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勇士10 第十六章 搏

第十六章 搏

好吧,我对海蓝的无赖手段已经厌倦了,《魔界》异世界的巨魔摩利,凭什么也跑这儿来掺和啊?

然而就在玩家骚乱的时候,乌培勒利眼睛亮了:“居然有与我一样高的家伙,咱们来比一比吧!”

两位巨人几个大步,就撞在了一起。然后,巨魔摩利就像稻草一样被掷了出去,实力相差太远了!

按说摩利经过这么长时间成长,至少也有 130 级了吧,怎么会这样弱?而且他们怎么会打起来的?

“你真正的对手,是我。”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声音响起,高空之上,暗黑魔龙载着圣魔王,傲然降临。

“身为魔使,第一次接到 SSSSS 级的恶魔任务,我怎么可能错过!”圣魔王说完,便与乌培勒利战在了一起,而摩利也爬起来与圣魔王联手。

总算看明白了,这个摩利竟然是被圣魔王收服的宠物,怪不得实力下降这么多。

收服这么大的宠物有点难以想象,但想想圣魔王前身是《魔界》的终极 BOSS, 没人比他更熟悉那个世界的规则,就不足为奇了。

说到圣魔王的魔使职业,我大致猜到他出现的原因,恐怕大魔王路西法,正是魔使的主人。上次圣魔王调用地狱冥火,导致一个恶魔军团苏醒,看来不是偶然。魔使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放出路西法及所有恶魔军团啊!

“抓紧时间,速杀鲍阿图恩!”我大声发令,恨不得连栽十棵“火焰之树”。不过很可惜,与祝融一战,再加上加工火神戒指,我剩下的生命力仅够用两次终极技能,而之前已经用过一个“镜花水月”了。

“与天,神级绳子!”远处的白羽忽然叫了一声。

白羽的猎神之箭使用次数有限,其他技能对 150 级半神 BOSS 的伤害太低,而他制作的巨型摧城弩却太容易断弦,修补时间太长了。

“好!”我瞬间反应过来,将神级的拔河绳掷了过去。

神级拔河绳确实经拉得多,白羽连发十弩,完全没问题,因为用了高品级材料,巨型摧城弩威力又有提升,一次能打鲍阿图恩上万点血。

当然不论大铁枪、五行阵法还是巨型摧城弩,在攻击半神 BOSS 时,除了命中率降低外,攻击力也被削弱了。

既然是玩家创新的东西,不受海蓝规则限制的同时,也就不受海蓝保护,像鲍阿图恩这种高智能的 BOSS, 完全可以在编程层面上对其破解。

随着鲍阿图恩的血量越来越低,生命受到威胁,他终于开始攻击这些创新物品。几个大招下来,就有四根大铁枪悲惨解体,它们和恶魔象棋一样,耐久确实太低了,不适合打大 BOSS 啊。

“跟一群凡人打成这样,你们真是神界的耻辱!”洪亮的声音响起,两大超过 165 级的半神 BOSS, 舒和阿特拉斯终于出现了,这声音在我们听来就像世界末日一般。

在这两位大佬出现之前,至少解决一两个 150 级以上的半神 BOSS, 下次攻城就会轻松许多,这是我们攻克天柱城唯一的方法,但我们的进度还是慢了些,鲍阿图恩已经只剩百万血量了啊,可惜!

“阿特拉斯,离开这里吧,泰坦神族,不做别人的奴才。”一直冷眼旁观战局的普罗米修斯终于站了起来。

“哥哥你怎么来了?为什么要我离开?我被主神封赐正式的神职,比宙斯的地位还高,你怎么能说这是奴才!”阿特拉斯先是一愣,随即变色。

“神职有什么用?不过是天神控制凡人的工具而已,跟我走吧,让我们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普罗米修斯平心静气地道。

“那是你的理想吧,帮助人类什么的,我根本不感兴趣!”阿特拉斯大吼。

普罗米修斯叹了口气:“好吧,本来我也不愿勉强你,但为了天火火种,看来我们兄弟要斗一场了。”

“轰”的一声,普罗米修斯一把抓住阿特拉斯的手,将他远远掷了出去。在阿特拉斯暴怒爬起前,普罗米修斯已经再次冲到,两人厮打在一起。

泰坦神族,靠的就是无匹的力量,打得难看点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没用的家伙,还是要我来出手啊。”舒冷冷看着下方无数蝼蚁般的玩家,举起双手。

如果说之前那些半神 BOSS, 三人同时出手可以秒杀数以万计的玩家,那么舒这样近乎正宗天神的存在,只需两次全地图攻击,就足以杀死数十万人!

“只有你这样的角色,才值得我蜜儿单独约会,别为难这些人类了,到我的‘美人关’中聊聊吧。”蜜儿“咯咯”笑着,随后召唤出一座虚幻的城关,将她和舒同时收了进去。

英雄难过美人关,但舒不是英雄,是半神中的强者,美人关能困他多久?

“与天,我尽力了,真的!”皇马王子一声急呼之后,收回天心锁链,发动脚下地器的飞行技能,落荒而逃,生怕脱困的天柱神将找他麻烦。

天柱神将一出来就发动垂天之剑,秒杀上千名血少的玩家,不过他忽然发现鲍阿图恩有危险,马上作出选择,飞速赶来增援!

“史密斯,拦住他!”我话音刚落,在那个方向的史密斯 99 便发动至尊魔体迎了上去。

“嗷!”史密斯 99 硬扛了天柱神将一剑,血量掉了大半,但他补了顶级血药,继续拦在前方死顶!

156 级的天柱神将,高级技能连 140 级玩家都可以秒杀,竟然在史密斯 99 面前受阻,而身为半神 BOSS, 绝没有绕路的习惯,他厉声呵斥,一剑接一剑对史密斯 99 狂砍下去。

“史密斯,坚持啊!”我狂吼着,黑火山怒啸,对鲍阿图恩发动最后的猛攻!

“啊!”先发出惨叫的是史密斯 99, 而几乎与此同时,羽蛇神埃赫卡特尔撞破冰箱,冲杀出来!

不过两大来援的 BOSS 终于晚了半步,鲍阿图恩在五秒后,带着不甘的怒吼轰然倒下。由于围攻的人太多,他没爆什么好东西,我们也没时间清点,便直接转攻向天柱神将。

“五大冥王!你们全都要死!”羽蛇神尖啸着飞了过来,我们顿时处于两大半神夹攻之下。

羽蛇神与九大冥王也是敌对关系,我一时疏忽了这点,不过情势也决定了,我们不能将半神 BOSS 放给其他玩家,两个就两个吧!

大铁枪已经被鲍阿图恩毁得只剩六根,五行阵法因为法师的大量死亡,只剩五座还能运行,我的冥王奴隶也死了四个,斩月只剩一次复活机会,战斗越发难打了!

虽然我们将所有攻击都转到相对较弱的羽蛇神身上,而且无头骑士的影武士前仆后继阻挡天柱神将效果极佳,但随着这两大半神突然默契地同时发动群攻技能秒杀了 20 多个玩家后,我们似乎已经看不到希望了。

半神的技能想秒全地图,需要三四轮,但将威力集中在这一小片区域时,就算 120 级以上的精英玩家也很难抵挡。

“瑞克,撤么?”眼看从“亡羊之牢”中冲出的圣级生物越来越多,其他半神 BOSS 也随时可能脱困,我必须作出决定了。承认失败虽然艰难,但明知失败仍然坚持,那就是愚蠢。

“开什么玩笑?撤?再给我们五分钟,就杀死乌里库米了!与天,发动《将军令》!”瑞克吼叫道。

是,《将军令》,自由国在大战役中最强的底牌,只是一旦发动,数十万人连逃命的机会都没了!

“自由国所有兄弟!是撤走,还是用《将军令》最后一搏!回答我!”我突然用“开嗓术”放声长啸,声音在空中久久不歇。

沉默,长达十秒的沉默,敌人的吼叫、兵器的呼啸似乎都变成了凝固的背景。

然后,几乎同时,数十万人吼出了同一个声音:“搏!”

为了胜利,虽死无悔,一往无前!

《将军令》起,无数人瞬间就进入“热血”状态,向天柱守护大军疯狂砍去。

《将军令》起,无数人瞬间就进入“热血”状态,向天柱守护大军疯狂砍去。

两分钟内,原本就只剩半血的精英生物和准 BOSS 们,纷纷爆开,这两分钟时间死亡的守护者,比之前六分钟加起来还多!

“宋云,带你老婆走!洛英,你还不撤?”我在疯狂的状态下,仍然记得这件事。

远处的宋云“嗯”了一声,抱着尤丽,用一种不知名的步法,仿佛闲庭信步般,从纷乱的战场上穿行而过,毫发无伤地消失在人群之中,而洛英的神雕也很快化为小黑点。

这时天空中传来一声悲鸣,瑞克找来的那只巨鹰,终于血量耗尽跌落,而屠鹰教的巨禽们更是所剩无几,巨网开始加速压下了。

巨网其实是能量态的,拥有自动识别能力,对天柱守护者完全没有影响,专网进攻者。

“反正逃不掉了,杀杀杀!”我狂啸着,对羽蛇神倾泻出最后的子弹。

“啊!”羽蛇神爆开,我却一秒都没停留,将爆出的东西留给兄弟们,我直扑向早就观察好的高阳重与共工战团。

“痛快!最后几秒钟内,击杀乌里库米!”瑞克的狂笑声响起,然后,被巨网罩住的他,被一群圣级生物活活踩死。

现在,所有半神 BOSS 都已经脱困,而他们怒吼着扑向的同一个目标,正是我所在方向,我与共工、高阳重。

“镜花水月!”我将两个激战中的对手一起拉入空间,我也紧跟着进入,而我的身边,所有宠物和奴隶早就死光光了。

共工原本血量更少,但在《将军令》的效果下,他奋起神威,几乎与高阳重同时到达空血的境地,而加上我的攻击,高阳重终于先一步战死。

“你这空间不错,让我们临死之前还能聊几句。嗯,反正是要死的人了,送你点东西吧,感谢你把我叫到这天柱前面来开眼,顺便,记得替我完成心愿,推倒这柱子吧。”共工大笑数声,从破裂的额头上抠下一块东西塞给我。

“共工之核,地级珍稀材料,可以融入装备中,提升其水系属性。”

我刚刚看清楚,“镜花水月”就被一群半神联手攻破。我和共工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同时秒杀了。

我出现在英烈祠里,第一时间清点物品,感谢海蓝没有落井下石,重要物品一件都没掉。

说起来,很久没有挂掉了,我居然有些想念这种感觉,所以刚才特别好好品味了一下死亡的滋味。不过以我现在“编程高手”的眼界,很快就发现这个“死亡”居然是一种假象。

我原先以为,玩家死亡后,身体会全部分解,然后在复活点重组。不过很显然,这样做对游戏资源的耗费相当大,比如我这种变态玩家,想把我全部分解,智慧之镜都不清楚要花多少时间呢。

所以游戏中采用的方法是,玩家死亡瞬间,被系统隐藏起来,并且用一道白光制造假象,然后通过修改地址,将玩家直接移动到复活点去。

其实游戏中看似相隔万里的两个地点,在存储器上的地址,可能只有几毫米甚至几微米远,虚拟世界的神奇就在于此啊。

发现这一点,除了让我对传送阵有些新的认识,还让我想起了 NPC 和智能程序们的那些事儿。

NPC 死亡不能复活,身体数据直接删除,有点智能的,意识被移动到一个新的 NPC 身上,但之前的记忆基本无法保留。只有成为玩家的宠物或奴隶,系统才会保留其数据,等待被玩家复活。

而各大公司派来的智能程序,却不可能接受这种“移动”。因为移动时一切都掌握在海蓝手中,海蓝完全可以把他们移到身边做奴才,或者做试验品,无论哪种,都相当于机密程序被盗,所以不知是公司程序员设定,还是智能程序自己的意志决定,他们建立的账号一旦死亡,就会自毁数据。只有像舞剑盗这样的高手,建立了自己的通道,死亡后才可以自行移动。

不过这些公司都没想到,智能主机在游戏里建立的一个账号自毁,会勾起智能的“死亡”意识,从而引起整台机器的瘫痪,此时放弃账号与销毁账号是同一道理,因此想抽身都不可能,稍弱一些的公司只能向天数投诚了。

回想自己刚刚复活时的感觉,以我的意识强度和编程技巧,虽然还没把握建立一条通道,但如果想强行中止移动,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等有时间了还是要在这方面研究一下,我不想将自己的命运完全交给海蓝掌控。

这时自由国的阵亡者们都拥挤在英烈祠周围,热烈讨论着这一仗,完全没有遗憾的样子。虽然这一次近 30 万人全军覆灭,但几乎所有人都以胜利者自居。

海天国那么雄厚的财力,面对同样的天柱守护大军,连半个 BOSS 都没伤到,总共才杀了几十个圣级生物。

而我们这一役至少杀了 3000 圣级生物,而且击杀了鲍阿图恩、埃赫卡特尔、乌里库米、高阳重四个 BOSS!

虽然战前所有人都幻想过,一次性灭掉全部 11 个 BOSS, 但也只是幻想而已,一般人都理智地推测,能杀两个 BOSS 就绝对满意了。

阳间的多数 BOSS 可以复活,但半神和天神复活至少需要三天,以显示其稀有性,同时也是为了减少神器的爆出量,所以只要我们三天内重回天柱,将只需要面对七个 BOSS。

虽然我们这边也失去共工和那个“宇宙之王”,专门放风也不一定能再请到神侍,但总的来说,下一场要好打得多,甚至可以说把握十足了。

另外凭我的直觉,守护天柱是一次性的任务,死亡的 BOSS 属于任务失败,应该在他们原来的世界复活才合理。如果这个直觉没错的话,就算超过三天,天柱的 BOSS 也不会恢复到 11 个。

当然我们不能冒险,所以我叫大家抓紧时间休息, 26 小时后再次攻打天柱城。

在大家散去的时候,我忽然觉得雪海飘香的状态不太对劲,便过去关心他一下。

“没什么,就是霜雪神套装中最难收到的左戒被爆,捡装备的兄弟说巨网撤掉后,地上没有任何装备,我的套装看来是没戏了。”雪海飘香勉强笑了笑道。

这可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我想了一下,安慰道:“没事,等天柱城的事情了结,你把右戒给我,我找下赫菲斯托斯,看能不能给你仿制一枚左戒,就像我的火神戒指那样。”

雪海飘香稍稍有了点精神,不过看来对我的话不抱太多希望。毕竟赫菲斯托斯的神力属性,与霜雪神是完全相反的,而且也不会每次都能成功吧。

我回到王宫后,却没有休息,这一役失去了所有的大铁枪,我必须赶紧制作一批新的出来。

制作大铁枪,我已经是驾轻就熟,不过我还是花了几小时研究“命中”程序,改进工艺,以制作出命中率+ 1 的小极品来,这样半神 BOSS 们就没那么容易闪躲了。

2 月 16 日 10 时,自由国大军再战于天柱城下!

这一次,局势尽在我们掌握之中, 60 万大军齐聚,不再惧怕那两万多圣级生物。专门放风仍然请到了第一神侍青山君,而跳跳舞杀杀人吸取教训,这回改跳“祝融之舞”,更是令战斗变得轻松许多。

我和蜜儿,则是以完好的状态投入战斗,蜜儿一个人就能控制两大 BOSS, 而我更是毫不吝惜地狂甩终极技能。

此战解决了 18000 个守护生物,击杀了五名 BOSS, 然后在“亡羊之牢”和“祝融之舞”时限结束且药物吃紧的情况下,我们暂时撤退。

仅仅到了傍晚,我军便卷土重来,这一次彻底清除了所有守护生物,舒被圣魔王捡了便宜,而阿特拉斯无奈地答应跟普罗米修斯离开。

“与天国王,现在应该兑现诺言,将天火火种交给我了吧。”普罗米修斯目光炯炯地盯着我。

虽然这个时候,我军的实力可以轻易击杀普罗米修斯两兄弟,但我实在做不出来,只能坦诚相告:“上次给你看的火种是个幻象,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达成任务的。”

普罗米修斯身体一震,不过他还是渐渐将怒气压了下去,看看周围,道:“在这种情势下,我只能选择‘相信’你了,不过很遗憾,我们本来可以做朋友的。”

做朋友?这个普罗米修斯的智能真的很高啊。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想挽回这位泰坦的好感,至少要把天火火种弄到手,不过短期内恐怕实现不了。

普罗米修斯两兄弟离开了,我回头看着天柱城下放肆狂欢的兄弟们,能够让这么多人享受到胜利的喜悦,失去与普罗米修斯做朋友的机会,又算得了什么呢!

当然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法,友情、品德、信用这类东西,是不能用公式来计算,不能抵消的,我迟早还是要想办法弥补自己这次失信。

现在我们面前的障碍只剩下“天之守护”的 3000 多万点耐久值,只要我把大铁枪补够,一天多的时间,就能打掉,胜利已经如此之近!

“叫大家不要太兴奋,说不定在到 365 万点耐久的时候,还有更强的 BOSS 出现呢?都养好精神,随时准备应变吧!”我高声宣布,不过我的脸上是带着笑的。

如果海蓝真的还有更恐怖的后着,那真的太过分了,到时候自由国全体成员上街抗议去。

留下一些兴奋过头睡不好觉的兄弟围城,几条大铁枪和几座阵法还准备连夜运作,我则是下线好好睡了一觉。

第二天起来,造了几条大铁枪就不想动了,反正已经够用了。

信息栏不断跳动,是瑞克兴奋地报着最新进展,耐久值还剩 3000 万、 2900 万、 2800 万、 2700 万……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好的闲心,一直盯着“天之守护”看。

“与天,真没想到你能做到这一步。”这时一个意外的访客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居然是阿里西斯。

“你是不是准备说服我,别攻下天柱城?”我微笑看着他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部落 » 再生勇士10 第十六章 搏

评论 0