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十章 与子同袍

整个城市被动员起来,就连妇女都得到了弓箭,而老人和孩子则被转入地下,药坊在疯狂地生产,餐馆全部免费开放,让战士们尽可能吃饱。

我走在街道上,心里沉甸甸的,原以为到了大垣城就会安全,妖魔们不敢攻击城市,但看居民们如临大敌的表现,我知道自己错了,即将到来的会是一场恶站啊。

“年轻人,你很面熟啊,我们见过?”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一看,果然是熟人:骑士学院院长庞迪克。

然而庞迪克眼中却没有敌意与战意,看来已经想不起与我的那一场战斗了,不过孟婆汤一般不会清除记忆啊?

“我喝下的不是孟婆汤,而是忘情水,能够忘却生前的事,但对你似乎却还有些印象,看来我们从前的交情不浅吧?”庞迪克看出我的疑惑。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喝忘情水的亡灵,不过说起来,像奇幻法神、南丁格尔这类的特殊人物,必须令他们失忆,为他们准备的应该就是忘情水。

我不由得问道:“你这么强大,为什么甘愿喝下忘情水?”庞迪克比南宫英琼还强,而且战斗经验丰富,如果坚持不喝,估计在奈何桥边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但我们到的时候并没发现这样的痕迹。

庞迪克摸着白胡子笑道:“因为我觉得,背负着上百年的记忆,实在太累了,我想过一种全新的生活,喝忘情水是我主动提出来的啊。”

我能够理解,一个人活这么多年,本来就有些不耐烦了,死亡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看庞迪克现在多潇洒。

“你想过新的生活么……那晚辈就得罪了,“暗黑契约术”!”我举起了手。

系统提示:“你与亡灵生物”庞迪克的灵魂”签订暗黑契约成功……”

“你,你,你……”庞迪克吹胡子瞪眼,但终究敌不过契约的力量,被我直接送入庄园。

庞迪克是很强,但变成0级的他,显然无法与我抗衡。”放心吧,我不会辱没您老的身份,今后与我一起战斗吧!”我喃喃自语。

轰隆巨响声中,大垣城防护罩受到巨大的冲击,整座城市都颤动起来。“反击!”“骑士出城冲锋!”远处传来老族长和铁血战骑的长啸声。箭雨洒在城外那些羊头、牛头以及各种各祥的半人半魔怪物身上,带起连绵不绝的惨嘶,紧接着,铁蹄践踏骨肉的声音响成一片,杀声震天!

大垣城内有十余万居民,分布在城市周边的数十万人也得到通知,源源不断赶来增援,然而地狱妖魔战死一批,又来两批、三批……

真正有资格成为地狱之门守护者的只有那些半神BOSS,但是这些半神却能够调动地狱近半数的妖魔,那数量岂止千万!

两小时、三小时……时间在流逝,但大垣城勇士们的生命也在不断消逝,城市随时可能被攻破!

“我不能再留在大垣城了,老族长,告辞!”我一咬牙,骑上小龙,带着宠物们疾驰出门。

“小家伙,祝你好运了。”人群中,南宫英琼的目光一闪,然后继续加入那疯狂的血战。“与天,我护送你!”熟悉的声音响起,阿汉骑着一头巨型蝎尾狮向我追来,而警觉之后的地狱妖魔也齐声发喊,准备追赶我,却被层层叠叠的人墙阻挡住。

阿汉已经高达160级,而且拥有许多强力技能,是大垣城第一英雄,有他保护,普通怪物根本近不了我的身,就会被击飞,这样,我们几乎没有受到阻挡,转眼就甩开了大部分追兵。

当然地狱中速度变态的家伙也有很多,尤其是那些半神级BOSS,其中十几个,不但能跟上我们,与我们的距离似乎还在渐渐缩短。

“与天,这样逃不是办法,不如把这些妖魔引到路西法军团那边去!”阿汉果断地道。

这是一个巨大的赌博,如果被恶魔军团包围,我们更没有逃走的机会了,但如果我不想连累冥界其他城市,就只剩下这一条路,赌吧!

恶魔军团是当初被我和圣魔王引发的冥火释放出来的,他们的目标是解救被封印的大魔王路西法,然而却遭到了地狱居民的强力阻截,现在双方相持在奢延泽。

这个巨大的沼泽充满危险,即使是狂暴的恶魔军团也只能小心翼翼地一步步探索前进。最重要的是冥界居民在泽中布下了“息壤大阵”,让恶魔们无法飞行,并且受困于阵中,而冥界居民则在大泽外建起防御工事,准备在恶魔军团出泽时给予痛击。

冥界亡灵虽然失去了生前的技能,但对阵法的知识都没有忘记,“息壤大阵”就是数百名阵法大师用集体智慧创出的最具威力的阵法。估计恶魔至少还要十天时间才能破解阵法,所以冥界居民的主力才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在各自的地盘练兵提升实力,等待决战。

而我和阿汉,现在就逃到了奢延泽前,一头扎进“息壤大阵”中!

阿汉身为冥界联军的高层,记得“息壤大阵1”的走法,加上我的小龙拥有眼”技能,即使对高级阵法都拥有抵抗力,所以才有这样的信心入阵。

当然能将一个高级恶魔军团困住的大阵,没那么简单,即使阿汉选择最佳的路线,路上仍然危险重重。除了阵法本身的幻象和攻击手段,还有大泽中各种各样的生物,像黑水玄蛇、双头巨鼍、死亡鱼人、水鬼、雾灵等,他们总是突然从沼泽中冒出来,防不胜防。

几个骑着鳄鱼的恶魔出现,我们终于同恶魔军团相遇。阿汉大吼一声,战斧横扫,几分钟之内就解决了这些高达130级以上的恶魔。

“快走!其他恶魔被惊动了!”我叫道,然而在沼泽之中,想快也快不起来啊。不多时,又有十几个长着苍蝇脑袋和翅膀的恶魔将我们围住,还好由于阵法禁飞,他们的能力受限,很快也被我们杀死。

越来越多的恶魔闻声而来,我们一路狂杀,另外还有许多恶魔因为心急,踏进淤泥再也起不来了,但是大泽中可是有数万恶魔的,如此前仆后继,我们迟早会被磨死。

忽然一片嘈杂声从身后响起,远远听出那是激烈的厮杀声和惨叫声。妖魔与恶魔开始混战!成功了,就算我们死在这里也值了!”阿汉神情亢奋,似乎连身体都暴涨了几寸,战斧威力越发强大,他进入了“热血”状态!

“我可不想死在这里!”我叫了一声,继续拼命战斗。难道说阿汉带我来大泽,想的只是让妖魔们消耗恶魔军团的实力,而不是帮我脱身? 西法是站在主神对立面的恶魔之神,追杀我的妖魔对主神海蓝也有极大的怨气,然而双方都是凶残不讲情面之辈,只要稍有冲突,就会战个不死不休。

我必须庆幸,由于海蓝绝不愿意地狱之钥落在恶魔手里,所以恶魔并不知道我身上有这么重要的东西,不然只怕他们都会放下妖魔,全力追杀我了。

然而,仅仅是无意中惹上的小股恶魔,仍然令我们险象环生。冥界的药物难找,我身上本就没有多少,现在已经快要耗尽,而阿汉数万点血量也只剩下了5000多点!

加把劲!前方就是最后一关……”阿汉刚刚吼叫一声,他手中的战斧便落在地上。

“热血”状态消失,阿汉转入虚弱状态,甚至连战斧都提不动了!

一抹寒光划向阿汉的头颅,这道剑气凌厉异常,空间似乎都被其撕裂了一般,绝非先前的普通恶魔可比,让我有强烈的预感,阿汉无法承受!

“斩月,替阿汉挡住!”我嘶声吼叫。斩月没有辜负我的信任,他毫不犹豫地出现在阿汉身前,双刀齐出——“九九破法斩”!

“被秒杀了!”我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我最强的宠物斩月,天螳圣武,在全力出手的情况下,竟然被这一道剑气砍光所有血,!

“死亡骑士阿尔萨斯!”阿汉用力喊出了这个名字,“与天,我全力拦住他,你快走!”

“拦住他?以你虚弱的状态,怎么拦得住这个160级的BOSS!你走,我来挡!”我吼叫一声,带领宠物们一起冲上。

眼前的骑士骑着骸骨战马,身着黑色战甲,长发垂过眼睑,面容呈淡青色,正是这支恶魔军团的首领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的目光从长发后射出,只淡淡冷哼一声:“谁也走不了!死吧!霜之哀伤,斩敌之首!”剑气再一次挥出,落在无头骑士身上,瞬间打掉他五分之四的血量!

“我倒忘了,这位骑士无首可斩,哼!”阿尔萨斯很不满意地道了一句,这个时候我和宠物们的攻击也到了,然而伤害都没有一个能达到三位数的!

“就这点实力也敢向我进攻?哼!”阿尔萨斯再次冷哼,随手一挥,将无头骑士击杀。差距太大了,就算不计阿尔萨斯的BOSS模板,其实力也是与庞迪克同等级的存在!

“得意什么,如果我的火神套装技能在冥界也能发挥作用,该死的就是你!”我大吼道。宠物连连战死,把我刺激得眼球通红,将上古龙枪附带的技能纷纷使出。宠物死亡已经是常事,关键是他们与我一样,受到了轻视,被秒杀,这是一种耻辱!

“这个什么套装上的力量,又不是属于你的,你好意思拿出来说?”阿尔萨斯嘴角现出一丝嘲讽。“怯懦的家伙,你同样是借助了霜之哀伤的力量!”阿汉也加入了战斗,但虚弱的他,同样无法给死亡骑士造成多少伤害。

阿尔萨斯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手中的地器霜之哀伤,带给他恐怖力量的同时,也让他变成了被诅咒的死亡骑士。失去理智的他,用这把剑杀死了他亲生的父亲,这是他心中最深的痛楚!

“不用霜之哀伤,我也能杀了你们这些小虫!”阿尔萨斯真的收起长剑,换上骑士枪,将我和阿汉一起扫飞。

“与天!你还不快你想我白死吗!”阿汉青筋暴露,大手一把抓住我的肩头。

“你又想把我扔出去?做梦!你不要一再地侮辱我的尊严!我这次不会让你再死了!”我奋力挣开阿汉的手道。

似曾相识的话语,让阿汉身体一震,他的眼睛里隐约出现了泪花,前世的一幕仿佛就发生在昨日。

“好兄弟,能跟你并肩战斗至最后,我死又有何憾!哈哈哈!”阿汉的身体出现淡淡的光辉。

进化!光华过后,阿汉的气势上升数倍,状态全满!

“巨斧战将!很好,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进化成这种形态,让我看看你的实力!”阿尔萨斯目光闪动,抛下我向阿汉冲去。

一般情况下,巨斧战士的进化方向,有破天战士、碎骨战士、砍伐者等更强的职业,但进化为“战将”,却有着本质的不同,因为这标志着其成为一个BOSS!

“轰隆”一声,阿汉的力量竟然与阿尔萨斯不相上下,两人的坐骑同时退后五步。

“你和阿汉在战斗中成为‘生死之交’,获得组合技”与子同袍”!”

组合技!和阿汉?

《诗经?无衣》篇:“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岂曰无衣,与子同泽……”后世便以“袍泽之情”指代深厚的战友之情。

“‘与子同袍’,组合技,10分钟之内,双方装备的防御属性叠加,每小时限使一次。”

太爽了,我怎么都没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刻,海蓝没在我背后捅一刀,反而帮了我一把,看来她是真不想地狱之钥落在这些恶魔手中哇!

其实是我想多了,这完全是阿汉与我的情谊达到了一个顶点后必然触发的技能,跟海蓝无关。阿汉本身的防御就已经相当高了,我的装备更是极品,“与子同袍”一经发动,放弃霜之哀伤的阿尔萨斯竟然无法对阿汉造成多少伤害了。

“阿尔萨斯,你的手下正被那群妖魔屠杀,还是去帮他们吧,我们下次再战!兄弟,走了!”阿汉一声长啸,带着我强行突破恶魔们的包围。

阿尔萨斯冷哼一声,盯着我们的背影半晌,这才恨恨地转身往那厮杀的方向奔去。

“杀出来了!”在阿汉的引导下,我们终于脱出“息壤大阵”,我仰天长啸。阵旁守卫的将士们向阿汉致敬,我们则快速离开奢延泽,以防有妖魔能突破大阵。

现在还剩下五个多小时,我们不敢停留,继续前奔,越来越远,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一处连阿汉都没来过的地方。

前方灰蒙蒙的雾影中,似乎隐隐有一座高山耸立,阿汉忽然来了兴致,豪迈地道:“走,看看去!”

我微笑点头,网游里面,“开荒,也就是探索未知地图,永远是最吸引人的,我也禁不住这样的诱惑。当然更重要的是,我敏锐的直觉没有提示我危险。

离那雾中的“高山”越来越近,我和阿汉却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种强大的压迫感笼罩着我们,连坐骑的步伐都变得不稳。

这不是危险,而是一种,震撼!

这是怎样一座高峰?不,这不是高峰,它的顶端消失在冥界灰暗的天空中,完全无法估量它的高度,它的宽度也超出想象,难道……

“天柱!这真的是天柱!”我第一次听到阿汉的声音颤抖得如此厉害,他的眼泪止不住地奔涌,甚至忘了如何下马,直接摔下来,然后匍匐在地,痛哭失声!

看到阿汉的表现,我终于确认,这就是天柱城那根直径超过200公里的大柱子,这里是它的下半段! 这根柱子贯通天地,也就是说冥界和阳间是联在一起的,难道从上面挖下来,最终可以抵达冥界?这可是能跟“验证世界是个球”相媲美的大发现啊。

我看着这柱子,不知出神了多久,直到耳边响起系统提示:“你拥有地狱之钥达到12小时,主神的追杀令取消,你的状态恢复正常!地狱之钥可以使用了!”

我长出一口气,打开物品栏,看看地狱之钥的属性。

“地狱之钥,特殊物品,每天可以打开一道持续时间为两小时的传送门,自由穿行于两界之间。钥匙的主人最多能带一个生物或灵魂通过此门,被携带的生物或灵魂最多能在另一界逗留十分钟,在此期间可保留原有技能。”

费这么大力气保住的钥匙,原来只有这点作用啊,我的梦魂壶不是也能帮我来冥界吗?地狱之钥只是可以多带一人而已吧?

我有点失望,不过想到铁血战骑说的,如果孟婆的继任者没有地狱之钥,有可能出现亡灵“偷渡”的情况,假如是真的,这对冥界原住民来说也算不错了。

当然能够带一个保留技能的生物或灵魂,也有相当大的作用,但可惜只能停留十分钟。如果我自己被传送时也能保留技能就好了,因为我停留的时间不受限制……

“由于你拥有了梦魂壶和地狱之钥两件地狱使者的装备,获得地狱使者部分权限,今后你所有的技能都可以在冥界使用。”新的系统提示传来,顿时让我陷人呆滞的状态。

“可以使用?在冥界可以用“长河落日”了?可以用火神套装的技能了?哇哈哈,我无敌了啊!”我突然放声大笑。

阿汉被我的笑声惊醒过来,爬起来询问了一下,也显得异常兴奋:“地狱之钥果然能带人自由穿行?与天!能不能……”

这还用得着说吗,我太明白阿汉的意思了,他想回阳间看看家人!不,不仅仅是家人,阿汉看到天柱都能哭出来,说明他对上面那个世界有著太深太深的感情,他什么都想看!

“没问题!”我看了一下地狱之钥的具体用法,传送门只能从阳界打开,并且必须输入冥界地图的一个坐标,返回阳界的时候,则还是回到原来那个位置。

我让阿汉稍等,然后先离开冥界,叫上风雷,也不吿诉他什么事,直接带他到夕阳城的他母亲家里,这才打开传送门。

当我带阿汉出现在他家人面前时,阿汉的身躯止不住地颤抖,然后大叫一声扑了上去,将妻子和儿子一起搂在怀里。

风雷先是怔住,随即也放声痛哭,倒是阿汉的妻子,一动不动,竟像是傻了。这也不能怪她,系统根本就没给她设计见到亡夫时应该如何反应,而她又是一个很普通的NPC,智能不高。“与天,你果然厚待我的家人!尤其是风雷……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谢意!”阿汉激动地道。

我叹道:“可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死……”

阿汉高声打断我:“不!他们比我在的时候,生活变好了一百倍!一个成家的男人,最想要的是什么?家人的幸福!如果让我回到过去,我甘愿再死一次!”

我听得出这是阿汉的肺腑之言,已经在游戏里拥有一个儿子的我,也深有感触,确实,为了家人不惟一切,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你与阿汉、风雷之间,形成了组合技“其利断金”!”系统发出提示。这个技能,可以大幅度降低目标的耐久值,如果目标是生物则扣减大量HP,每天限使一次。

“我要走了,谢谢你,与天!”十分钟显得那样短暂,阿汉终于慢慢消失在我们面前。

“阿汉……”风雷的母亲,在这一刻终于流下了眼泪,而且我分明感受到,她身上涌出了属于真正人类的那种情感,她进化了!

这不是属性的进化,她的数据完全没有改变,进化的是智能,我相信,体悟了人类情感的她,下一世肯定会被海蓝分配一个更好的“岗位”。

“义父,下次也带我到冥界去吧,我想看看父亲生活的地方!”风雷请求道。

我大笑道:“正合我意,以后除了去看望你父亲,我们还可以并肩战斗,哈哈!”冥界里敢于追杀我的BOSS们,你们等着瞧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十章 与子同袍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