪斯和宙斯的父亲克洛诺斯的,而他其实是希腊神话中的丰产之神。

哈迪斯身为冥神,却搞出随身农场这种东西,实在是因为受老婆和老爹的影响不知不觉,离生活职业大赛下一轮比赛已经只有半天时间了,我赶紧回到地面,好好睡一觉恢复精力。

比赛开始,第一场就是采集,这原本就是我最弱的一项,所以我反而没什么心理负担,像从前一样,满山找矿找树、打猎切割吧。

当然也有很大的不同,因为现在我可以从猎物身上多收获一种东西——指甲,估计仅这一项,便能让我最终的排名高出几百位吧。

“对了,随身农场……”新得到的两件宝物里,农场品级应该还高于指甲刀吧,能不能利用一下呢?

冥王之镰不用说,我正用着呢,关键是农场的种植功能。山上的植物很多,并不是所有植物都已经完全成熟,而有些植物又太熟了点,除了种子外没什么好收集的。

不管那么多了,将那些幼苗和种子一股脑地扔进随身农场,也不用我照料,农场是全自动的。

比赛时间到,看着从农场自动跳出的那些收获物,我都惊呆了,种出来的东西,竟然比我在外面收集的总量还多!

系统开始统计了,如果说以前我一场比赛的采集纪录算60分的话,这一次指甲刀让我多挣了10分,冥王之镰又增加10分,而农场令我增加了90分!

采集类排名872!我竟然进入了1000强!

当然那些顶尖高手也够变态的,其中第一名的采集总量超过我五倍,所以我已经不用对进军下一轮抱任何希望了。这次能晋级全靠宝物,而像随身农场这样的东西,整个《无限世界》只怕都没几个,我更不会那么好运再弄一件到手上。

人的精力和时间有限,剩下这1000人基本都是依靠特殊工具获得这成绩的,大集团有钱有人,将所有极品放在一个人身上,根本不是我能比的。

接下来是制作类比赛,我拿出了压箱底的招数——制作带剧场的大篷车。多了一个“控5火术”,我处理材料更加顺手,加上这次运气极好,作品竟然达到了圣级。

大篷车的综合属性,排在第983位,险险入围前1000名,在我之前的作品是清一色的“准神器”。

当然也不是说我们这1000人真是《无限世界》最好的工匠,要制作“准神器”,运气才是最主要的。让前面900多人再做10次,恐怕多数人都制作不出第二件“准神器”。

另外材料也很关键,到这一轮的时候,系统提供的都是顶级材料,即使是皮尔集团,都很难独力收集到这么一套材料,所以玩家平时制作出“准神器”的概率比大赛上低很多。

而对于我来说,就算下一轮系统提供的材料更加珍贵,恐怕都制作不出“准神器”,因为我的“超级制作术”水平只有大师级,仅靠“超级加工术”,成功率实在太低了。

最后进行的比赛是表现类,对这项,事先我是一点希望都没有抱的,因为这项比赛有些特殊,那就是之前表演过的东西,会让评委产生一定的厌倦。

《岁月神曲》和《将军令》两大王牌曲目,还有八面大鼓齐奏《十面埋伏》的招数都用过了,再用的话,成绩一定会降低,估计将在一万名参赛者里面垫底。

但我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表演项目呢?或许只有试试那个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十三章 随身农场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