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七章 第一骑士

丘丘对上的是庞迪克71岁的记忆,那个老者虚影已经完全不会为幻象所惑,丘丘的“光眩之箭”毫无效果。

斩月对上32岁的记忆,青年庞迪克锋芒毕露,出手快如闪电,不留余地,遇神杀神,一往无前!就连斩月的速度也基本占不到这虚影的便宜。

无头骑士对上45岁的记忆,那时的庞迪克已身经千战,见识了无数高手,本身也悟出了数十种技能,无头骑士那几个头颅里的招数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但这三个虚影,与现在的庞迪克相比,却幼稚得可笑!

我终于知道庞迪克为什么不骑马了,因为他的脚步快过所有奔马,包括我的小龙!

我终于知道庞迪克手中为何没有长枪,因为他的手就是枪,人在50米外,枪气已到眼前!

没有什么华丽的招式,庞迪克仿佛就是这空间内规则的掌控者,一动一念都是杀招!我根本来不及用大绝招对抗这枪气,仓促间举枪,也没能挡住,血量直接就被打掉5000点,让我出了一身冷汗。

随便一招普通攻击就能打掉我四分之一的血量,这实力差距也太大了吧。

决斗场内允许携带的药物有限,如果照这么打下去,要不了两分钟,我就会被庞迪克杀死。

“状态削弱术!”一连九个削弱效果落在庞迪克身上,可借因为庞迪克实力太强,其中五个没能成功,另四个也很快消失,还好“战神的威严”生效了,庞迪克的速度稍稍减弱。

“状态提升术!”11个提升效果,除了让我属性大涨,更是令小龙的速度比庞迪克超出一线,我总算与他拉开了一些距离。

庞迪克看了我的“火焰之树”一眼,树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他知道这棵树一旦长大,会有多么强悍的威力,但他却找不出手段来阻止,事实上,就算是上位神灵,能压制“火焰之树”生长的也不多。

必须尽快杀死与天争锋,庞迪克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虽然他也让自己的速度提升了一截,却还是无法追上小龙,只能倚仗丰富的战斗经验,对我进行迂回包抄。

说起来,我的战斗经验却也不亚于庞迪克,他有100多岁?那是游戏里的时间,换成现实时间也不过十余年而已。何况十年前《无限世界》还没设计出来,他的大半生记忆其实都是海蓝虚构的。在决斗场内驰骋了足有五分钟,庞迪克终于长啸一声,又唤出两个“记忆”。

这时候我隐约猜出了庞迪克的极限,虽然每个记忆骑士都只代表他某一年的状态,但他的生命力却并不足以支撑他召出100多个记忆骑士,五个记忆骑士应该是他最大所能了。

被三方合围,我不得不反身,但仍然没有迎战的意思,硬承了一个记忆骑士的攻击,然后突围向“火焰之树”奔去。

“土墙”、“沼泽”、“蔓藤”、“陷阱”……各种不同的障碍被我扔向庞迪克,竭尽所能地阻挡他。虽然每一个障碍最多干扰他零点几秒时间,甚至有些完全无用,但对我来说,任何一点时间都是珍贵的啊。

庞迪克当然清楚我的意图,他皱了皱眉头,手在虚空中用力一抓,转眼就凝聚出一根紫色的长枪,然后向我掷来。

“标枪术!”我赶紧还击,不过我那大师级的标枪,在庞迪克的高级技能“紫电破空”面前瞬间即灭,我的防护罩也像纸糊的一样,紫色长枪几乎不受阻挡地落在我身上。

“-18000”!差一点就是秒杀,这还是在我受到几种“状态提升术”保护的情况下啊。

连中五次“紫电破空”,补血药终于告罄。“紫电破空”的射程覆盖了大半个决斗场,而且看庞迪克轻松的样子,就算再扔十次都还有余力,所以我再逃也是徒劳的,干脆就守在“火焰之树”旁边好了。

庞迪克和他的两个记忆骑士已经冲到“火焰之树”旁,看着已经比我高一头的小树,庞迪克毫不犹豫,双手高举合在一起,金色光芒直冲天际,犹如一座高耸入云的方尖碑。

“破邪圣剑!”我瞬间就预感到,这是一哥近乎终极技能的大绝招!它让我想起了哲烈最后那招“残躯之箭”!

终极技能是属于神的,而圣剑,则是仅次于神的力量!

“冰龙圣甲!”我无法再凭自身实力硬扛了。

这个时候,两个记忆骑士从左右同时向我发起了冲锋,尽管虚像的实力无法与庞迪克相比,也相当于140级的NPC,至少能打掉我几千血量。

我根本没空考虑这两道攻击,我的目光死死盯着庞迪克手中的金色圣剑。

圣剑带着无边的威压向我头上斩下,我感觉就像是一座摩天大楼正在我面前倒塌,就连身为天马的小龙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扑通”一声屈膝跪倒。

没有任何闪避的可能,看不到尽头的圣剑,最少有上千米的长度!

“来吧!长河落日!”我没有选择格挡,也根本不可能挡住,唯有,针尖斗麦芒!

“轰”金光、红光撞在一起,同时迸裂,然而,圣剑之光仅仅被“长河落日”消耗了五分之一左右,便落在我的“冰龙圣甲”之上!

太可怕了,晋升为高级技能的“长河落日”,如果是对上120级的玩家骑士,至少能打出上万点伤害,却在圣剑面前不堪一击。关键时刻,小龙忽然一声长嘶,硬是从地上站起,然后艰难地朝右侧移动了一步。

圣剑擦着我的耳朵落下,我只觉半边肩膀都失去了一样,接着就看见“冰龙圣甲”五万耐久瞬间见底,而我的血量也仅剩下8000多,再被两个记忆骑士的冲锋一击,就只剩几百了!

“不死火鸟!”已经到了绝境,我还有什么可保留的呢?火神套装第二项技能终于使出!

“‘不死火鸟’,火神套装附带技能,套装主人80级时可用,十分钟之内不会死亡,而且所有属性提升一倍,火属性法术威力提升50%,物理攻击附带火焰伤害。”

炽热的火焰环绕着我的身体,这火焰还能给近身的对手造成每秒100点的持续伤害,这也是我战斗至今,对庞迪克第一次造成伤害。

庞迪克也被我的技能震慑停步,就算以他的强悍,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跟我硬拼,那是毫无意义的。

“堂堂骑士学院院长,也会退缩吗!”我大笑一声“长河落日”,再次使出,这一次的威力上升岂止一倍!

庞迪克皱起眉头,挥手格开我这一枪,但却无法免疫神级套装的火焰,这让他极其烦恼。

“审时度势,避敌锋芒,是一名武者的基本素养,我就等你这个技能消失又如何?”庞迪克终于恢复了那云淡风清的气度,转身跑开了。

可惜,小龙在刚才的一击中被余波震伤,速度变慢,所以我还是追不上庞迪克。

不过那几个记忆骑士就倒霉了,十分钟之内,我将他们全部击杀,过瘾!

只是三个宠物的血量也都不多了,如果他们上前参战,肯定会被庞迪克秒杀,所以我只能让他们先待机。

庞迪克缓缓走了回来,而我身上的火焰也在渐渐消失。

“借助外力,永远无法踏上真正的武学巅峰!”庞迪克静静地看着我,然后凝聚出一柄红色的长枪,一种我非常熟悉的气息慢慢生成。“‘长河落日’!你是准备用这一招来羞辱我吗!”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庞迪克真的太强大了,他仅仅看我用了两次,就已经能够将“长河落日”的枪意模仿得几乎分毫不差!

庞迪克虽然是个骑士,但活了这么多年,肯定也领悟了不少其他职业的技能,完全可以看成半个“强者”,所以拥有“模仿术”是很正常的。可怜我的“模仿术”虽然天天都在练习,但毕竟一天只能用三次,所以到现在也才升到中级二等,有五分之一的概率成功模仿初级技能。

不过我确实要承认,“长河落日”这个技能是属于超阶的那种,高级的时候威力已经与超级技能相当,而且耗费的魔法值还低,在限药的决斗场中是非常好用的,所以就算不为羞辱我,庞迪克使用这招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不死火鸟!”就在庞迪克的枪尖将要碰上我身体的时候,我再一次使用了这个终极技能。

“怎么可能,你的生命力竟然能支撑三个终极技能!”庞迪克第一次失态了,大叫着。

我苦笑一下,融合了众多智能程序之后,虽然我已经算是个“超人”,但火神套装技能对生命力的要求实在太强,我连用三个终极技能后还能保持一个正常状态,已经是借助了辅助电脑的原因。

其实我之前低估了庞迪克的实力,不然肯定会连续使用三次“不死火鸟”,把决斗时间拖完了事,到时候我完全没受伤害,只要凭着远程手段伤庞迪克一次就赢了。

庞迪克的盗版“长河落日”打在我身上完全没有效果,倒是他自己因为无法收招,不但被火神套装的火焰灼伤,还被我还了一个“长河落日”。

不过168级的庞迪克,就算是因为不喜欢借助外力而不穿重甲,他的防御仍然高得变态,“长河落日”26连击也仅仅给他造成3000多点伤害,倒是最后一爆带走他2000点血量。庞迪克郁闷地退走,我则使出浑身解数,用弓箭、标枪、袖箭全力攻击,虽然大半攻击都被庞迪克化解,但打得那是相当过瘾。

“血乌!”我终于召唤出最后一个宠物。

血乌的“啼血”已经被海蓝大大削弱,影响不到高级BOSS,不过对感情丰富的人类NPC来说还是有不错的效果,即使是高达168级的庞迪克,听到这悲凉入骨的啼声也呆滞了两秒钟。

就是这两秒钟!“光眩之箭!”被我悄悄安排到位的丘丘射出了一箭。

这不是普通的光眩之箭,因为融人了巡天爆出的那件物品“银河之砂”,效果奇佳,庞迪克瞬间陷人眩晕。

“杀!”我和宠物们第一时间冲到庞迪克身边,然后同时发出最强的攻击!

被攻击了两轮之后,庞迪克才恢复过来,不过“银河之砂”本身的效果却仍然存在,让他无法回血而且身体僵硬,一时间无法摆脱我们的追杀。

庞迪克第一次现出怒容,他忽然祭起一个强大的防护罩,并且幻化出一面巨盾,让我“长河落日”的伤害被成弱到只有1000点。

我赶紧收回所有宠物,因为从庞迪克眼里看到了杀机,而他只要硬顶我几轮攻击,就可以秒杀我的所有宠物。虽然宠物可以复活,但死亡多少会给它们心理留下阴影的。

时间正在一点点流逝,在“不死火鸟”效果消失前,我赶紧朝“火焰之树”的方向跑去,而庞迪克也清楚时间不多,紧追我不放。

我身上的火焰终于完全散去,而这个时候,离决斗时限只剩三分钟了。

现在我的宠物,包括小龙都被收回,补血和补MP的药物全部用尽,我只剩两万点血量,而庞迪克虽然中了“银河之砂”不能补血,但他却还有四万多点血量以及更强的防护力。如果庞迪克选择拖延时间,以他包袱里充足的药物,加上没有损失宠物,轻易就能被系统判定为获胜,但他却没有选择这样做,因为丢不起这个脸啊。

堂堂骑士学院院长,居然跟一个比自己低40多级的玩家打满30分钟,最后靠算分来险胜,他以后还怎么面对学生们?

巨盾消失,庞迪克左手化剑,右手化枪,还不待出招,光眼睛里的厉芒就仿佛要将我熔化了一般。

我长吐一口气,终于将手伸向了“火焰之树”。我折下一条树枝,看了一眼,然后向庞迪克扔了过去。

“火狼!”树枝在半空中化为一道赤色闪电,瞬间就到了庞迪克眼前。庞迪克大吼一声,一枪一剑同时落在那火焰幻化的巨狼身上。

火花四溅,火狼被完全化解,而庞迪克脸上也出现了少许惊容,中年时他曾见过一个拥有火神套装的人出手,但真正身临其境,才体会到“火焰之树”强大的威力!

庞迪克刚才的一枪一剑使用的都是他最拿手的高级技能,如果落在120级玩家身上,足足能打出八万点以上的伤害啊,竟然无法完全对抗这条火狼,要知道,那可是“火焰之树”上最细的一条树枝!

使用“火焰之树”的树枝是有规则的,那就是必须从最细的开始折取,而现在我已经取下了第二条。“火叉!”这一次,庞迪克退了七步,但仍未能完全化解火叉的威力,几丝火苗落在他身上,穿过防护罩,烧掉了700多点血量。

“好!”庞迪克大吼一声,脸上慢慢浮出兴奋的表情,他的脸色也渐渐涨红。

“好久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了……”庞迪克长呼一口气,接着,一片片铠甲不知从哪里飞出,覆盖了他整个身躯,包括面部,只有剑一般的目光从面甲里射出。

巧的是,我的第三条树枝是火甲,无法发动攻击,却让我的火神套装上的火焰瞬间凝成战甲,威势犹在庞迪克那一身散发着龙血气味的盔甲之上。

火神套装本身只是法师袍,而且因为我等级低,套装只达到日器水准,所以论防护力远远不如庞迪克的盔甲,但这套火焰构成的盔甲,却明显超过了它!

“果然不愧为神级套装的技能!”我强压激动的心情,折下第四条树枝,而此时庞迪克已经又聚起了那招“破邪圣剑”!

“火焰骑士!”这幻化出的骑士虽然被火焰包裹,但却不再是赤色,而是青色!

有个成语叫炉火纯青,火焰温度越高,色彩越接近于紫色,游戏中火焰的设定虽然不同于现实,但青色火焰仍然是一种极其高级的火焰。

金色的圣剑与青色的骑士枪相撞之处,顿时形成一个巨大的白色光球,久久不歇,当白光散尽,我才能看清,火焰骑士竟然完全消失了!

“果然是好对手!”庞迪克仰天大笑,虽然他的盔甲表面稍稍有些变形,但他身上的气势却是越来越强。

“火龙!”第五条树枝扔了出去,而这个时候庞迪克的气质忽然变了,身上的所有光芒瞬间收敛,站在那里的仿佛只是一个最普通的老人。

然后,庞迪克划出了平淡无奇的一枪。

“八连击!”我惊讶地看着这一招,我清楚地知道,这只是骑士的一个中级技能,许多职业也有这种档次的连击招数,而且几乎是最容易从公会学到的大路货了。

“谦卑!怜悯!”两道枪影落在火龙头部,威不可挡的火龙忽然变得温顺了许多。

“公正!诚实!”火龙身上的光影立即黯淡下来。

我瞬间明白了庞迪克这一招的可怕之处,他这是将自己对骑士八大美德的理解,融人了枪意之中,虽然只有八连击,但每一击都拥有恐怖的实力。才四连击,就已经将“火焰之树”第五条树枝的威力削弱了大半!

“高尚!”第五击,庞迪克的身影已经飞上半空,气势滔天,枪气甚至穿过火龙的身体,向我射来。

第六条树枝!树枝的折取时间也是有规则限制的,还好在被枪气打掉3000多点血量之后,我终于等到了。

“火狱!”数十条火柱凭空出现,将庞迪克困在当中,他发出的枪气竟然也无法穿越火狱的屏障,而这个时候,正是庞迪克发出最强悍的“英勇”枪意的时候!

“轰!”枪气与火柱相撞,令整个决斗场都颤抖起来,四射的枪气在火狱中反射,竟然将那条委靡的火龙击散了!

“荣誉!”第七枪,火柱发生了更强烈的震颅,火焰瞬间连变三种颜色,终究将这一枪承受了下来。

庞迪克忽然发出豪迈的啸音:“为了西极国百姓,就陪上我这把老骨头了!牺牲!”

骑士八大美德最后一条,最令人慨叹的一条:牺牲!轰隆!”火狱破裂,狂暴的乱流以庞迪克为中心爆发,在整个决斗场中呼啸肆虐!

我躲在“火焰之树”背后,靠火甲苦苦支撑乱流的冲击,用刚刚恢复的一点点魔法,给自己补充血量。看着时间一点点流失,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这最后一分钟。

乱流稍弱,我从树后望去,只看见浑身是血、衣袍尽碎的庞迪克老人,正颤巍巍向我走来,他的体力只剩3000多点,但看上去,他仍然准备对我发出攻击!

“院长先生,别再过来了,只要你认输,我绝不再攻击你!”我焦躁地吼了一声,我真的不想杀死这样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人,但如果他不认输,以他包袱里的药物存量,他仍然会被系统判定为获胜者。

“嘿嘿,我承认败给了火神套装,但让我向你认输?不可能!何况我肩负着数百万人的希望,就算是死,也要拿下你——与天争锋阁下!”庞迪克缓缓举起双臂,合拢,然后,整个人散发出青黑色的气息,他正在变成一把枪,骑士长枪!

“火星辰!”最后一条树枝终于折下。

漫天陨石,带着白色的光轮和无尽的毁灭之意,嘶吼降临!

“圣——龙——傲——天!”庞迪克注人所有生命力,使出了他最强的一击,夺目的光华让我想起了谢菲尔与梅依琳那招组合技——“圣龙哭泣”。

系统十秒倒计时开始,我的血量在疯狂地下降,这一刻我只能全力舞出枪花,护住全身。

所有的后备坐骑都被我召唤出来,还有我在冥界的几个奴隶,也一起出来帮我挡子弹。

娇弱的身躯在我面前一闪而逝,是南丁格尔,她仅仅来得及给我扔出一个中级“治愈术”,就被击杀了,而正是这个”始愈术”救了我的命……

时间到,我的身体被送出决斗场,回头看去,决斗场的外壳仍在剧烈地颤动着,难道我输了?

还是黑火山从痴狂中率先清醒过来,跑到我面前告诉我,倒计时尚未开始,庞迪克的体力就已经归零,严格来说他已经死了,只是他身体化成的那柄骑士枪以及注人他生命力的“圣龙傲天”,却仍然“活”着。

即使是系统,也无法轻易将庞迪克这一招平息,颤动足足持续了两分多钟才渐渐停止。

“第八场,自由国与天争锋获胜,双方比分4:4!”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我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御林军方面,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悲伤,但是我却没看到一点失败的沮丧,因为在他们看来,最终的胜利者还会是他们。

庞迪克无疑是他们中最强的人,却没有如我们预料的出现在第九场,这是一种策略,这证明了我们小看了NPC的智能。

然而这并不等于说最后一场他们派出的会是弱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七章 第一骑士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