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10 第十七章 壮心不已

第十七章 壮心不已

阿里西斯优雅地一笑:“看来主人你是把我摸透了啊,嗯,不过你可能对我的意思有些误解。我想说的是,既然有希望占据天柱城,为什么非要破坏它呢?”

我沉吟了一下,是的,如果可以不推倒天柱就解救出命运潜行者和谢菲尔,同时接收完整的天柱城,我当然乐意。不过“天之守护”与天柱的耐久绑定在一起,就表明海蓝不甘心让玩家获得天柱城的控制权——就算天柱倒了也不留给你们!

阿里西斯继续道:“如果强行攻城,也不一定能抢回我师父的头,救出师母,而且天柱耐久耗尽,是不是会带来灾难,我们谁都无法确定,你不想看到悲剧,对吧?”

我想了想道:“从自然之神和城市之神的态度来看,这两位品德高尚的天神都乐于见到天柱消失,我想应该是不会发生灾难的,不过我还是听听你的意见吧。”

“我打算从皇家的秘道进入城内,跟我那弟弟谈谈,希望能够和平解决此事,与天你可愿跟我一道去?”阿里西斯缓缓地道。

“你打算劝你弟弟投降?他肯么?”我愣了一下,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

阿里西斯道:“我当然作好了劝说失败的打算,所以这次进城,我准备先和你联手救人,再去找沙尔西兰。”

“沙尔西兰不会封锁秘道的么?如果你真有办法进城,早说嘛,我们几十万人从秘道进去,直接就赢了,还费这牛劲干啥?”我笑道。

阿里西斯摇摇头道:“皇家秘道的传送阵只允许王室成员带两名随从出入,不然我自己早就攻进城去了。另外沙尔西兰也一直防着我,虽然他没有权限关闭传送阵,但却在秘道中设置了大量机关,所以这次除了你之外,我还希望能带上铁钩同行。他能从先王墓穴中偷东西,对皇家的机关一定很熟悉,何况现在又有盗神的位阶,应该没什么机关能难住他。”

我思索片刻,觉得确实有必要走这一趟,我倒不指望沙尔西兰投降,但如果在城破时他用命运潜行者等人的性命来要挟我,还是很麻烦。

于是我带上铁钩,随阿里西斯找到野外的传送阵。传送阵上有检验皇室血统的阵法,而我和铁钩则是通过与阿里西斯组队的方式跟随他进入传送阵。

上次在圣魔王的楼船国已经走过一次秘道,也没什么稀奇,有铁钩在,一路上也没触发机关。几小时后,我们就这样出现在西极国王宫内。

偌大的王宫里居然没什么人,因为沙尔西兰已经将宫中大半侍卫甚至宫女都派到城墙上去了。就算有蜜儿的“倾国倾城”在,也不可能一次把这些人全诱惑出城,能多撑一刻算一刻了。

“希望监狱的守卫也被调走,那样就轻松多了。”我对阿里西斯笑道。

阿里西斯却对着王宫的景色陷入痴呆状:“ 20 年没回来过了啊,一切都还是老样子,这里可是承载着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啊,疼爱我的父王、母后,被我捉弄哭笑不得的宫女们……”

我沉默,不想提醒他,这些美好记忆和他被剥夺继承权的剧情,都是海蓝设计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虚幻的。

阿里西斯记忆中的 20 年前,服务器还没开放呢,也许这些事件从没真正发生过……

但什么又是真实的呢?我们所谓的现实世界说不定还是什么人设计出来的呢,也许我们只是一本小说中的人物罢了。

我们小心地离开王宫,前往监狱。阿里西斯是易容的老手,铁钩的潜行更是只有神灵才可能发现,我的“易容术”、“化妆术”和潜行技能虽然只是半吊子,但加起来的效果还是不错的,何况还有盗圣身份,因此路上偶尔碰到的 NPC 都没发现我们是敌国的。

监狱门口的守卫果然不多,曾经让我感觉高不可攀的两个 140 级门卫,现在几乎可以无视。我和阿里西斯对视一眼,就准备动手。

“与天争锋,你背叛西极国,可对得起国家给你颁发的战神勋章!”一个洪亮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国防部长海龙元帅,几个月不见,苍老了许多,但那份傲骨锐气不减,等级高达 165 级,更是仅次于庞迪克。

“果然不愧是元帅大人,从背影就能识破我。”我感慨道。

“我佩戴战神勋章已有 30 年,对它的气息相当熟悉了,五分钟前我就知道你进了城!”海龙冷冷地道。

我四下看看,海龙并没有带士兵来,或许他认为其他人对我没有威胁,不过我更从他眼中看到清楚的信息:他要与我单独一战,这是战神勋章拥有者之间的对决!

“阿里西斯,你先进去救人,这位老先生就交给我了,我会给他应有的尊重!”我将“尊重”两个字用重音读出,阿里西斯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勇士之间的尊重,就是全力与对手作战!

“火焰之树!”我没有犹豫,直接将这撒手锏扔进随身农场。

虽然我现在的实力大幅上升,仅凭斩月就可与庞迪克正面一战,但这次进城有重要事情,必须速战速决。如果城内几万守军被惊动,我和阿里西斯连脱身都难了。

“西极英烈!”海龙一声长啸,从各个方向顿时飞来无数条虚影,每条虚影都带着铁血的凶悍之气,犹如一柄柄利剑要将我刺穿似的。

这一条条虚影全都是历年为西极国战死后获得最高荣誉被供奉在英烈祠中的烈士英魂,他们每一个都在向我怒吼:“为什么背叛祖国?”

我的各项数据骤然下降,就像是中了几百个负面技能一样,而压力不仅体现在游戏数据上,更多的竟是来自精神层面,这是直接攻击我意识的技能,这些英烈要我屈服,要我投降!

“西极国只是游戏中的国度,这个国家带给了我什么?抢我的马,收我的税,害我的朋友!而我为这个国家付出的更多,我,问心无愧!”我大吼一声,驱散胸中的闷气,然后发动“拂拭灵镜”,将所有异常状态清除。

海龙却丝毫没有停顿,挥枪直刺,而英烈们也化为一道道利剑长枪向我攒射!

“不死火鸟!”我完全能感觉到这些攻击的威力,不得不在开战几秒之内,使用第三个终极技能,海龙元帅,果然好强!

在“不死火鸟”面前,英烈数量再多也攻不破我的防御,而他们是绝不会后退的,就这样如飞蛾扑火般一个个湮灭了。

“强制热血!”海龙热泪盈眶,这些英烈中有无数人都是他曾经的伙伴、师长、弟子,甚至亲人,战到这种时刻,他还有什么可保留的呢?

“海龙元帅,你这不是想杀我,你是想与这些英烈一起殉国!何必如此!”我眼睛也有些红了,如果海龙真的想击杀我,其实他只需要呼唤士兵来围攻就行了。

天柱城已经守不住了,海龙不想和英烈们蒙受亡国之耻,于是他选择提前战死!

“死在拥有战神勋章的与天阁下手中,正得其所!”海龙高声啸道。“热血”状态下各种强大的攻击技,终于击破我的“不死火鸟”,让我不得不大量吃药。

不依靠神级套装,海龙元帅一样能发挥出顶级的战力,他就是半神一样的存在,如果他拥有野外 BOSS 模板,战力恐怕还在祝融之上!

“‘火焰之树’成长完毕,海龙,这是我对你奉上的最崇高敬意!”我大喝一声,在海龙战力达到最巅峰的时刻,抛出“火焰之树”的树枝。

前七条树枝连续掷出,硬生生击破了海龙的所有大招,使他血量归零!

“壮心不已!”海龙披散着满头白发,发出长啸,竟然再次向我冲来!

“第八条,火天车!”十余节燃烧的铁甲战车呼啸着与海龙迎面撞在一起,海龙全身盔甲、血肉飞溅,退后十几步,却依然不倒!

“后生小子,看来你的敬意还不够!”海龙声音沙哑狂笑着,身躯仿佛突然膨胀了数尺,狂猛踏来!

“打不死……我,我真是没办法了,‘镜花水月’吧……”我叹息一声,用幻境将海龙困了进去。

四个终极技能啊!平时拿来打几百万血量的 BOSS 都够了,居然全用在海龙一个血量只有几万的凡人身上,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结束战斗!

“小子,梅依琳祭司不在监狱,她被带到通天坛去了。谢菲尔的头颅一直是夜雪太后随身携带,太后与国王现在也在通天坛,你们快去吧,哈哈哈!”海龙在幻境中大笑数声,然后一股强烈的冲击波将我冲到路旁的墙上,海龙临死一爆,竟然炸碎了“镜花水月”的空间!

我长出一口气,向海龙元帅消失的方向鞠了一躬,这时身后传来杂乱的声音,原来是阿里西斯带着一群囚犯从监狱中走出。

王都的监狱关押了上千名囚犯,其中多数是叛乱者,包括一些已经投靠阿里西斯的人。阿里西斯叫他们小心潜行,到城门后集合,等待冲出的时机。

“天之守护”能够防止外面的人进城,但并不禁止城内的人出去。

“我刚打听到,我师父的头颅和师母都被带到魔神祭坛了,我们俩过去看看有没有机会救他们。”阿里西斯看看周围狼藉的景象道。

我忽然皱起眉头,道:“怎么没看到命运潜行者和芊芊?你是否将监狱都搜遍了?”

阿里西斯搓了搓手,道:“等下再说吧,现在先去救我师父要紧。”

我愣了一下,阿里西斯有事瞒着我?难道命运潜行者已经……

庞大的天柱旁,不知什么时候修建了一座高台,高台与天柱紧密地靠在一起,从图案的风格上看,二者有些相似。

魔神祭坛就设在这座高台上,沙尔西兰在祭坛前眉头深锁,他周围有数十名卫士簇拥着,另一个身着黑色华服的美妇,便是他的母亲,夜雪太后了。

“母亲,我们还要献祭多少无辜的女子?这真的有意义吗?”沙尔西兰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此时,几个祭司正强行将一名女子架到祭坛上。

夜雪太后用冰冷的声音回答:“只要这些女子能让路西法安静,我们就能争取更多时间,拖到几位半神复活,加上我们不惜代价地向几位城市守护神献祭,如果能换取他们降临,天柱城仍有希望!”

沙尔西兰摇摇头道:“你也知道希望渺茫,对么?其实我们可以考虑突围,或者与自由国谈判……”

夜雪太后的声音突然尖厉起来:“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志气的儿子!而且你难道不明白,我们没有退路么?这天柱是至高主神赐予我们西极国的,如果你将它交给玩家,你想想主神会降下怎样的惩罚?”

沙尔西兰倒吸了口凉气,看来他也想到了:与城俱亡,海蓝还会安排他重生,说不定会给他更好的“岗位”;但如果投降,也许愤怒的海蓝直接就将他的一切数据给删除了。

年轻的生命,对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眷恋和幻想,沙尔西兰当然不想就此消失,不论是战死还是被删,对他来说都是巨大的恐惧。

“母亲,我想到了!把谢菲尔的头颅拿出来,让他出去对付那些叛军!”沙尔西兰忽然大叫起来。

夜雪太后眼睛一亮,点点头,然后不知从哪里取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放着的正是谢菲尔·内兹的头颅!

就算被盒子的结界所困,所有人仍能感觉到谢菲尔头颅发出的不屈斗志,一股英气直冲斗牛,仿佛在向天上的诸神挑战。夜雪太后看着这颗头颅,眼神复杂中带着几分迷离,居然分神了。

“谢菲尔,这个国家,这座天柱城,是你曾经发誓要保卫的,你也不想它落在那些玩家手中吧,现在是你表现勇武的时候了,我们会给你一具躯体,让你出战破敌!”沙尔西兰大声道。

谢菲尔的双眼缓缓睁开,冷冷扫了沙尔西兰一眼道:“我会作战,但不是为你!如果这座城被玩家占领,我自会帮阿里西斯将它收回!”

沙尔西兰怒发冲冠,道:“我有哪点比不上阿里西斯?我……”

“沙尔西兰,别跟他废话!谢菲尔,你要是不肯出战,那就看着你的爱人死去吧!来人,把梅依琳带到祭坛上去!”夜雪太后清醒过来,不耐烦地打断沙尔西兰。

“你敢!夜雪,你要是这样做了,我必将你千刀万剐!”谢菲尔双目圆睁,强大的气势从盒中放出,令周围的人不由得连连后退。

夜雪太后脸上也变了颜色,但她身上瞬间出现黑色防护罩将这气势抵消大半,接着那明显是至宝的盒子,生出更多防护罩将谢菲尔困住。

“你已经只剩一个头颅了,还如此傲慢么?我偏不信,我今天就要你看着自己的爱人,变成魔神的食物!不,更可能是成为姬妾,哈哈哈!”夜雪太后尖笑,令她原本高贵的面容,变得扭曲了。

“不!”眼看着梅依琳被一步步押上祭坛,谢菲尔的眼眶都要迸裂了,空有四神的庇佑,此时的他却完全无法保护爱妻,这是怎样一种残酷!

谢菲尔嘴巴大张着,却再也发不出声音,他额上的青筋不停地跳动,仿佛代表着他内心的剧烈挣扎。

一边是爱人,一边是尊严与立场,即使是盖世英雄,面对这样的选择,也难以决断!

“内兹,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痛苦的……你应该看清自己的内心,你真的爱我胜过一切么?我的生命,真的比你的自由、尊严、原则更重要?”梅依琳忽然幽幽叹道,然后径自踏上了祭坛。

“梅依琳,你,你在说什么啊?”谢菲尔的声音从未像现在这样颤抖过。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即使是主神……你我之间的爱情,不过是主神束缚我们的枷锁,施加给我们的命运罢了,其实在你心中,最高的追求还是自由啊,如果你真的想击破自己的宿命,那么……请,忘,了,我!”梅依琳说完这句话后,祭坛上顿时放出强烈的光芒。

“不对,我们并没有运行阵法啊,是她,梅依琳自己催动了祭祀仪式!”旁边几个祭司这才如梦初醒,但已经无法阻止。

“依琳!不要!”谢菲尔怔了不到一秒,突然放声嘶喊起来,他的头颅开始猛撞盒子,防护罩在他的撞击下产生剧烈的波动,仿佛随时可能被撞开一样。

“该死,这女的一消失,谢菲尔就再也没有软肋,不会受我们胁迫了,干脆,就让你们两夫妻一同上路吧!”夜雪太后几乎要抓不住盒子了,她不由得咬牙道。

“住手!‘红杏出墙’!”我终于赶上了这一幕,见情势危急,虽然我人还在高台的阶梯上,已经赶紧发动了这一个技能,目标——夜雪太后。

“什么?我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沙尔西兰,快救我!”夜雪太后尖叫起来,随即发动了黑色防护罩,尽可能抵消“红杏出墙”的效果。

如果是普通女 NPC, 被“红杏出墙”命中后,会失去一切自主能力,但这太后高达 139 级,估计装备也是极品,所以居然还能反抗。

数十名宫廷卫士齐声发喊,向台阶下扑来,但却听见阿里西斯懒懒的声音响起:“这位是王妃的旧情人啊,他们久别重逢,你们何必破坏好事呢?”

卫士们发了一下呆,然后带着古怪的表情全退了回去,只剩下夜雪太后满脸恐惧的神色,一步步走了下来。

阿里西斯的骗术确实已经炉火纯青,然而卫士中也有意志坚定的,在沙尔西兰的尖叫声中,那位 150 级的卫士长首先清醒,转头向我冲来,但却被阿里西斯拦下战在一起。

不过夜雪太后的步伐还是变慢了,祭坛上的几个祭司都是西极国中一等一的,他们反应过来之后,赶紧将恢复神志的技能施加在太后身上,这几个人的力量加上夜雪本身的实力,居然勉强抵抗住了“红杏出墙”。

“与天争锋,快住手,不然我就把谢菲尔的头颅扔到祭坛上去,四神的庇佑虽强,但路西法比他们更强大,一定能杀死谢菲尔!”夜雪太后尖叫着。

我顿了一下,随即哼道:“如果你真敢这么做,那你才是死定了,还是交出盒子吧,那样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夜雪脸色铁青,但终究还是没敢掷出盒子,只是咬牙与我的终极技能抗衡。

此时有越来越多的卫士清醒,虽然被我的宠物拦下,但他们舍生忘死,随时可能冲到太后旁边来,而我也渐渐开始感到吃力了,“红杏出墙”消耗的生命力虽然比不上其他终极技能,但我之前毕竟已经用过四次终极技能了,生命力所剩无几。

谢菲尔仍然在猛烈地撞击防护罩,但始终差了那么一点。

“与天争锋,只要你能救下我妻子,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永远!”谢菲尔嘶叫着。

“我只能尽力!”我咬咬牙,不是为了谢菲尔的承诺,而是我自己也不愿意见到一位英雄受到这般折磨。

“斩月!不惜一切代价突破,打断祭祀!”我大叫一声。

斩月默不做声,翅膀划过特异的线条,硬生生从数十名卫士中间穿了过去,“破月轮”划破虚空,直撞在祭坛上。

攻击无效!

这祭坛虽是凡人所造,但从工艺上来看,应该是得到了海蓝的指点,其级别无限接近地级。

斩月接下来的“空间切割”技能虽然令祭坛防护罩产生了一定的波动,可惜还是远远不够。

“斩月,一定要救那女祭司,你快自杀吧,再用那技能!”后面的小青激动地叫着,她太投入了,完全没有身为宠物的觉悟,斩月不是应该只听主人的话么……

为了爱人,不惜放弃自由与尊严,斩月曾经也这样做过,所以当这一幕重现在谢菲尔身上时,两只螳螂都感同身受。

斩月毫不犹豫地自杀、复活,然而卫士们这次却重点防御着他,甚至用身体去阻挡他进攻祭坛的路线,斩月一时也无计可施。

“内兹,就算你这次能救我,那么下一次呢?我注定会成为你的羁绊,你的每一个敌人都会用我来要挟你啊,只有我的消失,才能让我们突破这宿命。内兹,别了,我是真的,爱你……”梅依琳的声音越来越小,而她整个人也正慢慢消散成光点。

“依琳!我珍惜自由、尊严、原则,是因为敌人要践踏它们!我必须守护、抗争!而现在受伤害的是你,我完全能够确定,你才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啊!”谢菲尔的每一个字,仿佛都带着鲜血!

“爱,不在于天长日久,有你这句话,我已经无憾了……”梅依琳的影子终于完全消散,祭坛上空空如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10 第十七章 壮心不已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