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9 第一章 突袭千剑门

从海天城回来,发了几条信息之后,我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桌上的几件装备上,舍不得移开。

“火神之袍”、“火神之靴”、“火神之冠”……这一堆火神装备,除了从火灵天手中赢来的两件之外,全部来自海天会,这就是海天会给我准备的“条件”。

我与火灵天的决斗视频,海天会已经看过了,他们当然清楚,已经拥有三件火神套装组件的我,对收齐全部火神套装会有多么渴望,所以他们马上出手,动用各种关系,找到了套装剩余的部分,以此作为打动我的筹码。

火神是一位“上神”,在网络游戏多年来的传统设置中,“火球术”永远都是每一个法师的第一门法术,《无限世界》同样不能免俗,火神人气之旺可想而知。他的信徒数量位居各系法术神之首,而信徒的数量也将决定其神力的增长,所以游戏中传说,火神有资格在神灵中排入前十。相应地玩家间也就流传这样的说法,即火神套装应该算是神级套装前十之列。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每一件火神装备都被炒至天价,最终拿到火神装备的势力,通常都不会出售,除非是交换同等价值的极品。最重要的是,我听说过,有好几件火神装备是在那几个欧洲大集团手中,而无敌海神、奥丁一世之流都跟我有仇,因此,即使我在拥有三件火神装备的情况下,也完全没有奢望过收集成套。而海天会的大手笔,可以说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惊喜,正中我的命门,令我马上同意与他们再次联手。

不过,我暂时还不能体验这套高级神器的真正效果,因为海天会扣下了一只“火神之右戒”,承诺在征服整个西极国之后才会交给我。毕竟,紫天龙与我之间已经有了信任方面的隔阂,尽管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这时,两个人走人城主府大厅,是自由国最重要的两位管理者——天地赐富和瑞克,他们刚刚接到我的信息,知道将要与海天会重新合作了。

“与天,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你都没有提前与我们商量?你为何如此草率地决定与海天会联手?难道你忘了他们刚刚背叛了我们的同盟,差点令我们遭受灭国之灾?”天地赐富脸色非常不好看,信誉一向是他最看重的东西,而海天会上次临阵毁约,也确实是无法原谅的事情。

我沉吟了一下道:“这一次不同了……我们现在的势力范围已经超过海天会,他们不敢再轻易毁约。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天地你应该能了解,在拿下西极国这件事上,我比紫天龙更为迫切。表面上看是他们在利用我,亊实上我觉得他们对我反而更有价值仅凭自由国本身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推翻沙尔西兰的统治。”

这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为了命运潜行者,为了阿里西斯,为了谢菲尔——无头骑士,我必须攻下天柱城。当然我也不是为了这些NPC朋友而让自由国的兄弟们送命,占领更多国土,让更多兄弟拥有领地,同样是我的主要目标。

我大义凛然的话语,随着天地赐富将目光停留在桌上的火神装备上而变得似乎少了许多分量,虽然我觉得无愧于心,但我明显能感觉到,天地赐富的眼中流露出一种失望。

瑞克冷静地旁观着这场面,此时终于开口道:“天地,与天说得对,就算海天会不找我们,我们迟早也会想办法与他们牵线的,只不过由他们先提出来更好罢了。对了,与天,海天会现在的麻烦是千剑门和军刀团吧?”

我点点头,瑞克忽然微笑道:“天地,你负责友谊城事务这么久,免不了与千剑门打过一些交道吧,你对他们怎么看?”

天地赐富默想了片刻,长吁一口气道:“做生意需要朋友,尤其是像千剑门这样专业、有信誉而且强大的职业玩家组织,是我们发展中必不可少的助力。我们的很多物资,当初都是从他们那里买到的,甚至最近我们仍然有密切的合作。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和巡天也算是有点交情的,靠这点交情我们总能从他手中获得一些优惠……”我愣了一下,道:“你和巡天有交情?千剑门有信誉?我还真是难以想象……”我眼前不由得浮现出铁屏关前,巡天追杀我手下铁钩以及我与巡天多次会面的不愉快画面。无论怎样,我对这个人都没有一点好感,我厌恶地道:巡天,我只有一句评价:“他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人!”天地赐富摇摇头道:“利益至上,岂独巡天一人,天下谁不是如此?我自认也不能免俗……作为对手,巡天是一个可怕的人,但当你成为他的客户,你会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与巡天沟通一下,避免与他们交手。”

“目前不可能了,我与海天会巳经签订了盟约,这次的盟约是受主神约束的,违约者将遭受神罚。巡天也已经多次表明他的态度,就是坚决站在沙尔西兰一边。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坚持,但这一战不可避免!瑞克,你和兄弟们做一个计划,记得越少人参与越好,我们首战是突然袭击,计划一定不能提前泄露;天地,你依然负责后勤调度。辛苦两位了!”

看着天地赐富与瑞克离去的背影,我知道天地赐富的话是有道理的。千剑门和军刀团,都曾经是远比友谊城强大的势力,即使是现在,正面对决我们也很难占到便宜,但是,我仍然坚持自己的决定。

除了大局,除了火神套装,或许巡天几乎射杀铁钩的那一幕,也是我绝对无法原谅的吧。又或许,是巡天的骨子里,有一种我异常厌恶的元素?

对,就是那个,就是那身为职业玩家所必须具备的素质——无情!

一个真正的职业玩家,就像杀手一样,为了金钱,可以在游戏里抹杀自己一切的良知。这样的“素质”,正是20多年前我所拥有而现在我希望抛得越远越好的东西!同样的性情,出现在弱势的火灵天身上,我会因共鸣而产生一些怜悯,而出现在强势冷静的巡天身上时,我只能感觉到巨大共振带给我的强烈不快。

巡天,在这一刻变成了我眼中一道冰冷的墙壁,我必将其击破!

对千剑门和军刀团的行动在紧张地筹备中,为了不让他们察觉生疑,我暂时放下自己的事,每天都出现在进攻西南各城的前线战场上,表示自由国目前的战略重心都在这边。事实上,由于投靠自由国的玩家越来越多,我们已经占领了西极国西南三分之二以上的领土,西极国南部也有一些NPC城市被我们攻克,战事完全没有什么难度。

当然我的“御驾亲征”不仅仅起一个迷惑敌人的作用,由于新玩家太多,很多人对我这个国王的了解仅限于传说,所以我在战场上一次次展示出恐怖战力,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服众。

上古龙枪和我宠物的威力自不必说,最让玩家们震撼的是我的火系法术,火神套装虽然差了一件装备,不能使用附带的终极技能,但其对火系法术的加成幅度还是非常恐怖。当我精心选择了一处蕴含丰富地火的地点作为战场,然后使出“火山诱发”这个技能,瞬间湮灭一支狂热的NPC骑士团时,所有人都看得傻了。

就算是我刚刚升到大师级的“火球术”,带上“以心合技”施放出去,效果甚至还强于当前顶尖玩家的圣级“火球术”,再考虑火神套装的高抗火属性,恐怕游戏中没有哪个火系法师玩家敢跟我对轰的。

我站在一座新征服的城市广场上,给一波波涌来的玩家签名。虽然已经习惯,谈不上什么成就感,但体会到自己在玩家中人气的上升,我还是非常欣慰的,这表示,这块新领地的管理工作会很容易。

一边应付眼前这些粉丝,我一边分心关注着广场另一头,城市守护神庙前的一大堆民众。

那是这个城市的NPC居民,他们的热情丝毫不亚于我面前的玩家。

而被他们簇拥着的,是正在发表演说的鱼姬。

“枪神是一个伟大的神,只要虔诚地供奉他,必将获得丰厚的回报!你们看,我们国家的与天国王,就是靠着枪神的力量,才拥有今天这种成就的,你们还犹豫什么?投入枪神的怀抱吧!”鱼姬的声音高亢中带着几分嘶哑,跑了这么多城市,她也累坏了。

让鱼姬到各个新征服的城市发表演说是我的主意,目的是安抚人心。以我玩一些模拟建设游戏的经验,建造神庙,给民众一个信仰是改善治安的最好方法,只要他们信神,心中有了敬畏和希望,就不会轻易做坏亊了。

人总是自私的,尤其是当他们的各种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时候。法律和道德教化的约束,只能压制部分人的部分欲望,而永远不是全部,所以侵犯他人、损害集体、破坏自然的罪恶总是时有发生。

如果社会拥有强大的监督和执法机制,社会的治安当然会变得很好,人类社会一直在向这方面发展,而古代则只能靠虚构的神灵来实现了。只要民众相信神是全知的、全能的,就相当于世界每一个角落都安装着神的“监控摄像头”,谁还敢犯罪呢?

所以,当别的势力每征服一个城市,都要部署强大的武力来维持时,我却选择了让鱼姬来宣传信仰,这是一个省钱的好方法……鱼姬继续高声宣讲着:“大家或许会想,我们都是普通百姓,只想挣到更多的钱,活得更好,我们为什么要供奉枪神?我们不想战斗!对吧!”奇怪的问句,让NPC们一时都愣住了,这是他们内心的想法,只是不敢说出来得罪我这个国王而已,如果可能,他们更想要一个生产之神、财富之神那样的守护神。

鱼姬的声音充满了感慨:“以前我也曾经迷茫过,学习了枪术,拥有了武力,难道只能做一个战士,成为国王扩张领土、满足私欲的工具吗?是与天国王提醒了我,止戈为武!习武并不是为了战斗,而是为了止战!只有当我们变得更强大,而且拥有共同的信仰,团结在一起时,那些自私而卑鄙的玩家才不敢攻击我们!大家想想,如果这一次占领我们城市的,不是与天国王,而是一个贪婪的君主,大家会是怎样的结局?所以,变强!将命运攀握在自己手中吧!”广场上,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连我身边的玩家们都被吓了一大跳。

我不由得苦笑,这还是宣传教义么?这简直就是在搞革命,鱼姬把NPC都鼓动起来了。如果我不是这么善良的国王,如果我不是一直希望NPC活得更好的话,肯定不会允许她这么做,神权超过了君权对每一个国王来说都是不愉快的事。

不过,想一想,如果自由国所有NPC都变成枪兵,都练得比玩家强大,还有谁敢来攻?就像现实的世界,不是每一个国家都拥有扩张的欲望,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国家都不会侵略别国,但大家的国防预算都是年年增加,还不是为了保持武力威慑,图个自保吗?

止戈为武这个词,我的本意是想告诉鱼姬,当我们用武力统一世界后,就可以避免相互之间的内耗,全力发展经济文化,谁知道鱼姬故意曲解我的意思,说成用武力避免别人侵略了,这显然是反对我征讨他国。我想当秦皇汉武,她却把我的想法看做希特勒东条英机。

如果真像鱼姬想的那样,全民学枪,让自由国成为一个足以自保的刺猬,也未尝不可,不过,别的国家真的会让我们过这样的太平日子吗?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暗自慨叹。

就在这时,系统提示我:“由于你的支持,枪神获得大量的信徒,你的供奉度足以换取新的技能了!请到枪神神庙领取奖励!”

还有啥好等的呢,我狂奔到神庙里,点击神像,除了供奉度换取一项技能外,枪神还意外地送了我一项技能。

“‘回马枪’,中级技能。学习前提:骑马枪术达到大师级以上。技能效果:玩家在马上时,可以朝背后出枪,造成普通伤害三倚的效果,有50%几率打出致命一击。”

非常有用的技能,三倍效果虽然一般,但加上致命一击可就相当于高级技能了。最重要的是可以朝背后出枪,这是绝大部分攻击技能所没有的效果。通常玩家的技能攻击都是面向正前方的,想要攻击身后的敌人,要么使用普通攻击,要么是范围攻击,这样打出的伤害都很少。从这一点来说,这招“回马枪”就更加珍贵了。

“‘枪挑滑车’,中级技能,有70%几率将对手挑到空中,效果为普通伤害的两倍。技能熟练度越高,挑飞得越高。”
又一个中级技能,不是我做梦都想要的终极技能,甚至连髙级技能都不是,但我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因为这个技能效果太好了,把对手挑到空中啊,而且还是这么高的几率。我眼前幻想着成百上千人被我挑到空中哇哇乱叫的场景,就像老电影《黑客帝国》里面那样,当然,只是幻想。“突袭部队已经全部就位,请您下令!”就在我出神的时候,瑞克的信息传来,我瞬间惊醒,长吸一口气才缓过神来,果断下达命令:“进攻!”

半小时后,一连串国家信息跳出:“我军攻占浩风城!”“我军攻占花丘城!”“我军攻占六鬼城!”……

国家地图上,一条横贯西极国南部的直线瞬间被打通,直线的一端是自由国主力大营,另一端,则直指西极东南,千剑门腹心地带!

“将士们,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一次攻击的目标了,千剑门六城18镇!是的,不管你们本身是千剑门的粉丝,还是所谓的和平主义者,这一仗你们都别无选择,只有进攻!任何人想要退缩的,一律视为千剑门卧底!现在,上传送阵!进攻!杀!杀!杀!”

瑞克的声音,在大本营上空久久回响,震撼着每一名自由国的勇士。他们已经备战数日,在传送阵前也集结几小时了,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现在才知道将要面对的是西极国战斗技术最好的一批人!

千剑门高手的战斗视频,是许多普通玩家的学习教材,巡天、含血喷人、皇无极等都是平民玩家的偶像!但是,仅仅是短暂的惊呼和议论声过后,人流便滚滚涌人传送阵,消失,踏上战场!

虽然这一场大仗已经开始,但我并没有奔赴前线的意思,因为海天国一直牵制着千剑门绝大部分兵力,千剑门后方这些城镇根本没有什么抵抗的能力,尤其这是我们筹划多日的一场突袭,在每一个据点的争夺上,应该都有五倍甚至七八依的兵力优势,获胜毫无悬念。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妨完全放手,让瑞克充分享受指挥官的乐趣。

我知道,瑞克作为一个后来者和外国人,一直想努力融入我们这个集体,成为真正的核心,而我只有不断地给他信心,才能让他释放出最大的能力来。

所以,我非常轻松地跑到野外练习两项新技能,玩得不亦乐乎。

当两项技能都升到初级三等的时候,第一批战报已经传了回来,此次目标中的18镇,全部攻下!

我笑了笑,回到城里,组织自己统率的这路西南大军集结,接下来将是兵分三路:一路留在西南继续扫荡残敌,一路转攻南方各城,最后一路则通过刚打下来的通道,进人东南,巩固战果。

就在这时,瑞克终于发来了迟到的报告:“与天,我……我对不起你,我已经尽了全力,但一座城市都没能攻下……”

“咦?”这份报告真的大出我所料,攻打镇的时候如此顺利,怎么攻城却失败了?城市虽然拥有防护罩和坚固的城墙,但我们也拥有一些攻城器械,突袭之下应该是很轻松的吧。

“千剑门将所有村镇的分散兵力和仓库里的重要资源,全部集中到了六座城市里,而且他们似乎还从前线调了一些兵回来,在我们攻城最紧张的关头突然出现,打了一个埋伏,我军损失很大!看起来他们对我们的计划早有准备,我认为……我们内部出了奸细!”瑞克道出了让我吃惊的想法。

我沉默了,照瑞克所说的情况,要么千剑门真的经验丰富,猜到了我军的战略意图,要么就是有人出卖了我方的情报。这一次突袭千剑门,事前只有几个人知道目标,那可都是友谊城的老兄弟啊……

我呼了一口气:“瑞克,也许是我军这段时间的异常让千剑门嗅到了气味吧,你不要想太多,集结兵力,然后搞一次声东击西吧。”

“声东击西是什么意思?”瑞克不懂这个成语,我只能给他解说了一下。

这是一个简单而实用的战术,先用三分之一的兵力猛攻某城,当千剑门主力大部分集中过去增援后,另外三分之二兵力突然进攻另一座城,所谓虚虚实实,守方很难防御,除非他们是神仙。

但是,几小时后,瑞克再一次传来信息,战斗失败。千剑门似乎完全看穿了我们的战术,将兵力也按照二比一的比例分配在我们的两座目标城市里,我们两路大军都遭到了重大的损失,许多装备被敌人捡了去。

还好我从西南带来的部队及时赶到,攻下了一座小城。

进攻部队转入休整,等待后方补给,我也不得不考虑这个严重的问题,真的有内奸吗?

现在自由国的部队确实很多,算上西南地区新加入我们的玩家以及后勤部队,总军力已经超过百万人。这些人里面,千剑门的间谍当然不会少,而且以前都是一个国家的,与千剑门玩家交情不错的也不在少数,想绝对保密当然是不现实的。

不过对于这些情况,我们已经做了相当多的预防工作,比如屏蔽地图坐标,让部队中的玩家根本搞不清楚行军路线,还有暂时关闭传音台等,所以基本上只有各部队的第一指挥官才知道具体计划。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除非这些指挥官中的一半以上都叛变,不然千剑门不可能布置出如此有针对性的战术来。

所以,我不得不痛苦地怀疑,是自由国最核心的成员泄露了消息,而了解整个计划的,只有我、瑞克和天地赐富!

我一个人斗争了好久,才给天地赐富发去一封信:“天地,我只要你一句话,这次行动,你有没有通知千剑门……”

足足过了十分钟,天地赐富才回了信:“我没有。”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心中仍然不能释怀。我很愿意相信天地赐富,我更确定瑞克没有理由想输掉这场战争,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直觉上,我还是觉得,天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9 第一章 突袭千剑门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