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10 第十九章 守护忠义

第十九章 守护忠义

“钥匙在我手,哪能说关就关!‘芝麻开门’!”我大吼一声,眼看要消失的传送门,竟然奇迹般地再次出现。

冥神毕竟还是隔得太远,而我的“芝麻开门”熟练度越来越高,我对这世界的规则越来越了解,再加上一点运气,我居然成功了。

“大垣城主,你还不阻止他逃走!”远处传来咆哮声。

“冥神大人,遵命……‘暗黑土龙术’!”老族长叹息一声,顿时一条巨大的土龙从我脚下升起,将我直接“顶”进了传送门。

“浑蛋,你竟然敢这么做,我会惩罚你的!”冥神的声音在我身后变得越来越小,但我的心却越来越沉重。

不过传送门入口已经关闭,而且就算我转回去,又能救得了老族长么?何况我自身的危险仍未解除,传送门通道一直在剧烈变幻,随时可能将我锁死在里面。

我只能一路使用“芝麻开门”,拼尽全力,直到眼前一亮,重新见到阳光,我才长出一口气。

冥神现在应该已经恢复到了全盛状态,而且吸收了大量的玩家恶念,他现在的等级恐怕超过了 180 级,在智能上至少不亚于冥王哈迪斯,我现在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对冥界居民来说,有冥神坐镇,应该不用怕路西法的威胁了,我只担心老族长会受到怎样的惩罚。能让我稍减忧虑的是,冥神并没说要杀死老族长,看来他也明白老族长在冥界居民中的地位。

“与天快来,这边出了大麻烦,矮人,还有那些死去的御林军!该死的,他们从哪里来的!”瑞克的短信传来,语气中全是恼怒。

“矮人?御林军?难道是他们?”我也吃了一惊,赶紧发信,“如果见到有个叫阿汉的 NPC, 绝不能伤害他!我马上过来!”

阿汉、林武阳、南宫英琼以及数万御林军,在上次守护天柱的战役后便消失了。今天他们突然出现我才明白,他们一定是看到韦斯特瑞从天而降,发现了回归阳界的希望。

冥界和阳界,被同一根天柱贯通,理论上是可以顺着天柱爬到地面上的。当然海蓝不可能提供这样的“偷渡”通道,所以御林军们一定是日夜不停地挖掘寻路,数万人耗时近一个月,终于在最后关头出现在天柱城!

不过,这些人出现的时机如此巧合,很难相信其中没有海蓝做的手脚。这一刻我真的是暴怒了,做主神,真的不要太卑鄙!

当我赶到现场时,愤怒之情更加强烈,玩家的装备遍地散落,白光不断从战场上升起,这一次遭受突然袭击,损失惨重啊。

虽然复活的御林军不到十万,但死过一次的人,格外凶狠,何况还有一万高级矮人和一些复活的天柱守护者,借着城防炮火的支援,确实给玩家造成了巨大的杀伤。

当然玩家也同样杀红了眼,眼看着再有十几分钟就能完全击破“天之守护”,做成这桩惊天动地名垂青史的大买卖,竟然最后关头横生枝节,谁受得了啊,所以反击同样是猛烈而凶残的,御林军尸横遍野!

矮人韦斯特瑞是重点打击对象,由于蜜儿从旁压制,他已经被黑火山等人围杀成强弩之末,天柱城祭司们献祭祈祷请来的几位神侍也即将被杀,但左冲右突的林武阳、南宫英琼和阿汉却无人能敌。

阿汉是我吩咐过不能伤害的,南宫英琼是紫天龙公开说过喜欢的,谁敢动?

而林武阳,则是无人能伤,他的武技太高明了,明明速度不算很快,但就算几百人围攻,也很难攻击到他的本体。

我们的大铁枪和五行阵法,基本都是被这三个人强行摧毁的,现在已经所剩无几!

我咬牙切齿,率先冲向林武阳,就算我佩服他的境界和忠诚,但敢杀我兄弟,一样要死!

远远响起清风浮云亢奋的声音:“跟高手过招,果然令我豁然开朗,就是不过瘾啊。这位大叔,我们去一个地方单独切磋如何?战场上太乱了!”

林武阳用淡淡的声音回答:“不能在混乱的战场上坚守本心,你的境界终究有限。”

清风浮云干笑几声,他想引走林武阳,看来这伎俩太拙劣了些。

“很好,你还知道‘本心’!难道你忘了自己本是想做个木匠?替沙尔西兰卖命,只是主神强加给你的命运,你为什么还要坚持?”我大声喝道。

林武阳听见我的声音,似乎被触动了什么,但他虽然沉默,手中的剑却没有丝毫放松,转眼又斩杀十余名围攻他的玩家。

不远处南宫英琼一声清叱:“守护西极国民,是我们的责任,哪里是什么强加的命运?武者若无守护之物,学剑何用!”

“好一个学剑何用!身为战士,忠与义,重于生命!与天,恕我忠义不能两全了!战魂燃烧!”阿汉一声长啸,全身燃起暗焰,竟然向我直冲过来!

“父亲!你心中只有忠义,从不顾念家人的么?你想要母亲再悲痛一次?我不会让你过去!”风雷从斜刺里杀了出来,与父亲撞在一起。虽然等级不如阿汉,但风雷身上的魔法护罩,令他并没受多大伤害,魔武双修确实比普通职业强一大截。

“臭小子,滚开!你不懂得‘战士’真正的含义!”阿汉咆哮如雷,竟然使出大招向风雷挥去。

“叔叔,风雷他当然知道战士的含义,他阻挡你,只因为他也有要守护的人——不是他的义父,而是他的亲生父亲!”炫丽的枪花闪过,将阿汉的战斧挡到了一边,鱼姬的力量,竟然已经成长到不弱于阿汉的地步!

阿汉看着鱼姬,忽然长笑道:“臭小子,你找到一个好知己,我虽死亦无憾了!天磔之斧!”

巨大的战斧飞上天空,然后化为千万铁雨,飞射而下,每一块铁片都蕴含着杀灭的气息,而绝大多数铁片都是向我射来的!

“组合技——横枪立斧!”一枪一斧,在空中幻出巨大的光影,将方圆数十米全部笼罩,斧雨被尽数化解。

“臭小子!结婚了都不告诉我!”我和阿汉几乎同时吼叫起来。

“什么结婚啊,朋友关系就不能有组合技了么?”鱼姬和风雷同时脸红红地辩解道。

“英琼和阿汉说得对,身为武者,就要担起守护的责任,我想做一个平凡的木匠,但想过上那样的生活,就要先除掉给这世界带来祸乱的根源!与天争锋,受死吧!”林武阳的身影忽然平地拔起,踏空掠过多人头顶,一剑飞来,直取我的头颅!

林武阳的等级,并没超过当初的庞迪克,现在也不是比赛空间,我可以随意吃药,但我明显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只怕用“不死火鸟”都无法完全抵抗林武阳这一剑!

而林武阳最可怕之处在于,他很少使用什么大招,仅凭其对武学的理解,便能稳压对手,谁也不知道当他使出终极技能的时候,会有多强?

我正犹豫用哪一招对付他时,身侧忽然传来一个淡然的声音:“谁是祸乱之源?杀了与天国王,这世界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岂是你能够判定的?”

随着这句话出现的,是一柄刀,刀身短而黑,看似说不出的古拙,然而就是这一刀,让我危险的感觉蓦然消散。

是宋云,宋云竟然一刀化解了林武阳的剑气!

我记忆中的宋云,在等级上应该是落后于自由国主力玩家的,然而能挡住 162 级林武阳的剑,难道他自由之后,真的进化了?

“屠狗者?侠客的这个变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没想到会这么强。比我低 30 级,还能接下这一剑而不落下风的,你是第一人。”林武阳慢慢落地,凝视宋云。

我这才发现,宋云现在是 132 级的“屠狗者”身份,果然进化了啊。

屠狗者这个名字虽然难听,但英雄不怕出身低,仗义每多屠狗辈,历史上,高渐离、樊哙、朱亥、聂政……这一个个铁铮铮的名字,都曾经是屠狗者!

宋云微笑道:“我其实不喜欢这变职,只不过每天帮老婆杀鸡屠狗,莫名其妙就成这样了……”

林武阳叹息一声:“你的悟性很高,可惜当初我们没有发现你这人才,让你误入歧途。”

宋云淡淡地道:“你确定我走错了路?你们就一定是对的?我只知道,如果没有与天国王,我的母亲很可能病死,而我的妻子,现在恐怕还在冰块中沉眠。你再问问自由国的百姓,他们是不是比以前过得更幸福?”

这话说得我心里暖暖的,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玩家的自私大大损害了 NPC 的利益,但宋云提醒了我,并不全是这样。

任何游戏中,都会给 NPC 设计各种各样的烦恼,然后让玩家做任务替他们解决。虽然《无限世界》的自由度很高,给了玩家抢夺 NPC 财富的机会,但总的来说,玩家对 NPC 世界而言,还是利大于害,尤其是在我领导下的自由国玩家,都已经养成了善待 NPC 的习惯。

沙尔西兰领导下的西极国政府,却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就比如以前敲诈我的那个特使。虽然这也是游戏设计的需要,要塑造各种不同性格的 NPC, 但这类“坏人”的存在,确实令百姓的生活更艰难一些。

有了这样的觉悟,我忽然有了信心,感觉自己站在了正义的一方。

林武阳无法反驳宋云的话,便不再开口,专心与宋云交手。这两人的招数既不华丽也不猛烈,但每一击都是最有效率的,专攻对方必救之处,这堪称是武学的经典之作啊,就连我都差点看呆了。

不过最应该看这场对决的清风浮云,却站在一旁发呆,喃喃自语:“武者,需要找一个守护之物么,为什么呢?难道没有守护对象,就是我一直无法提高的原因?”

我重重地踹了他一脚:“你取名风和云,追求的不就是自在逍遥吗?你要守护的,就是你的自由好不好!别发呆了,快帮忙去!”

“不错!摆脱一切束缚,抛开一切负担,这才是我最终极的武学目标!与天你太棒了,我终于悟了!”清风浮云大叫一声,随即酣畅淋漓地投入战圈。

玩家中恐怕只有清风浮云才能加入林武阳和宋云的战斗中,而他的加入,也确实弥补了宋云等级上的弱势,这边暂时不用我担心了。

不过南宫英琼的杀气又渐渐逼近了,我长吸一口气,向她大喝道:“你能分清责任与权利么?你可以守护百姓,但你无权决定他们的命运。现在天柱城几乎所有百姓都已经迁走,生活在自由国和弥天国的国土上,你要守护他们,应该加入我们的国家才对!”

南宫英琼的气势一滞,眼神里也出现了犹豫。她之所以如此拼命,还不是因为城里的百姓以及她的亲人朋友么,现在知道这些人已经不在城里,她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见到时机成熟,我立即发动面具上的超级技能“痛不欲生”,顿时,所有守军,包括林武阳和南宫英琼在内,战意都变得软弱了两分。

我正准备再加把力,演奏一曲《沙场断魂曲》降低敌人的斗志,远处突然响起瑞克激动的声音:“自由国全体将士听着,经过精确测算,再有十次攻击,就能击破‘天之守护’!”

欢呼雷动,久久不歇,而此时,天柱城祭司们请来的神侍终于被全部击杀,御林军也阵亡大半,自由国的胜势已不可逆转!

蜜儿已经提前离开战场,她显然不想,也不敢成为击破“天之守护”的“凶手”。

好汉 110 和史密斯 99 等强者,之前已经战死,现在能够对天柱城形成威胁的,其实只剩下一条大铁枪和两座五行阵法,但已经足够了吧!

“十、九、八……”玩家们一起自发地喊了起来,这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我有负主神的重托啊!”一声悲啸响起,矮人韦斯特瑞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但他临死前,将数十米长的巨斧掷出,跨过千米距离,硬是击碎了最后那条大铁枪。

林武阳似乎已经放弃了努力,或者他对与宋云的切磋更感兴趣,当然,他和南宫英琼、阿汉都是玩家重点关注的对象,重重包围之下,也很难有机会再破坏五行阵法。

“战士宣誓守护的国家若是不在了,他还有什么脸面活着!想破天柱城,跨过我的尸体吧!”阿汉暴吼如雷,巨斧劈出数条气流,然后整个人借着这股冲力,腾空而起。

在阿汉与五行阵法之间,玩家的陆空防线一层又一层,更有无数张大网等着抓人,即使是神灵,也不可能片刻间突破。

然而,阿汉飞行的方向却是天柱城下,他几番腾挪之后,竟是拦在了五行阵法的前方,用身体挡下了一击!

经过各种辅助法术的加持,这座五行阵法合击的威力,高达八万点以上,就算阿汉本身防御极厚,又有切割魔法的大招,这一击仍然令他受了重创,血量见底。

“该死,五行阵法,避开他所在的方向!谁要是伤了阿汉,我开除他的国籍!”我大吼道。

被阿汉挡住的五行阵法,赶紧转移,但双眼如铜铃的阿汉,死死盯着这座阵法,身体也跟着移动。因为阿汉此时身在城下,背后有大量城防炮火支援,也没有玩家敢上去围困他。

现在仅剩另外一座五行阵法还能攻城,但剩下的所有御林军正疯狂向那里拥去,我连扔两个“火陨流星”都无法阻挡他们赴死的勇气,保护阵法的数千玩家,阵形岌岌可危。

“忠之大义,竟然能让人超脱生死,虽非道亦不远矣?我悟得了!玉碎昆山!”一名 150 级的御林军将领,突然全身绽放玉石一般晶莹的光华,在战场上进化了!然后是终极技能!

以这将领为中心,方圆数百米的空间,忽然寸寸破裂,随着一片清脆的声音,整个空间化为齑粉!包括五行阵法与那将领,数千将士,不论敌我,同归于尽!

“好汉子,好一个忠之大义!与天,当初我守护的不是你,而是义!今日我守护的不是这个国,这个王,而是忠!你懂我了吗?”阿汉放声长笑起来。

我的眼睛湿润了,一时看不清战场的变幻。

自古忠臣名将,不问君主是否值得守护;从来痴男怨女,哪管伴侣是否值得钟爱?他们坚持的,只是人类心中最崇高的那份品德。

不渝者,方可永存。

“只差一次攻击了!如果错过机会,不知又会出什么意外,最后一座阵法,攻击!一切后果由我负责!”瑞克红着双眼咆哮起来。

我大吃一惊,从感悟中清醒过来,再想阻止已经晚了,那座五行阵法已经喷出合力一击,而阿汉毫不犹豫,挺身迎上!

“与子同袍!”我远远地吼道,不过,即使我与阿汉的装备防御加在一起,仍然不可能抗衡一座阵法的攻击啊。

“英雄,全靠你了!”城墙上几个声音尖叫着,数道耀眼的白光落在阿汉身上,是天柱城那几位圣级祭司同时出手,想给他加上防护罩和辅助魔法。

这几位祭司的最强魔法合在一处,倒是有可能阻挡五行阵法大半威力,然而,这些祭司太紧张,忘了一点:阿汉是亡灵!

光明系的辅助魔法,对黑暗的亡灵生物是不会有加成作用的,它们只会达到一种效果:净化,或者说是超度!

阿汉的身体,在被五行阵法击中前,就已经变得模糊,他没有发出痛苦的吼叫,只响起解脱的长笑:“我,此生无憾矣!”

五行阵法穿过了阿汉的身影,没有打出伤害值,而是毫不受阻地落在“天之守护”上。也许是被几个祭司的防护魔法干扰,这一击仍然没能令“天之守护”破碎。

“父亲!”正扑过去的风雷嘶声痛啸,跌倒在地,而半空中的阿汉,则慢慢消散而去……

“瑞克,你竟然敢违抗我的命令!”我浑身发抖,颤声叫道。

瑞克远远地看着我,朗声道:“与天,我一直想知道,究竟是为与天国王你领军,还是为自由国所有玩家领军,请你明确告诉我。”

我愣住了,难道在这战场上,国王与他的元帅要发生分裂?

就在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我与瑞克时,高空忽然响起一声大笑:“终于等到了这难得的机会,与天,谢谢你送上的这份大礼!魔神之手!”

天空中一片巨大的阴影掠过,然后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闷响,这声音仿佛充塞了整个世界,不论身在千里之外,还是天柱之下,接收到的都是同样音量。

“玩家圣魔王完成 SSSSS 级魔神任务‘释放路西法’,声望增加 10 万!玩家圣魔王摧毁了天柱,罪恶值增加 1000!”

突然响起的系统提示声让人意外,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没有因此分散,大家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末日景象。

巨大的天柱,在一块块地剥落,起初是几块,很快变成几十块、几百块、几千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10 第十九章 守护忠义

评论 1

  1. 匿名不错的文章,内容文风幽默.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衡水人才 http://www.hsrcxxw.com/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