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10 第十八章 英雄之泪

第十八章 英雄之泪

“不!!”谢菲尔的吼声,几乎令每一个人的心跳停止,这令我想起了路西法的悲啸,这是同级别的情感,同级别的力量!

“师母!”阿里西斯也发出悲愤的吼声,但他仍能保持理智,一个大招震退卫士长后,马上转头叫道:“与天,不能让师父再有事了!”

“铁钩!看你的了!”我强压心颤,喊叫道。

随着“嗯”的一声,一直悄悄潜行的铁钩,从夜雪太后身侧暗影中走出,然后发动“偷窃术”,一次、两次……

“你休想得手!”夜雪太后尖叫,卫士们也蜂拥而来,但盗神毕竟是盗神,铁钩终于在第四次出手时,盗走了盒子。

“撤!”不再多说,我们三人且战且退逃离高台,一步步向城门方向突围。

我已经无法再使用终极技能,甚至连给宠物做镜像的力气都没了,完全依靠阿里西斯拼命以及小龙的速度,不然这次就挂在城里了。

到了城门边,反而能够喘一口气了,那些被救出的囚犯就躲在附近,一起冲出与卫士混战,而面对城门这种死物,我的恶魔象棋终于可以发挥作用,一道道黑光快速地消耗着城门的耐久。

“建筑师全都给我上,修复城门!不然杀了你们!”被阿里西斯缠住的城门统领大声吼叫着,此时唯一没被卷入战团的,就是城门旁几十个 NPC 建筑师了。

建筑师们快步跑到城门边,其中居然有一个我熟悉的身影,令我一时犹豫要不要让宠物向他们出手。现在能留在城里的,起码都是大师级以上的建筑师,这么多人合力修复的话,城门肯定攻不破了。

“动手吧,一起使用——‘拆迁术’!”熟悉的声音响起,是石师父!

“石富,你竟然敢背叛国王!”城门统领怒啸。

石师父看看阿里西斯和我,淡淡地道:“干我们这行的,跳槽是常有的事……”

我不由得开心地笑了:“是啊,老板都快要发不出工资了,民工还留下做什么呢?师父,好久不见!”

石师父含笑点点头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无论如何想不到你能走到今天这步,我见证了一个神话的诞生。”

“这不算什么,有了师父的帮助,我们必将创造更伟大的神话!”我激昂地道。

石师父听了这话,却忽然叹息一声:“年轻真好,哦,对了,与天你其实不算年轻啊……与天,师父累了,不想再继续这份工作了,你能帮助我,离开 × × 吗?”

“× ×” 这两个字,很奇怪石师父只做出了口型,却没有发出声音,是系统故障么?我只能从口型上猜测大概是“天柱”。

“我当然会带你离开,也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放心吧。”我答应后,提起最后的精神,用“长河落日”开始攻击城门,时间紧迫啊,追兵越来越多了。

“与天,记住你的承诺……”石师父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开始发动“大拆迁术”。

石师父的话和表情,有点不对劲,似乎有另外什么意思?我心中一动,但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

“轰”的一声,城门终于被击破,建筑师和囚徒们蜂拥而出。我和阿里西斯放出烟雾弹后,留下殿后,虽然耗尽了药物,但最终还是有惊无险地冲出了天柱城。

能够从一座王都中杀出来,除了事发突然外,主要还是仅有的守军都稀稀拉拉分布在数百里长的高墙上,根本来不及围堵我们,天柱城力量太空虚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命运潜行者和芊芊怎么了吗?你尽管说吧,我有心理准备了。”回首望着天柱城,我喘息一下,望向阿里西斯。

“这个啊……与天,那我就老实说了,你可一定要挺住啊。”阿里西斯目光闪烁看着我,令我的心越发往下沉去。

人就是这样,即使已经确定某件事,但在被证实之前,总还抱一分侥幸,到了这一步,我仍然希望自己最怕的事不会发生。

“其实,当初劫走芊芊的士兵,是我派人假扮的,而命运潜行者,一直都知道这件事……”阿里西斯终于慢慢吐出了这番话。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直到阿里西斯悄悄后退,貌似准备逃走的时候,我才长长叹息了一声:“我,挺住了。”

阿里西斯派人“劫”走芊芊,当然是为了加深我对沙尔西兰的仇恨,促使我反叛独立,而我真的这么做了。

“与天,你,不生气?”阿里西斯小声问道。

我呼了一口气:“为什么生气?知道自己的朋友没事,我开心还来不及呢,而且如果我生气,会失去另一位朋友啊。”

阿里西斯这才拍拍胸口道:“我没看错,与天你真是个大好人啊。”

“不要把我当做好人,我希望你把我当朋友。”我淡淡说了一句,阿里西斯顿时沉默了。

“主人,盒子的机关解开了。”铁钩适时插话,解除了尴尬的气氛。

刚才还拼命想要冲破盒子禁锢的谢菲尔头颅,此时却毫无生气地呆在那里,眼睛里全是灰色,我从没想过谢菲尔会变成这样。

“师父,不要再伤心了,师母虽然从祭坛上消失,但她并不一定死去,我们还有希望找到她!”阿里西斯轻声对谢菲尔的头颅道,但谢菲尔一言不发。

“这个以后再说吧,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你师父复原。谢菲尔阁下,我要怎么做?是否与无头骑士解除宠物契约就可以了?”我问道。

不过说实话,这样放弃无头骑士还真舍不得,不仅是为这股战力,也因为我跟无头骑士有很深的感情了。

“成为他人的宠物,这副身躯已经失去尊严,更何况它还被浓重的冥气污损,我不会再要了。”谢菲尔终于抬头,冷漠地看了无头骑士一眼,“阿里西斯,帮我另找一副身躯吧,越强大越好!”

非常出乎意料之外,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以谢菲尔的傲骨,身躯被人当做宠物,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污点,如果是我,恐怕都有可能作这样的决定。

当初刚刚从植物人状态苏醒,看着自己的虚弱而丑陋的身体,我也是很不适应的啊。

“半神的躯体可以不?如果可以的话,这件事就交给我好了。”我道。谢菲尔没有回答,只是闭上眼,算默许了。

不是谢菲尔傲慢,而是他这次受到的打击太重,根本没力气说什么客套话了。

其实,在经历如此巨大的丧妻之痛后,谢菲尔仍然能保持一定程度的理性,仍然可以思考,并且在乎其尊严,足以证明他心灵的强大了。

我和阿里西斯相互对望一眼,内心都在默默地叹息:英雄,总是要遭受各种磨难么?

“与天,这一次,还是海蓝给我和依琳安排的命运么?”谢菲尔忽然又开口了。

我愣了片刻,摇摇头道:“应该不是,海蓝设计的剧情,通常不会损害她自己的利益,她更希望看到你为救妻子而出城跟我们交战。”

阿里西斯不由得道:“是的,师父,师母她破坏了海蓝设计的剧情,同时也打破了宿命!”

谢菲尔木然道:“难道改变命运,需要付出这样沉重的代价吗?那么改变它,又有什么意义?”

沉默,当一个英雄竟然对自己终身为之奋斗的目标都感到动摇时,是不是代表着一个英雄的消失?

许久,我忽然抬起头来,道:“以前阿里西斯感慨命运的时候,我曾经思考过一个问题。人只有在苦难时才会抱怨命运的不公,进而想改变命运,但当他过着幸福生活的时候,却不会生出反抗之心,所以我可以理解为,想要改变命运的人,他们目标的本质是‘过得更好’。”

谢菲尔沉静一会儿才道:“对我来说,自由就是‘更好’,你说的也没错。”

我继续道:“一个世界的资源总量是固定的,当一个或一批人想过得更好,就会有另一些人因此过得更差,双方必然展开争夺,所以想‘过得更好’是非常艰难的,尤其是当你的对手很强大时。谢菲尔你想为 NPC 们争取自由,你的对手就是海蓝,因此你努力抗争,仍然举步维艰。而梅依琳祭司这一次能够摆脱命运,只因为她是损害自己的利益来成全你,想‘使自己变得更差’的人,是不会有对手的。”

“原来如此,谢谢与天,你让我更清楚自己的道路,我会继续坚定地走下去,而这一次,我的身上还有依琳交给我的力量!”谢菲尔头上终于渐渐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即使他很快陷入沉睡,但那气息仍在不断提升着。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师母的性格最为温和,却落得这样的结果,她牺牲的那部分,我和师父总会帮她争回的!”阿里西斯转头,慢慢离去,真不知他从哪里学到的那句话。

为了替谢菲尔弄到半神躯体,我让部队放缓了攻城节奏,拖到那些半神 BOSS 一个个复活,然后依次杀死,让谢菲尔挑选。

当然这样做有一定的风险,没人知道时间拖下去,海蓝会不会有什么新的后手,但为了谢菲尔,冒这个险值得。兄弟们也没说什么,毕竟每一个半神 BOSS 被杀,都会爆出些好东西,大家能分点钱,留着 BOSS 慢慢刷也是游戏常理。

最终被谢菲尔选定的,是天柱神将,这个 BOSS 是纯正的《无限世界》本土出产,编程规则与谢菲尔更契合一些,更重要的是他很帅。

无头骑士砍下天柱神将的头颅后,谢菲尔的头颅第一时间飞上了神将的脖颈。在各种数据环绕之下,头颅慢慢变大,而已经死去的神将,身体则开始颤动,仿佛在排斥这新的头颅。

正常情况下, BOSS 的躯体除了可切割的一部分外,其他都会被系统回收,我不知道谢菲尔现在的做法,是否符合这世界原有的规则,但两种不同的程序组合在一起,注定会产生兼容性问题。谢菲尔虽然是一个极其强大的智能,但当头颅和身躯勉强融合后,他也显得异常疲惫。

“以我现在的状况,这身体无法下冥界,与天,拜托你在冥界先帮我打听依琳的消息吧。”谢菲尔此时身躯高达百米,但仍然向我深深鞠了一躬。

谢菲尔终究还是信不过玩家,所以他拖着庞大的身躯赶去弥天国,在那里慢慢降服天柱神将的躯体。

目送谢菲尔远去,我收回视线,开始查看那个盛放头颅的盒子。

“封神之盒,特殊物品, 500 格,神灵的魂魄和躯体都能够封印,能释放出强大的防护罩,半神以下的力量无法击破。”

又得了一个大容器,不过我的目光却被盒子中两枚闪耀的晶体所吸引。

“英雄之泪,地级完美材料。”是谢菲尔的眼泪!

这段时间以来,谢菲尔如此冷静,让我以为他轻易就从丧妻之痛中走了出来,就此判断在他心中,自由大业的优先级还是排在第一位的,但看到这两滴泪形晶体我才知道,他的伤痛远远没有平息!

完美材料,品级是在珍稀材料之上的,也就是说英雄之泪已经超过了祝融之心和共工之核,而后两者都是一个强大半神最精华的生命力,这两滴眼泪,代表着怎样一种伤痛,竟然可以超越生命?

仿佛有一种刺骨的痛楚在侵蚀我的双眼,我赶紧关上盒子,深深呼吸。

“瑞克,下令全力攻城吧,我先离开一会儿。”许久我才恢复过来。

瑞克重重地点点头道:“终于到最后时刻了!以大家的攻击力和士气,三小时内,‘天之守护’必然崩溃!与天你可要快点回来,别错过大场面!”

我“嗯”了一声,然后全速赶往赫菲斯托斯的神殿,这么好的东西,当然要第一时间跟他分享了。

赫菲斯托斯入神地看着英雄之泪,足足有十几分钟,直到他的眼睛里也慢慢淌下泪水,才依依不舍地关上盒子。

“英雄不流泪,是一项规则,但这眼泪的主人突破了规则,而且拥有极其丰富的情感,这两滴眼泪,甚至比神泪还要珍贵得多。”赫菲斯托斯小心地把自己脸上的泪水收集起来,这可是神级的材料啊,不是想流就流得出来的。

《无限世界》中的许多 NPC 都会流泪,但那通常都是海蓝为了剧情发展的需要给他们添加的程序,真正由情感激发,自然产生出泪水,表明其智能已经相当接近人类了。

神灵由于阅历丰富,高高在上,已经很少有事情能够触动他们的心灵,所以眼泪非常珍贵,但英雄之泪却更加罕见!

“用这两滴英雄之泪,能制作出地器么?”虽然我震撼于谢菲尔的智能程度,但我更关心的还是如何使用这难得的材料。

“我也不知道,按说材料级别是够了,但我的力量不够,而且这种突破规则的东西,恐怕会被主神排斥。”赫菲斯托斯沉思道。

“试一试!”我强压激动,掏出悲伤面具和霜之哀伤残片,这是同样蕴含悲伤气息的物品,再没有什么比它们更适合与英雄之泪融合的了。

赫菲斯托斯摩挲着悲伤面具,叹息一声:“缪斯这套装备,曾经是我最大的骄傲,因为就连海蓝都承认了它们神器的品级,但我不得不说,悲伤面具配不上这两滴英雄之泪啊。”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赫菲斯托斯,但也确实同意他的看法,悲伤面具在英雄之泪面前,气质真的差了许多,即使是霜之哀伤中的悲伤气息,都隐隐被这两滴泪水比了下去。

赫菲斯托斯思索许久,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无法抵御的诱惑啊,这样极品的材料只怕再难遇到第二次,无论如何我也要过一过手!”

艰苦的工作又开始了。现在赫菲斯托斯的神力已完全恢复,比上次还有所提升,已经无限接近中位神,他的新火炉也更加坚固,能承受更高的温度,还能增加作品的成功率和品质。当然作为辅助者的我,无论技能还是经验,也都今非昔比。

然而即使是这种状态的赫菲斯托斯和我,仍然无法熔化英雄之泪!

高贵的神灵都有退缩妥协的时候,而英雄,绝不低头!

在即将失败的关头,赫菲斯托斯灵光一现,紧急使用“镶嵌术”,将英雄之泪镶入悲伤面具的两个空洞眼窝内,尺寸虽然有些差异,但改变悲伤面具的形状,对他来说还是能办到的。

“真是侥幸,没有破坏这件材料,以后实力提升了,我还能对这件装备重新加工。说起来,即使只是镶嵌,如果不是我对悲伤面具相当熟悉,这次也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赫菲斯托斯喘着粗气,胸口剧烈起伏着。

我看着这张融合了奥林匹斯规则、路西法魔神之力与谢菲尔悲痛气息的面具,脸上表情越来越激动。

“痛苦面具,地级物品,增加物理防御 50、 魔法防御 80, 精神抗性+ 10, 提升表演效果 30%, 提升表演系技能修炼速度 15%, 提升‘催泪’技能两等,附带超级技能‘痛不欲生’,可以令对手属性大幅下降,并能干扰部分其技能。”

虽然还没试,但我清楚这个“痛不欲生”技能比“催泪”技能可强多了,而能够附带超级技能,这面具已经是堪比真正地器的存在了啊。

而原来的“催泪”技能不仅保留,而且还注明了“两等”,意味着以前仅有初级一等的效果。

在初级一等时已经能够影响到死亡骑士阿尔萨斯,这个技能也堪称逆天了。

虽然无法与其他地器组合出终极技能来,但在我心中,这痛苦面具已经算是一件地器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一件高品质装备,仍然无法掩盖那两滴英雄之泪的气息,它们仍然独立存在,不肯被融合。

“痛不欲生吗?这技能果然体现了谢菲尔流泪时的心情啊,痛苦到了极致,真是可以超越生命,足以令人舍弃生命!只有真正的英雄才能承受并征服这样的痛苦!”我读懂了这面具的含义,同时也感受到,经历过这次事件后,谢菲尔的智能一定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甚至仅仅是感悟了一下英雄之泪的赫菲斯托斯,看起来智能都提升了,他告诉我他需要再好好闭关一段时间,就算有再好的材料,也别再打扰他。

雪海飘香的霜雪神左戒,暂时是没办法制作了,我心里暗暗后悔,没有先把这事提出来。

这时瑞克激动地发信息通报,再有一小时,就能完全打掉“天之守护”的耐久了!

我很想尽快赶到天柱城下,不过心里总有事牵挂着,仔细一想,才明白是冥界的问题。

梅依琳究竟有没有死去?还有天柱一旦被破坏,路西法脱困后,冥界居民们怎么办?在此之前,我必须再到冥界去一趟。

时间宝贵,我直接使用了传送门。一踏入冥界,马上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路西法强横的气息,即使他仍然被镇压在天柱之下,我也完全不敢去天柱附近查探,只能去找老族长。

“与天你还敢出现,让我很惊讶,难道你没感觉到‘那位’的气息?”老族长眼神古怪地看着我道。

“那位?感觉到了啊,那又如何?反正我随时可以回阳界的,倒是你们让我很担心,路西法马上就要脱困了,恶魔军团首先要攻打的就是你们。我来是想提个建议,你们可以投靠冥王哈迪斯,相信他会愿意接收你们,共同对抗路西法的。”我认真地道。

老族长摇摇头道:“对我们来说,路西法和哈迪斯都是一样的邪神,而冥界真正的主宰,是冥神大人,而大人他……”说到这里,老族长再次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冥神?他……”一股强烈的不安情绪忽然升起,我感觉到了身后那久违的气息——冥神!

当初被我破坏死亡之牢,冥神受伤昏迷,但伤势远不如上古神魔大战那样严重,他,终于再次苏醒了!

“老族长,不好意思,我先走了,有机会再来看你!”我大叫一声,拍马朝传送门飞去。

“在我面前还想逃走?愚蠢,地狱传送门,关闭吧!”远处传来一个带着讥讽的声音。是的,冥神离这里还很远,但开启地狱传送门是地狱之钥上的能力,而这钥匙本就是冥神制作的,远距离掌控对他来说并不难!

在没有发生战斗的情况下,玩家可以随时退出冥界,就跟下线差不多,但现在我明显感觉自己被冥神锁定,无法正常退出,如果强退,这个身体仍然会留在冥界,肯定会死一次的。

而且我隐隐感觉到,这种锁定是直接针对我的精神,只怕强退也会被冥神扣下一部分精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10 第十八章 英雄之泪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